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令人悲观的环保算术题

令人悲观的环保算术题

令人悲观的环保算术题                一般的红灯,不能让人重视环保,只有启示录般的灾难,或许才行。 

    只有波及到每一个人的启示录般的环境灾难,才能令绝大多数人真正形成环保意识。

    因为,人性是相当自私的,在环保上,人们会做两道算术题。
    1)自己在保护环境上的收益=M(1/N)
      2)自己在破坏环境上的报应=M(1/N)
    第一道算术题的逻辑是,假定你所在人群是N,你在环保上投入了金钱或物质是M,你最终只能收获M(1/N)。
    第二道算术题的逻辑是,你破坏环境所带来的报应,也一样被人群共同承担了。
    从极端的角度而言,环保是一个全球问题。那么,你在环保上的投入所带来的好处,被全球60亿人分摊了,你只能收获其中的60亿分之一。
    同样,你破坏了环境,其中的报应,你也只承担60亿分之一。
    然而,假若你通过破坏环境获得了效益。那么,这就会出现一个可怕的对比:效益你全得,而报应大家平摊。
    这几道算术题,是我对环保非常悲观的根本理由。
    最近发生的无锡自来水事件和厦门PX事件,可以经典地说明大家是怎样做这几道环保算术题的。

令人悲观的环保算术题

             这就是太湖,以前常吟唱的“太湖美”,现在换成了“太湖霉”。

    无锡的自来水事件,根源在太湖。从网上的照片可以看出,现在的太湖是多么可怕。
    为什么太湖走到这一步?
    这首先是因为第二道算术题的缘由。污染了太湖,相关企业、相关部门和相关个人只承担着其中报应的1/N,但他们却得到了极大的经济利益,或者方便,或者心理优越感——“太湖关老子P事,老子就喜欢为所欲为不受任何约束。”
    最终,太湖终于烂掉,太湖周围的人都遭到报应,没有哪一个企业、机构和个人能够幸免。无锡自来水是最典型的反映,有谁能不用自来水,难不成大家就一直去买纯净水。喝纯净水,用纯净水做饭也就罢了,难道还一直用纯净水洗澡、洗衣服不成?
    这样的事情出现一次,对整个无锡人都会是极大的震动。如果一再出现,那么相信无锡政府、企业和普通人的环保意识都会得到极大的加强。假若整个太湖地区不断发生这样的事,那么相信整个太湖的人一样也会提高环保意识。
    这就是环保启示录的意义——以前,人们以为自己只得到破坏环境的报应的1/N,但现在没有一个人能幸免了,于是,大家不得不共同环保。

    但是,这就引出另外一个问题:假若仍然有人可以从破坏环境中独得利益,仍然有人可以幸免,那会怎么样?
    譬如,我污染了太湖水,但我挣了无数的钱,我可以用纯净水解决生活中一切问题。那么,我会在乎环保吗?
    相信在目前的制度下,污染太湖的主体——企业主会算这样的帐的。
    再如,太湖水污染了干我甚事。要知道,严格环保会导致GDP下降的,起码会妨碍GDP的升幅。但我的前途就系在GDP上了。通过破坏太湖提升GDP,对我是百利一害。毕竟,我从这儿得到了利益后,我可以拍屁股走人。所以,太湖被污染,我是得不到什么报应的。
    这,很可能是太湖周围的父母官们解算术题时的逻辑。
    于是,我们会看到一个可怕的对比:普通民众是太湖污染的小的制造者,但却是绝对的受害者,他们是承受报应的主体;企业和地方政府是太湖污染的大的制造者,但企业主和政府官员却仍然可以继续从中获益,并且仍然可以逃脱太湖污染所带来的报应。
    按照这样的推论,只怕太湖污染仍然会继续下去。


令人悲观的环保算术题           

    这个可怕的对比也在厦门PX项目中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
    据报道,8个科学院院士、100多个政协委员、100多万厦门民众都起来反对PX项目。然而,作为极少数的政府官员,一度却一门心思想硬上,理由是,PX项目一年可带来800亿人民币的产值,相当于目前厦门的年度GDP。
    普通民众只怕不是很关注这800亿的年产值的,毕竟,这和自己有什么关系呢?
    可以说,PX对厦门环境破坏的报应,必须厦门乃至厦门周边的人民集体承担。然而,PX项目所带来的收益,却是企业和政府独享。企业主自不必说,而一些政府官员则可以因为GDP神话,而可能前途无量。
    通过无锡自来水事件和厦门PX事件,我们都可看出:破坏环境所产生了一个利益受体,与破坏环境也产生了一个报应受体,这两个群体在我们国家常常是严重分裂的。
    并且,更糟糕的是,报应受体只有话语权而没有真正的权力,利益受体尽管现在的话语权受损但却拥有真正的权力。
    由此,我想,我有理由继续对中国的环保悲观下去。
    我一直认为,权力太过于集中的政府,是没有能力解决环境问题的,原因就是利益受体和报应受体的严重分裂。假若分裂太过于严重,那就会导致一个很可怕的推论——即便无比可怕的环境灾难,都无法令一个国家推行强有力的环保措施。尽管绝大多数人因为遭到了报应都渴望环保,但掌握权力的极少数人却可以逃脱这个报应,并且仍然继续获益。
    毕竟,即便整个国家都变得没有地方可待,那些利益受体还可以带着巨大的利益,去其他国家的。

     解决这一问题,只有一点:让环境灾难的最大受体——民众在环保上有真正的权力。

    但最后说一句,我对民众的环保意识一样悲观,假若没有亲自经历下无锡自来水的事件,普通民众一样是对环保没有太大兴趣的。甚至这样的事情都未必会令一个无锡人形成一些好的环保习惯,譬如不乱丢塑料,不乱用一次性筷子,等等。

    或许,只有更加启示录般的灾难,才有这个力量,令我们真正警醒。

    ——————————

    这是多年前的旧文,而今天在微博上看到普通网友关于雾霾与贫穷的真诚讨论,才明白,我真是太苛责政府了,原来这也是民众的集体之心。

    果真,这是整个国家内心向外的投射——先得到我最想要的钱,管整个世界是否波浪滔天。

    

令人悲观的环保算术题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