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让你弱,我才强?

让你弱,我才强?


成熟

即真正的强



前天,在微博上看到秦晖教授的一篇文章,讲战国时法家的两个代表人物商鞅和韩非子的言论,吓到了我。


这么容易就又被吓到了,你真是一个不专业的心理咨询师!——估计又有人这么感慨了。


但拜托,把情绪欲望都灭掉的咨询师,是你的想象,而做一个情绪自然流动的人,这是我的目标。


为什么渴望一个把情绪欲望都灭掉的咨询师?从专业术语来讲,这样的人就是一个绝对客体了,可以承受你的各种攻击而不还击,还可以被你利用驱使。


从我喜欢的术语来讲,这是在寻找一个全能圣母,他心中只有你而没有他自己,于是就可以无限包容照顾你这个超级巨婴了。


再换成中国神话的隐喻来讲,这就是在找彻底无毒的唐僧肉,小妖们吃一口就可以长生不老了。


这样的角色,谁爱做谁做,但别给我下这个套。

中国文化,就是在下这个套。




且看看商鞅的言论:


民弱则国强,民强则国弱。有道之国,务在弱民。

能治天下者必先治其民,能胜强敌者必先胜其民。

民胜其政,国弱;政胜其民,兵强。

慈父无孝子,智主无忠臣。

农有余时,则薄厌于税。

行间无所逃,迁徙无所入,行间之治,连以五,辨之以章,束之以令,拙无所处,罢无所处。

任民之所善,固奸多。

民贫则力,民富则淫。

民辱则贵爵,弱则尊官,贫则重赏。

政做民之所恶,民弱;政做民之所乐,民强。

再看看韩非子的言论:


足民何可以为治。

夫以妻之禁及子之亲,乃不可信,则其与无可信则矣。

读书时一直同情这两个人,特别是韩非子,自然是瞎了眼,当然也怪,大学前学的文化历史知识都是被阉割过的。


秦国统一六国,嬴政成为秦始皇,依仗的,就是商鞅与韩非子这类“强国弱民”的思想。


读完这篇文章,忍不住在微博上感慨了一句:


秦统一,是中国式噩梦的重要开始。


这份感慨,仅是因这篇文章而来,而这篇文章,是一家旅游公司打着秦晖教授的名字召集人去南非旅游的,是挣钱的。


商鞅思想占了统治地位的秦国统一六国,这难道不是一场地道的噩梦吗?


商鞅的《商君书》中,专门有一篇文章叫《弱民》,其中写到:政做民之所恶,民弱;政做民之所乐,民强。


至理啊!但他还说:民弱则国强,民强则国弱。有道之国,务在弱民。


这是什么鬼?这太可怕了吧!但秦国就靠这个思想统一了六国,以后的各朝各代,也是儒家为表法家为理的,即一直是用商鞅的这种思想治国的。




其实,儒家为表法家为理,不就是,儒家思想教民众主动做弱民,而统治者则沿用商鞅这一套法家思想,这两者毫不矛盾好吧。

还在感慨商鞅思想的变态与可怕时,昨天,在微博上看到另一件事:


妻子以死相逼不与婆婆同住,男子租房藏母养九年。2007年,上门女婿刘相礼把母亲从老家接来家里,但婆媳闹得不可开交,妻子还以死相逼不同意老人在家住。为了家庭和谐,刘相礼只好租房供养母亲,并谎称已将母亲送走。9年来,他每天打3份工,保守着秘密赡养母亲整整9年。


只看这段文字,相信无数人会感慨母亲不容易,孝子很伟大,同时开始怪罪这个“恶媳妇”。


但点开新闻一看详细报道,就会发现事情真相是,婆婆权力欲望太强。报道中有这么一段话:


在母亲龚兴珍的观念中,自己作为长辈具有绝对的主持家政的权威,因此儿子家里大小事,她都要管。而在媳妇赵宗翠看来,婆媳平等,加上婆婆是一个外来人,不应干涉家政。


如果放在普通中国家庭,这是常见的段子了。但拜托,这是儿子倒插门的家庭啊,龚老太太还想主政?


我一直反对大家庭搅在一起,但也说,如实在不得已要住一起,这也是一种选择。只是,老人切不可有龚老太太这种心态,这种心态真的会要人命,不是要自己的命,就会要别人的命。


龚老太太的人生轨迹是这样的:财产给了二儿子,跟他生活;让三儿子做了上门女婿。二儿媳厉害,控制着家里主导权,她被打压得很惨。被忽视的三儿子一心想孝顺,在爸爸去世后,把妈妈接了过来,结果一来,就要理直气壮地夺家里大权,三儿媳以死相逼才没得逞。然后好脾气的三儿子打三份工,偷偷给妈租房。


这个故事,如果地点发生在皇宫,绝对虐心狗血大戏啊。宠爱的孩子辜负了老人,被抛弃的孩子却孝顺忠诚。


可以看出,虽然三媳妇有自己个性,可还是好人,所以不能像二媳妇那样直接做恶人——即法家的强人,而把控住自家大权,于是用了自杀的方式来表决心。但我听了太多故事,还是为她捏一把冷汗——如果丈夫不在乎她的生命呢,那该会如何?


龚老太太主导的中国式家庭,好像就是在培养两种类型的人:为所欲为的巨婴和全能圣母。被中国式宠溺的孩子,很容易成为巨婴,为所欲为,自私,以自己为中心;被严重忽视的孩子,易成为全能圣母,失去了主体性,并总想着去拯救巨婴。


当然,圣母其实也是巨婴。

…………


在做这些思考的时候,我突然间想到,商鞅的治国逻辑,可能和龚老太太的治家逻辑,是一样的。


执政者要弱民,自己才强。家中也一个理,父母要“弱”,自己才强。受宠的孩子不易孝,孝子常是被忽略的那个。即,受宠的孩子,自我就强,结果父母就弱了,而被忽略的那个孩子,自我就弱,而父母就可以强了。


原来商鞅那么看似无比变态的逻辑,我们就是一直活在其中。




But,why?


为什么,非得我强你弱,或者你强我弱?为什么,就不能一起强? 


我想,关键是,我们整个民族,作为一个整体,一直都是婴儿水平,婴儿必须和妈共生在一起。因为,大家都是共生在一起,所以我的强,就建立在你的弱上,我让你听我的,然后我就强了。而让你听我的,就必须得把你弄得弱弱的。


懂得中国式潜规则——即暗在的法家思想的人,都知道这个理,他们在权力上就容易强;而真将儒家思想——即明规则奉为真理,并自己去身体力行的人,则成了弱民。后者可能力量非常强,如岳飞,但因不懂法家的这个理,最终成了弱民。


我们的权力体系是这个逻辑,家庭也是这个逻辑。儒家经典写的看似是“仁义礼智信”,但字里行间里却是法家在说话——吃人、吃人、吃人……


所谓吃人,首先是吃掉你的自我,吃掉你的灵魂。必要时,直接吃人,如郭巨埋儿。


所以,尊重个人空间是根本答案,共生的巨婴与圣母们,需要学习尊重个人空间,不要求别人听自己的,自己也不必去听别人的。不管你是谁你多么有理,我都得尊重我自己的感受,做出我自己的选择。


看起来最正确的父慈子孝这句话都是吃人的。为什么父母慈,孩子就得听父母的?君王英明,臣子就得听你的?


父慈子孝这种话,其实也是披着儒家外衣的法家。毕竟,儒家经典们极少论述,父母们该如何修炼自己慈爱孩子的能力,而是长篇累牍地不断讲述,孩子们该如何去听父母的话。


最后声明一下:我爱国,我绝对希望南海是我们的。


爱国原因很简单,我活在其中,我的家人朋友活在其中,我衷心希望我们的国家繁荣昌盛,同时人民幸福安康。并且,后者的份量,重于前者,当然最好两者兼备。


我不断解构各种中国式现象,也是爱国。如果这些林林总总反人性的中国式现象,能得以解构,乃至变得人性化,那该多好。


说秦式统一,是中国式噩梦的开始,这最初就是对秦晖那篇文章的感慨。很多读者对我这句话愤怒,应该是认为,我在南海争端上站在了对立面吧。


拜托,这怎么可能。还是那个原则,我希望国家繁荣昌盛,也希望人民幸福安康,而我自己也能沾光,所以当然希望南海是我们的。但绝对反对那种极端的傻逼言论——中国不怕战争,哪怕死十亿人,还剩下三亿人。


不过,我是缺乏敏感性吧,在几乎全民都在表姿态占立场时,却写了这样一段话,真是有点不协调。


但我衷心希望,我们不要那么敏感。解决南海争端,尽可能对我们有利,关键不是全民都陷入非敌即友你死我活的歇斯底里热潮中,而是政府及相关力量能成熟处理问题,如果能像北极熊那样狡猾一些也不错。




我们自己,也需要成熟。


因为成熟,即真正的强。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