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暴怒,多是因全能神般的自恋

暴怒,多是因全能神般的自恋

​2016年4月27日,一个视频火了。

当日上午10点左右,浙江湖州市的一个检查点,交警拦下了一辆浙E牌照的奇瑞轿车,经查询,发现该车有27条违法未处理记录,要做扣车处理。

没料想,奇瑞轿车司机,96年出生的小哥,一下车,开口就说他来自银河系,如果该处理他,他就会灭掉地球。交警和他对话过程被录成视频,转到微博和微信上,立即引爆网络。


暴怒,多是因全能神般的自恋


部分对话如下:

小哥:我银河系是三分白七分黑的,我告诉你!

交警:什么叫三分白七分黑啊?

小哥:谁会制造生物,制造生物就要灭掉,就是要剿灭掉的,你知道吗?

交警:地球只是银河系最小的星球,你知道哇?

小哥:我不知道。

交警:我跟你讲,你这个车子有27个违章了,按照法律规定是要扣车的,这样明白吗?

小哥:你扣了我的车我很愤怒的。

交警:那怎么办?

小哥:我这个人很任性的。

交警:这样,我跟你说,车子是谁的,你叫你父母,叫你妈过来一下,这个东西也要处理掉。

小哥:你要是照顾我一下,我就不搞大了。

交警:那不行,我们是讲法律的。

小哥:跟我讲法律?那我也跟你讲法律,我也有我的法律。

交警:你讲。

小哥:你要讲你的法律,我也要讲我的法律,我皇家的法律,那就是……你知道吗?你要是激怒我,我是要灭掉地球的。我皇家在整个银河系在整个宇宙是最大的,我来这边就就是为了一个……我从小没有受过任何委屈,因为我要登登上一个帝位,我要做伟大的帝位。

交警:那你为什么要开汽车啊,你开飞机吗好了呀。

小哥:我不开飞机,我开U……FUV的,UFO的!

看文字,说得挺可怕,但这小哥本人,有点帅气,身材瘦小,并且口气并不激烈,所以看上去一点都不可怕,反而因此有了点可爱。所以,交警虽然很坚决地扣了他的车,但也是笑嘻嘻地对待他,而网友们也觉得他很萌,有网友说:“这种异次元的风格很好啊,他又没有妨碍谁。”

但这个小哥内心的逻辑,一点都不萌,他应该是比较胆小的人,如果他是能将内心的狂暴表达出来,那么直接面对他的交警会感觉到巨大压力,就不会这么笑嘻嘻了。

他的这套逻辑,就是经典的自恋性暴怒:我是神,世界必须按照我的意愿运转;世界没有按照我的意愿运转,就是对“我是神”的自恋的攻击,然后我变成魔,想摧毁点什么,或者你,或者我自己,甚至这个世界。

翻译成这个小哥的语言,就是:我是银河系皇太子,我的法律就是,我可以为所欲为,地球人敢和我作对,我就要把地球从宇宙中抹去!

也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全能神梦,也即皇帝梦啊!

很多新闻中,你都可以闻到这股味儿——一点冲突就得死个人,这都有自恋性暴怒在里头,当事人其实都秉持着这位小哥的逻辑:我皇家的法律,那就是……你要是激怒我,我是要灭掉地球的。

暴怒,多是因全能神般的自恋


例如,2015年5月3日,成都发生一件“路怒”事件,一位男司机,失去控制地暴打一位女司机,这一幕被拍下来,男司机因为欺负女人,一时被全国人民声讨。但很快,舆论被逆转,因男司机的行车记录仪显示,女司机多次突然变道,并且,除了第一次只是无视别人存在,之后的两次,都是恶意别车,如果男司机注意力不高,那么在躲闪时,一次会撞到一个骑自行车的,一次就会撞到一位行人,她明显是故意选这个时机来别车的。

这位男司机也有责任,第一次被女司机突然变道时,他被吓了一下,然后他处于愤怒状态,追上去别了女司机一次。他们在相互报复,但女司机错在先,而且后来两次的别车,实在是太恶毒。

路怒症每天都在发生,太多的路怒症,都是自恋性暴怒在发挥作用。很多恶性新闻,也是自恋性暴怒所致。

2013年7月,北京大兴发生一件可怕的事情,男子韩磊,在停车时,和推着婴儿车的孙女士发生口角,韩磊竟然抓起婴儿车内的孩子,活活摔死在地。

写这篇文章的时候,我在新浪微博上看到一个视频,一个男子,不知为何将车停在红绿灯前,而且占了两个车道。不仅如此,他还冲下车来,挨个辱骂后面的车主,并猛踹这些车。

这都是自恋性暴怒:我是神,你不听我的,我让你去死。

自恋性暴怒如果只是表达情绪还好,一旦变成行动,就会有极大破坏力,但相应的,它也很容易激起对方的暴怒,从而事情一发而不可收。

并且,一般性的本我,有一般性的超我管着,而全能自恋性的本我,就会有绝对禁止性的超我管着。婴儿处于全能自恋中问题不大,因为没什么破坏力,而成年人如果常被全能自恋和自恋性暴怒支配,那么,他们很容易被死神收走,或者被关到监狱里。监狱系统背后的权力体系,就是人类制造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譬如,那个占了两个车道冲下来闹事的男人,最后被围攻,而韩磊,则被判死刑。

几乎在所有的恶性事件中,你都能闻到自恋性暴怒的味儿。但绝不仅仅是这些恶性事件中才有自恋性暴怒,实际上,任何容易暴怒的人,都必然是自恋性暴怒在控制着它。

当你想摧毁什么时,这一刻内在兽性也就控制了你。


自恋性暴怒者的逻辑如下:

1、任何不如意,都是在挑战我的自恋;

2、任何不如意,不管是主观还是客观的,都有主观恶意动机在;

3、有主观恶意动机者,必须向我道歉;

4、否则,我就灭了你,或者灭了我自己。

其中的恶意动机是关键,有时候,它是真实的,有时候,则仅仅是我们的自恋被挑战后的想象。例如,在成都路怒症事件中,都是真实的。女司机别男司机的车,的确是有恶意动机在。

很多夫妻吵架,一吵就吵个天翻地覆,最后都必须是以一方向另一方道歉来结束,也是这个逻辑在发挥作用。

当有人参与的时候,你容易会说,其中有主观恶意动机,有敌对力量亡我之心不死,但当事情基本上只有客观因素在发挥作用时,这个逻辑就显得很荒诞。

一位年轻男子,早上骑自行车去运动。骑在半路上,自行车没气了。他第一时间就有怒气出来,并且想,肯定是哪个兔崽子在路上撒了钉子害我。但下车检查,却又找不到车胎被扎的痕迹。

那就去修车吧。可是,他出来得太早,修自行车的车棚都还开门。并且,他的自行车是特别车型,比较昂贵,一般的车棚还修不了,他最好是找这个品牌的维修店。

于是,他打电话给维修店,但还是太早,没人接。

……

接连发生了这么多小小的不顺,他突然间感觉,自己心中涌起了一股非常暴烈的情绪,他想大吼,想破坏点什么,但大早上的,都很安静,如果这样吼会扰民,也会担心被别人异样地看待。

所以,他努力压下这股情绪,但这样做了以后,他突然间感觉到很绝望,觉得周围似乎有一道铜墙铁壁,紧紧地箍住他,让他不能动弹。

在咨询中,他说,他当时还隐隐有一种感觉出来,当时没有形成语言,如果不是咨询能做这么细致的探讨,他还发现不了自己这种想法,但在咨询中,这种感觉就变得非常清晰了。就是,当不顺接二连三出现后,他忍不住想,似乎这些事情背后,有一个恶意的强大的力量,这些不顺都是它故意来为难自己的,而且这股力量极其强大,而他很渺小,他对抗不了。这时,他就很想攻击自己,骂自己傻逼,怪自己为什么会选这个时候出来锻炼身体……

不听朕的,就是挑战朕。


这是他那天早上的完整过程,其内在的逻辑是:

1、任何不如意,都是在挑战他“世界当按照我的意愿运转”的自恋。当这样想时,就没有小事了,所有事都事关生死,都关乎,我是全能神还是无能渣渣的根本区别。

所以你会看到,太多国人,哪怕再小的事都不会让步,再小的事也要争个头破血流,原因在此。

2、任何不如意,都是有主观恶意动机。

过去,每当他遇到挫败时,他都会觉得,外界有主观恶意动机。所谓主观恶意动机,即,没有什么不顺是客观因素导致的,都是有主观恶意在。

譬如,他很怕当众演讲,因为一旦他表达不畅,就会觉得,其他人都幸灾乐祸地看着他,嘲笑他。觉得别人幸灾乐祸和嘲笑,就是认为他们有主观恶意。

但这次,因为事件中没有涉及到人,所以他找不到“主观恶意动机”,最初曾猜想是修自行车的人撒了钉子,但发现自己的车胎上没有被扎的痕迹,所以这个怀疑也不能成立了。

这反而逼出了他内在的实相。最后他隐隐觉得,这几件不顺利的背后,有一个强大的恶意力量在,它宛如魔鬼。这个魔鬼,是他内心中很深刻的部分。当他演讲受挫时觉得观众在嘲笑他,其实是,他将这个内在的魔鬼投射给了观众。当有人可以怪罪时,这个魔鬼不容易看到,但这次谁都不好怪罪了,反而逼出了这个魔鬼。

3、有主观恶意动机者,必须道歉。

期间他想过,这个自行车品牌的维修店有问题,他一定要找到他们,让他们向他道歉。但他同时又知道,这太无理了,因为他起来得实在太早。

4、否则,就是你死我活。

我是神;你有意冒犯了我;你必须道歉,道歉意味着承认了你的主观恶意是错的;否则,就是你死我活。

这个你死我活,是非常真实的。当人处于自恋性暴怒时,确实很难搞。譬如对这个男子而言,他感觉到一个强大的恶意力量在针对他,他必须征服它,消灭它,否则,这个力量就把他击败了。他被击败时,就感觉到,自己被镇压了,周围有一道铜墙铁壁箍住了自己,让自己不能动弹。

这还不算,他内心中的狂怒还在,而狂怒不能指向外界,他被强大的恶意力量击败了,他得认输,认输那一刻,这股狂怒还在,但是不能向外,转而向内攻击他自己,于是他想死。所以,如果这个逻辑不破,真会是你死我活的战争。

对于容易暴怒的人来说,最关键的是,他需要看到,常常是,并没有谁在恶意对待他,他的暴怒,来自于神一般的自恋受到挑战,他内心的黑暗,是由此而来。

例如一位来访者,因为我临时取消一次咨询而愤怒。下一次咨询中,我们在仔细探讨她的愤怒。她说,咨询对她很重要,她能感觉到,她心中的一股能量随着咨询的进展而升起,但咨询突然被取消,她感觉这股能量被打断了,特别是她对控制不了我很绝望,她感觉到,我根本不在乎她。

我取消这次咨询,是有客观原因的,我将客观原因告知给她。但这并不能真正打消她的感觉,她头脑上知道,我在乎她,但她感觉上,还是觉得我根本不在乎她。

后来谈到,问题的关键是,这次取消是突然的。她已经对这一次咨询有了期待,而突然取消,她的期待落空了,这种落空,让她很愤怒。

当你容易暴怒时,就必须问问自己:我是不是太自恋了。


这份愤怒,就是自恋性的愤怒了。“我”发出了一个期待,这个期待就必须得实现,如果没有实现,“世界必须按照我的意愿来运转”这种自恋感,就被破坏了。然后,愤怒由此而生。

如果说有魔鬼,其实那个魔鬼,正是暴怒者自己,他们期待别人和世界必须配合他们的意愿,保证他们意愿的实现,否则意愿的能量,就变成了暴怒。能看到这一点时,他们对自己的暴怒,会多了很好的觉知,以后就可以相对好一些地管理这份暴怒了。

和这位来访者谈完后,我突然理解了多年前一直没搞明白的一件事:一高富帅,常失控打架,超厉害,可以一个打几个。问他为什么总打架,他说每次都是有人看不起他。我惊讶地问:你条件这么好,出门都是豪车名牌衣包,谁会看不起你?他也说不上所以然,现在想起突然明白:他的意思是,谁都得听我的按我的来,否则就是看不起我。

过去一直批孝道,但随着对巨婴心理了解得越来越多,就越来越明白,孝道就是巨婴国集体意识的设计。因巨婴们都是,一点意见不合就要你死我活,这种争斗很可怕,所以就设计成,孩子孝父母,臣子忠君上,让弱者服从强者成为一种集体道德,就可以减轻内耗了。明显不公的孝道,是太容易自恋型暴怒的巨婴国的合理选择。

巨婴国概念没形成时,对孝道有遏制不住的愤怒,当巨婴国概念形成后,愤怒化解了很多。一个群体和其文化——即其集体之心,会形成一套系统,一环扣一环,本是为了解决其问题,但也导致了轮回。我们需要深入觉知集体之心,同时也能跳出轮回去观察它。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

本文摘自《巨婴国》:


暴怒,多是因全能神般的自恋

​​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