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中国人的情感模式都是在找妈。所以,有永远听妈妈话的“妈宝男”,也有想找“二十四孝老公”的公主们。我和著名主持人青音的最新一期对谈:“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青音:我们上次说到了“妈宝男”,而这次要说的“公主病”,在女性当中是比较常见的。我一直有一个感受——中国女性的教育是出了问题的。比如,以前我们鼓励女性要独立自主,“女人能顶半边天”等等。于是我们看到,在很多家庭当中会走两个极端。一方面是,把女孩当男孩养,男孩上什么培训班,女孩也要上同样的培训班,不能输在起跑线上。另外一个极端是,“你要当一个淑女,你将来要嫁得好,因为你要依靠男人而活”,所以,女孩从小到大都要富养。

但是我觉得,很多家庭培养出来的女孩子,既没有了“贤良淑德”,也不够独立。我们之前的话题也聊过,很多女性从和男人发生性关系开始,就会觉得:“你欠了我的,我把一生都托付给你了,你要对得起我!”所以我们看到,很多女孩子都有非常傲娇的“公主病”——结婚以后不但什么都不做,而且还有很多抱怨。这种“公主病”的现象,不知道您在平时做咨询,或者一些案例当中遇到过吗?

武志红:非常之多。我发现在网络当中,关于中国的两性关系的段子全都是在讲“男人要做‘二十四孝老公’、‘二十四孝男朋友’,女人要当做公主来养,男人要无限制地满足女人的情感需求”,我觉得这是对“公主病”的一种极端表达。举个例子,金庸的小说里,那些让人印象深刻的女性形象,很多都有“公主病”。黄蓉和郭靖最初交往的时候,黄蓉就是在做“公主”。

青音:古灵精怪的,永远在捉弄你,而且你还得对我不离不弃。

武志红: “我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我说不要这样就不要这样,你给我的好东西,我说毁了就毁了”——就是这种感觉。我印象特别深刻的,是一个由古龙小说改编的电影,里面有一个女孩,大概十几岁,见男人就打,想骂就骂,而且还让人觉得很可爱。还有《倚天屠龙记》里的殷素素和张翠山,一个是“魔女”,一个是典型的好男人,“魔女”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男人只能无限制地包容,最后他们还产生了很深的感情。

青音:可是我们知道,这些形象都是男人写的,并不是女人。是不是可以这么说——在恋爱中,这样的女人会让男人感觉比较“带劲儿”、有存在感。

武志红:这在中国是很特殊的,就像青音讲的,那只是对目前现象的一种理解。但是在中国的文化当中,一直都存在这样的现象。

比如我们熟知的《白蛇传》。白蛇看上去是一个温柔贤惠、无所不能的“超级妈妈”,但实际上她骨子里是“为所欲为”的。在中国的文化里有这样一种搭配——一个好男人配一个“妖女”,“妖女”可以被包装成一个温柔无私的女人,也可以成为一个“公主”。如果经过包装的话,她就是“白娘子”,如果没有包装的话,她就是一个赤裸裸的“公主”。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赵雅芝版的白蛇与许仙。

青音:说到这儿,我想起两个例子,都发生在我去美国的时候。一般情况下,女孩子去其他国家时,会更容易被照顾,我也是怀着这样的期待去的。

第一次是在机场拿行李的时候。我发现没有男士主动帮我把行李从传送带上拿下来,而周围一些美国的女孩子也特别得“女汉子”——都是自己把行李“哐哐”地往下拽。这时我才知道,原来国外和国内不一样,于是我就自己把行李拉了下来。

后来我从芝加哥飞纽约的时候。箱子太重了,我实在拿不了,这时候旁边有位男士过来说:“你需要我帮助你吗?”我马上就觉得这位男士非常绅士。当他帮我拿了行李之后,我说:“我在美国这么多天,这是第一次有人主动帮我,我觉得你特别好,美国是不是没有这样的文化——男人要帮女人?”他说:“不,如果你需要我们帮助你,你要说出来呀,你可以在机场说‘你能帮我一下吗?’,一定会有男士过来帮你。但是如果你不说的话,大家一定会觉得,你自己可以解决。”我说:“原来是这样。”

在美国,女性要学会主动地去寻求帮助。如果你没有寻求帮助,别人会认为这些事情是你自己可以解决的,而男人对你的帮助不是理所应当的。

第二件事情是发生在纽约的一家咖啡馆,在我注意到这个现象的几天后,在咖啡馆里跟一个美国男人聊天,我说:“为什么你们国家的男人没有把女人看得很娇弱,非常需要照顾呢?”他很奇怪地眨眨眼说:“不都是人吗?又不残疾,为什么非要别人帮助你?我们喜欢健康的女性!”所以她们会经常做运动,会把自己晒出比较黑的小麦肤色,他们会觉得有活力才是性感的,而病态、很无力、很柔弱,是不性感的。

中国就不是这样的,那些情感专家们,教给大家的都是:女人如何示弱、如何有心计、如何用自己的弱势来套牢男人,甚至有些女性明明可以在外面“呼风唤雨”,可是当她和男人在一起互动的时候,却把自己表现得很笨、很柔弱……

武志红:就我们刚才讨论的东西方差异来说,很多朋友也会认为传说中的英国绅士,以及德国人、法国人等,他们对女人很好。但当你真的和他们谈恋爱的时候会发现,他们吃饭是AA制的,如果你希望对方买单,你要提出来。并且不能够随便发脾气,如果你随便发脾气,他们可能会立刻翻脸。

后来他们得出结论——西方男人看起来很绅士,但实际上是建立在一种平等独立的基础上的,而且他们不会纵容你,不存在随意打骂,更不存在“我设的定理永远都是错的,女人的定理永远都是对的”这种说法。

青音:或者说“我能随便折磨你,我要当一个‘作女’”,好像对男人而言,你越“作”他们越感到快乐一样,其实不是这样。

武志红:有一次,我的一个朋友和一个德国男人约会,她在过程中不断地看手机,之后那个男人就很生气地说:“你是在和我约会吗?”后来那个男人就真的不理她了,对此她还觉得很惊讶。但如果放在中国,这种情况根本不算什么。中国的男人通常都是被动的、消极的、表现得不够优雅,而且不存在AA制这个形式。如果男人要和女人AA制,他自己会觉得很没自尊。所以中国男人都有一种很特殊的需求——需要女人崇拜。

由此, “公主病”也可以这样来解释——女人一直在做“小Baby”,而男人看上去是在做一个“父亲”,实际上他是在做一个“妈妈”。因此中国人在谈恋爱时,总有一个人在做婴儿,而另一个人在做“妈”。上次我们谈到“妈宝男”时,是妈妈在做“妈”,儿子在做“宝宝”,但在两性关系里我们可以看到,男人在做照顾者,也就是“妈”的角色,而女人则在做 “小Baby”。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青音:在原生家庭当中有“公主病”的女孩,存在两种情况。一种是和父亲的关系特别紧密,一直被爸爸悉心照顾,所以她想找一个和爸爸一样的男人,这样她才会觉得心安。还有一种现象是,女孩子从来没有和爸爸亲密过,她没有感受过和异性之间的 “被呵护”,于是她会不停地试探另一半——“你是不是能给我完全包容的、接纳的、无条件的爱?”

武志红:以我的经验来看,还有更常见的现象——很多“公主病”特别严重的女孩子,经常是在父母身上严重没得到足够的爱。心理学有个基本的假设叫做“退行”,在恋爱的时候人们会退行,但关键是你会退回到多大?我们都喜欢退行的孩子,但是在中国,女人一旦恋爱,就会退行成婴儿。

为什么会退形到婴儿呢?因为她在婴儿时期得到了满足,或者严重没得到满足。所以会再回到那个年龄,重新弥补缺失的东西。表面上我们会认为,“公主病”是被家里惯出来的,但是以我被咨询的经验来看,“公主病”情况较为严重的,是在家里面没得到满足的。

青音:或者说是在早期没有得到满足,但是后期又被充分控制。

武志红:会有这一部分的原因。

青音:我曾经的一个同事,她给自己取名叫“小可爱”,你可以想象她是多么自恋的一个成年人。自己的微信昵称也叫“小可爱”,永远觉得自己是特别好的。

从言谈举止之中也可以发现,很多女孩子对付男人的方法都是妈妈教的,妈妈会告诉她:“你跟男人在一起不能吃亏,应该让他使劲给你花钱,这样你才能看得出来他是不是足够爱你,或者通过很多手段来试探他。”我就问她:“你在家里,你妈妈也是这么对你爸爸吗?”她说:“对呀,我觉得我爸跟我妈的关系也是这样,说心里话,我是比较心疼爸爸的。”

武志红:按照心理学上的“精神分析”理论来讲,恋爱分三个级别。第一个级别是一岁前的“口欲期”,第二个级别是一岁到三岁,我们把它称为“肛欲期”,第三个级别就是三岁到六岁,也就是“俄狄浦斯期”,或者叫做恋父恋母期。一旦到了三到六岁这个时期,我们就会要求平等、竞争、独立。

一岁到三岁的特点是“控制”,一岁之前是“剥削”——婴儿对妈妈的需求,是带着剥削性的。婴儿会觉得“你是我的,是我自身的一部分,我想怎么对待你就怎么对待你。我要吃了你、为所欲为地对待你。”在婴儿不会说话的时候,如果妈妈足够敏感,是可以感觉到婴儿在这一部分的需求的。

所以我们可以这样来假设,“公主病”其实就是女人在恋爱中退行到一岁之前的婴儿,她有强烈的剥削性的部分——“我之所以设置这么多底线,不停地突破你的底线,不断地‘作’,其实是我想证明,你到底是不是一个愿意被我剥削的‘妈妈’。”

青音:听上去还是会让人觉得挺恐惧的,两个人的关系成了一种剥削与被剥削,甚至是一种虐待与被虐待。

武志红:这其实是一种“施虐”的关系。为什么你会看到中国小说里经常出现这种鲜明的女性形象,甚至比白娘子的形象还要鲜明?如果白娘子只是刘慧芳的这种形象,贤良淑德,她不会成为一个强有力的形象。白娘子是一个无所不能的、很温柔的妈妈,同时她又是一个敢爱敢恨、为所欲为的女人。

金庸的小说里面,我认为最鲜明的形象有两个,一个是小龙女,一个是黄蓉,甚至黄蓉的形象要比小龙女还要深入人心。黄蓉是一个非常好的母亲、妻子,但是恋爱的时候,她就是有“公主病”。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青音:至此,我们已经明白“公主病”是怎么形成的。有些女孩子会说“对啊,我就是‘公主病’,但我现在已经回不去了”。还有一部分女孩会觉得“中国男人显然很吃这一套,说明我这一招在恋爱中是百试百灵的。我不打算找外国人,我就愿意折磨中国男人,我觉得这样挺好。”这不就是越会“作”,越能赢得男人的死心塌地吗?

武志红:我会这样建议女孩子——不能“作”的太久。说到这,我想到一个故事,这不是现在出现的现象。清朝人写的《二十年目睹之怪现状》里面,提到一个总督。有人想贿赂他,送给他一位美女,可是发现总督不喜欢懂事的女人,后来送了一个村姑给他。村姑吃饭的时候不管不顾,疯狂地吃完饭后还用舌头舔一下盘子。有人觉得总督肯定不喜欢这种女人,可是发现总督笑吟吟地看着那个女人,充满满足感。

我是这样理解的,如同婴儿般的“公主病”,勾起了总督做妈妈或者是做父亲的保护欲。也可以这样理解,总督心里也住着一个没有被满足的婴儿,但是男人通常要控制自己的情绪。我们的文化要求男人成为比较压抑的形象,他们太想把自己当做婴儿活着,但他却活不出来,所以当他找到一个现实中的婴儿时,他觉得很有亲密感。

在中国,虽然你想成为刘慧芳这种非常贤惠的女人,被大家交口称赞,但是有时候其实挺惨的。反而你做一个挺“作”的公主,感觉挺带劲的,甚至男人也觉得很好。但是不要“作”太久,否则你会发现对方会有受不了的一天。

青音:或者说,婚前“作”一“作”可以,真正进入婚姻殿堂之后,你需要收敛、需要成长,因为男人也没有被满足,在结婚之后他是需要你去包容他、呵护他的。如果那个时候你还是继续“作”,他就会受不了了。

恋爱的时候他可能需要一个女儿,但是结婚之后他需要的是一个女人,所以这是一个很重要的提醒。如果女性自我觉察到自己有“公主病”,而且还挺困扰,怎么样能让自己快速地成长起来呢?我们来给一个建议。

武志红:我们需要注意自己的很多“行为”,其实都是在找一个“妈妈”,是在弥补自己童年没有实现的渴望。当我们对于自己的行为越来越了解,就会明白,原来在自己无数的“行为”里面,不是在找一个男人,不是在找一个父亲,而是在找一个照顾自己的“妈妈”。对于自己的了解越来越透彻,然后学习更好的自己、去照顾自己,这就是一个很好的方法。

青音:让成年的自我快速地成长,去照顾那个没有被充分满足的“婴儿的”自我,而不是把这些愿望一股脑地投射给你的男人。你的男人既是你的老公,又是你的老爹,还是你的奴隶,这种关系一定会失去平衡。

武志红:我更加由衷的建议是:两个人都要带着觉知去做婴儿,带着觉知去做“妈妈”。绝大多数的中国成年人都是婴儿,这是不可避免的,我们无法立刻成长。所以我觉得,在恋爱中做婴儿可以,但是你不能永远做婴儿,不能固定为“我就要做婴儿,你就要做妈妈”。

青音:“你对我好,你包容我是理所应当的”,这是不可以的。

武志红:最好是相互的,有时候可以做个婴儿,有时候有意识地做个“妈妈”。也许一开始你难以接受,但是有意识地去做,你会适应很多。

青音:我们叫它“恋爱的双人舞”——在过程当中,经常进行角色的互换和调试,这样的关系才是最美妙的。

武志红:我的一个女性朋友也领悟到 “被哄者得以一时,哄人者得以一世。”

青音:所以说,在两性关系的相处中有非常多的智慧,但是所有的智慧都从自我觉知而来。也希望今天听到我们对话的朋友能够有所收获,谢谢。

————————

青音的微信:sweetamily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我的微信:wzhxlx

公主病是如何养成的?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