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奥巴马妈妈的育儿经

奥巴马妈妈的育儿经

  我认为,她是我所知道的最仁慈、拥有最高尚灵魂的人,我身上最好的东西都要归功于她。

  ——美国总统奥巴马谈妈妈

奥巴马妈妈的育儿经             小奥巴马与妈妈。


  最近,一个朋友问我,她就要离婚了,4岁的儿子跟她,她该怎样教儿子面对爸爸妈妈离婚的事实呢?
  “你可以向奥巴马的妈妈学习。”我回答说。
  早在奥巴马当选美国总统前,我就分析过他的党内竞争对手希拉里,并顺便找了一些关于奥巴马的资料,他妈妈安·邓纳姆的故事深深地吸引了我,她给儿子讲述老奥巴马的方式,堪称伟大。
  太多人的内心是分裂的,而其中相当一部分分裂的产生,源自我们父母形象在我们心中的分裂。
  最容易见到的情形是,父母离婚了,这一方对另一方有着巨大的愤怒乃至仇恨,于是不断给孩子灌输这样一些观点:你的爸爸(妈妈)不要你,你的爸爸(妈妈)坏透了,他(她)是恶魔……
   不仅如此,有监护权的一方还会对孩子施加压力,要么明说要么暗示:如果你胆敢亲近或想念那个不负责任的坏蛋,我会不高兴,我会难过,甚至我会不要你。
  这个有监护权的一方几乎总能取得成功,最终,孩子对她(他)表现得非常忠诚,甚至仿佛已彻底遗忘了另一个父母的存在。
  然而,孩子的内心深处却有着相反的力量,他的潜意识会对被遗忘的另一个父母表达忠诚。
  结果就是,孩子意识上是一回事,而潜意识上却是另一回事,于是巨大的分裂产生了。这种分裂,不只是心理上的分裂,会带来心理上的痛苦,也是身体上的分裂,会带来很多种疾病。
  幸运的是,奥巴马没有遭遇这种分裂。

分离,爸妈仍然爱你
  我讲这些故事告诉给本文一开始提到的那个朋友,她说,安真是一个伟大的妈妈,她决定向她学习。
  首先,她要学习安,多给儿子讲他爸爸的优点,并且告诉儿子,爸爸真的很爱他。
  其次,她要儿子明白,他们三人有三个关系,爸爸妈妈的关系,爸爸和儿子的关系,妈妈和儿子的关系,现在结束的只是爸爸妈妈的关系,而父子关系和母子关系并不会受到很大影响,爸爸妈妈还会一如既往地爱他,甚至更爱他。
  再次,她要告诉丈夫,她不会阻碍他和儿子的关系,她知道并鼓励他们彼此相爱。
  最后,我提醒她告诉儿子,父母离婚是父母的事,不是你的原因。这一点也很重要,因为小孩子以为,什么都是他导致的,父母关系好是因为他,父母关系破裂也是因为他,于是父母婚姻的不幸也给他带来了很大压力。但这种观念很容易破除,只要父母很清晰地告诉他,这不是因为他就OK了。

奥巴马妈妈的育儿经           奥巴马父母年轻时。

父母之争祸及身躯
  假若安像很多女人一样,对儿子说老奥巴马的坏话,她应该很容易成功。但这样一来,奥巴马的身心就会被切割成两半。
  这并不只是一种形容。依照印度古老的医学的说法,我们身体的左半侧是阴经,反映着我们和女性亲人的关系,尤其是和妈妈的关系,而身体的右半侧是阳经,反映着我们和男性亲人的关系,尤其是和爸爸的关系。假若我们和妈妈的关系出现大问题,我们身体的左侧容易出现一些状况,假若我们和爸爸的关系出现大问题,我们身体的右侧容易出现一些状况。如果发展到极端,一个人彻底排斥爸爸或妈妈,那么他的身体的右侧或左侧就容易出现严重的身体疾病。
  这种观点在我的咨询和谈话中屡屡得到验证。两月前,我的一个女性来访者面临着离婚的困扰。一次,有约10分钟的时间里,她一直在说,她不明白丈夫为何与她离婚。
  听她这样讲,我的头部右侧感到疼痛。我问她的头部右侧有什么感受,她回答说,最近一段时间她的头部右侧经常疼痛,尤其是当思考丈夫为何离开她而陷入混乱时,头痛尤其严重。
  接下来,我们深入探讨了丈夫为何与她离婚的原因。其实,本来她知道是为什么的。丈夫告诉过她原因,而她觉得他说的原因非常可信。然而,她的亲朋好友们纷纷对她说,不要相信他的鬼话,这并不可靠,你要多一些心眼。他们的这些说法似乎也很有道理,这让她的头脑乱了起来。
  在咨询室中,通过一一澄清和角色互换的方法,她最终确信,丈夫说的离婚理由是真实的。
  等她说了确信后,我的头部右侧的疼痛消失了。我问她感觉如何,而她发现她头部右侧的疼痛也消失了。
  显然,头部右侧的疼痛,反应的是她与丈夫的关系的困惑,这验证了右侧身体与男性亲人的联系。
  还有一次,我和一个女性朋友谈话。谈话进行了很长时间,而我脖子的左侧时不时会出现麻痹感。并且,我还注意到,每次麻痹感出现时,她都是在谈她的妈妈。
  我问她感觉如何。果不其然,她说她的脖子左侧一直有麻痹感。
  我问她,假若这种麻痹感能说话,它想说什么?
  她闭上眼睛体会了一会儿后说,这种麻痹感在说:“妈妈,请不要把你的责任强加给我。”
  在我的咨询和生活中,类似这种发现已不胜枚举,它们都验证了印度古老医学的那种说法。
  一个比较极端的例子是,我一个朋友经常感受到,她身体的左半侧和右半侧似乎完全被切割成了毫不相干的两半,这一半很冷而那一半很热。与此相对照的是,她的父母已离婚,彼此严重仇恨,而且常对女儿说彼此的坏话。可以说,那种特殊的感受是父母的战争在她的身体上的展现。

从来不说爸爸坏话
  奥巴马刚出生不到一年,他的爸爸老奥巴马获得了两个求学机会,一个是纽约新学院大学提供的足够一家三口在纽约生活的优厚奖学金,一个是去哈佛大学读经济学博士,老奥巴马毫不犹豫地去了哈佛,他对安说:“我怎么能拒绝最好的教育呢?”
  这是1961年,而1964年,安提出离婚,老奥巴马没有异议。此后,老奥巴马带着另一个美国女子去了肯尼亚老家工作。
  看起来,安有很多理由对老奥巴马愤怒,她一边带儿子一边求学,生活非常拮据,而且自他们离婚后一直到1982年老奥巴马遭遇车祸去世,奥巴马只见过爸爸一次。此外,老奥巴马也没支付过赡养费,虽然安也没有提出要赡养费,但这个父亲毕竟没有尽过自己的责任。
  然而,安没有表现过对老奥巴马的愤怒,也从来没有在儿子面前说过爸爸的坏话。实际上,每当和儿子谈起他的爸爸,安说的都是优点。她对奥巴马说,他爸爸聪明,幽默,擅长乐器,有一副好嗓子……
  安可能是天生豁达,所以只是给奥巴马陈述事实,也可能是希望儿子能因爸爸而自豪,所以谈的都是优点,但不管是什么原因,她的这种方式都收获了很好的结果——她说的老奥巴马的这些优点,奥巴马身上都有。
  不仅如此,而且或许更重要的收获是,妈妈这样谈到爸爸,在极大程度上减轻了父母离婚给奥巴马带来的心理上的冲击。他的内心不仅不必分裂,还学到了豁达,并且也学会了如何在糟糕的情形下看到积极的一面。这可能是奥巴马现在展现出的乐观性格的重要缘由。
  安不仅让儿子以有这样一个黑人父亲自豪,还让儿子学会了作为一个黑人的自豪。她经常带民权运动的书籍、美国著名女黑人福音歌手马哈利娅·杰克逊的录音以及马丁·路德·金的讲稿回家,要让奥巴马耳濡目染。这一切给奥巴马留下深刻印象,“她相信,人们虽然拥有不同肤色,但本质是一样的,人人生来平等”。
  安原来的名字叫“斯坦利”,这是男孩的名字,奥巴马的外祖父想要一个男孩,所以给她起了这个名字。于是,一直到改名前,她常常因名字而遭到一些同学的嘲笑,但安很坦然地对待这一点,并不会因此而自卑或神经质地反击。她也教会了奥巴马这种坦然,小时候当小伙伴们称呼他为“小黑孩”时,他也没有感到什么不妥。或许因为他已经从妈妈那里学会了接纳自己的肤色,所以对“小黑孩”这种称呼里的蔑视意味可以免疫了。
  1971年,安把10岁的奥巴马送回了夏威夷。小女儿玛雅回忆,那是母亲一生中最困难的决定,因为她在印尼生活,这会带来很多困难,但这时她的乐观天性发挥了作用。对此,玛雅说,妈妈曾教育她说:“不要被恐惧或狭隘的定义所束缚,不要在自己周围筑起围墙,我们应当尽力在意想不到的地方找到亲情和美好的事物。”
  显然,奥巴马也继承了妈妈的这一天性。美国民主党内初选中,尽管一开始希拉里占据明显上风,并在后来也给他造成过严重挑战,而且他也遭遇过“牧师门”等事件,但奥巴马和他的竞选阵营从未乱过阵脚,每次都能化险为夷。
  奥巴马说“我身上最好的东西都要归功于她”,在我看来,这些最好的东西中的No.1,或许就是安处理她、老奥巴马和儿子的三角关系的方式。

奥巴马妈妈的育儿经             奥巴马与妈妈、外公和妹妹在一起。 


无法压抑的亲缘认同
  德国家庭治疗大师海灵格说,不管在什么情形下,孩子都本能地想向父母认同,这种认同中的一个重要含义是:“我承认,我是你的孩子。”
  很多父母要么觉得,配偶有种种缺点,不想让孩子向配偶认同,要么觉得对配偶有恨意,而不想让孩子认同配偶。很多时候,这种努力看上去似乎收到了一些成效,孩子意识上讨厌甚至仇恨父母的一方。
  然而,这一定只是一个假象,因为只要仔细去看,就会发现,这个孩子会有很多方式去认同那个被他排斥的父母一方。
  例如,爸爸是个酒鬼,妈妈讨厌爸爸这一点,也教育儿子讨厌爸爸,最终儿子会意识上特别同意妈妈的说法。但是,突然有一天,或者因为一个莫名其妙的理由,或者根本看不见什么理由,这个儿子突然间也酗酒了。如果问他为什么会酗酒,很难会问出原因来。但通过解梦或催眠等技术会发现,他是在用这种方式对爸爸说:“我承认我是你的儿子。”
  所以,不管你的配偶是什么人,都不要排斥孩子对配偶的认同。并且很有趣的是,如果妈妈不教育儿子讨厌酒鬼父母,甚至还一直强调,尽管他有缺点,但他毕竟是你的父亲,他爱你,而且有他的优点。那么就会发现,这个男孩反而不容易通过酗酒的方式向父亲表达忠诚了,他可以理性地看待这一点。
  孩子向父母表达忠诚的动力,不仅体现在心理上,也体现在身体上。如果一个孩子因为妈妈的压力而排斥爸爸,那么这也只是意识上的工作,而他的身体会用各种办法去表达。为了阻止身体的这种表达,这个孩子会发展出很多心理防御的方式来,最终不仅导致了心理疾病的产生,也导致了身体疾病,而且心理疾病和身体疾病是互为因果的。可以说,心理疾病的产生,是为了压抑对爸爸表达忠诚,而身体疾病,则是这种被压抑动力通过身体的表达方式。
  我有一个来访者,他的全身有各种各样的疼痛和不舒服的症状。他也是父母很早离婚,而他跟妈妈,妈妈一直给他讲父亲是个恶魔,他讨厌你恨你,你也要恨他。但他一些模糊的记忆显示,这不是真的,爸爸很爱他,而他也爱爸爸。但他必须压抑这种爱,否则与他整日相处的妈妈会很痛苦,而这种压抑最终带来了身体的疼痛。
  非常有意思的是,随着他对父亲的认可越来越多,他身体的多个部位的疼痛也逐渐被化解了。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推荐 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