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二)

​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二)

    之前写过一篇对中国家庭动力与结构的思考《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后来又有陆陆续续的思考,现将它整理成文《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二)》。

———————————— 

    中国家庭的轮回看似复杂,但有一主线:亲子关系,特别是母子关系,凌驾于一切关系之上,所有悲剧都和母子共生联系在一起。传统中国家庭,男性大家长再牛逼,他也得听他妈的。所以中国家庭其实是大母神掌权。

    什么是大母神?

    几年前在福建南禅寺做内观时,一个画家说,他和前妻关系最后发展成,什么时候都是她厉害,甚至画画这件事上,也像是她比他更懂行更厉害。其他方面他真被洗脑一般,由衷认为前妻更行,但画画这件事上也这样,他突然醒悟过来觉得不对劲。她永远正确,这即大母神。

    用古希腊神话来讲,可以说,中国家庭还处在大地母亲盖亚的阶段,只有母亲与孩子,孩子们都效力于母亲意志之下。欧美家庭则进入了宙斯与赫拉阶段,夫妻关系是主导。关于大母神,我一来访者形容说:只要母亲一靠近他或他的孩子,他就感觉,母亲气场吞噬了一切,全世界都陷入混沌。

    虽然中国社会貌似重男轻女,但咨询中的了解,以及看中国历史家庭故事,觉得中国近七成的家庭,还是近乎于母系社会。完整的表达是,一个大母神说了算,但大母神的存在感,却常寄托在她重视的儿子身上。

​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二) 

《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一文,让很多人感到悲观甚至绝望,也有不少朋友问,这个链条怎么破?

其实,既然是链条,那意味着,任何一个环节被破,都可以破了这个轮回的链条。两个地方最应该破,一个是婚姻,如果能以爱情开始,那就太理想了,有了这个基础,以后都会变得容易;一个是妈妈好好养育孩子,让孩子内心有满满的爱。不过,破任何一个链条,都需要很深地认识自己,不是一日之功。

    婴儿的出生,是最好破的地方。一次讲课,突然说了一些动情的话:一个带着丰沛感觉的婴儿的出生,是来拯救一个家庭的,若这些切断了感觉只剩下头脑且头脑还僵化的大人向孩子学习的话。然而,不幸的是,我们更容易将婴儿弄得和自己一样,让他知道,生命是粗鄙的。

    小的单位,是大的单位的缩影。所以,中国家庭,是中国社会的缩影。母婴关系,则是中国各种人际关系的缩影。解开中国家庭和社会轮回,母婴关系是貌似最容易的一环。但真正的责任,在于每个人的觉醒。若妈妈们能意识到,就先觉醒;若非妈妈们意识到,请给妈妈们以支持,而不是苛责。

    这个轮回链条中,婴儿的出生也是最容易脆弱的一环。譬如生孩子后,男人易出轨,性是一方面,但更重要的是,男人感觉被排挤了,他插不进紧密的母婴关系。本想提醒女性注意,但后来想,其实关键是男人。女人高度重视孩子是很自然的,男人若想与妻子保持亲密,一起投入到对孩子的重视即可。

    我写了十来本书了,多数谈的都是中国家庭。我没有专业理论上的野心,而是觉得,如果能用我的文字将中国家庭的动力与结构写清楚,写出血和泪来,写出欢笑来,那就太好了。

    本来没觉得我的观察有多特殊,但和国内的同行沟通,以及和国外同行沟通,觉得我的观察,的确算是有独有的价值,非常落地。

    一次和英国一位精神分析师沟通,突然有了一个图画式联想,将紫禁城这样的皇宫,和中国普罗大众的家庭,联系到了一起。

​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二)     


         在皇宫中,父亲只有一个皇帝——皇帝,而妃子与孩子构成了小家庭。如此一来,父亲就是缺位的了。

这一图景不正是中国的写照:普通的男人们,被压制性的权力体系吸走,家庭就剩下母亲与孩子。而在家的男人们,常常也如皇宫中的阉人一样,不存在地存在着。

由此可以说,社会权力体系中的“皇帝们”,和一个个小家庭中的“大母神”们,他们联手构建了中国社会与家庭的专制制度。虽然很多人更愿意说,即便在家里,也是男性大家长说了算,但我忠于我的观察。

到这儿,我有了一个很简单的推论:一个真正的男人,他需要能保护自己的家庭,也在家庭中真切存在着,这竟然成了一个如此有价值的图景。男人们蝇营狗苟,拼命在社会权力体系上攀爬时,为的是争到那个唯一的皇帝位置,或者有很多象征含义的家长位,也即有权力保障的交配位,这真是一种很可悲的存在方式,如同虫子般的生存方式,而且它总是以无意识的方式存在着。

男人们是应该想想,当自己被权力体系——政治与工作——从家庭中吸走时,那其实是一个很悲哀的存在方式。

父亲去哪儿了?或者说,父性去哪儿了?

和几个男性来访者咨询,都谈到了一个绝对禁止性的超我。譬如一次咨询中,一个男性来访者看到了一个意象——纯黑的、狰狞的魔鬼。在和女性来访者咨询中,也出现了这种绝对禁止性的超我,如一来访者梦见,一个航母一般大的纯黑苍蝇站在她身上,盯着她看,她一动都不敢动,一动,苍蝇就会一口将她的头咬下。

依照弗洛伊德的经典精神分析理论,超我主要来自于父亲,父亲需要给孩子树立规则,但这个绝对禁止性的超我,就不再是具体某个父亲的化身了,它像是一个哲学的存在,像是一个魔鬼。

和英国精神分析师探讨时,她问:这个魔鬼般的超我是什么?它如何展现在你们的社会中?我想,它就是中国社会权力体系中的皇帝吧。皇帝只有一个,但他的禁止性力量弥散于每一个角落。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

​中国家庭的轮回机制(二) 

这个王、皇,这个魔鬼,要统一一切,要限制一切。这像是必须的,所以社会解决方案,需要孔子的“克己复礼”,克制每一个人身上的能量或攻击性,而遵从礼,也即通过一层又一层的体制,向这个表面上的皇帝、内在的魔鬼表示顺从。

在一个个的小家里,一个又一个的大母神,则在各种细微处传递这种信息——我永远是对的,你必须按我的来,否则你去死,不然我就去死。

    我的观察和思考将不断继续下去,我丝毫不知,它最终会成为什么样。这篇文章先到这儿吧。

     ——————

     PS:2016年1月9—11号,我的工作室和卓然教育一起,将在广东鹤山碧桂园开一个为期三天的家排工作坊,老师是德国家排大师亨利搏亚。三个白天是老师的家排时间,晚上,我将讲解我对中国家庭的观察。

    详情请关注我的微信,今天和明天都会有相关信息。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0

推荐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