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战士战死了的时候,苍蝇们所首先发见的是他的缺点和伤痕,嘬着,营营地叫着,以为得意,以为比死了的战士更英雄。但是战士已经战死了,不再来挥去他们。于是乎苍蝇们即更其营营地叫,自以为倒是不朽的声音,因为它们的完全,远在战士之上。

的确的,谁也没有发见过苍蝇们的缺点和创伤。

然而,有缺点的战士终竟是战士,完美的苍蝇也终竟不过是苍蝇。

                                                   ——鲁迅


出头的椽子先烂;

枪打出头鸟;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

中国有很多类似的谚语。历史上,这也很常见,英雄好男儿们,通常下场都比较惨。

工作场合和家中,有另一接近现象:鞭打快牛。即,不动弹的懒人们,可以偷懒,而谁若是负责的、干活的,则容易负责太多,干活太多,好处却不多。

总之,就是,多数国人,是惰性的、冷漠的、不动弹的,而对于积极的、热情的、爱动弹的,则容易百般挑剔。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

这是为什么?

高中毕业时,流行留言纪念本,找每个同学给自己一些留言。女生们给我的留言,大多数都提到我在语文课上的发言很精彩。

当时蛮震惊,问最好的哥们,我语文课上发言很精彩吗?他说是啊,你经常语出惊人,有时想你小子是不是在追求这个,不过了解你不是这样的人。

的确,我从未想过要语出惊人,就是当语文老师提问时,我有想法就举手了,而且也只是直接表达而已,没想过要给人深刻印象。

大学毕业后,进了广州日报工作。刚工作几天,就有一次机会参加夜编中心的定稿会,就是决定今晚的报纸上什么稿件的。我们新员工被请过去,其实只是列席,但当老总问到,你们有什么意见时,我毫不犹豫举了手,表达了自己观点。

这一刻,我看到老员工特别是一些中层领导们奇异的眼神,后来有人对我说,你也太不知天高地厚了,这定稿会没有你新员工说话的份儿。

但我一直都没太压抑自己的表达,所以才有了今天的成果——已经写了十多本书,而且还要不断写下去,而微博也总是有充足的表达欲望,似乎有说不完的话。

为什么高中语文课,大家都不回答问题?

为什么一个定稿会,新员工就不能表达?

为什么,我们社会,到处都是“沉默的大多数”?

一位来访者的梦,我认为是极好的回答。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她多次梦见,一个超大的房子里,有一航母大的苍蝇,而她躺在地毯下将自己紧紧裹住,那苍蝇像模型,又像活物,站在她身上,盯着她的头,她一动都不敢动,觉得一动,苍蝇就会咬下她的头。

这个梦,很可能是她婴儿时体验的直观表达。超大的房子,来自婴儿对事物的感知,婴儿的时空感还没有很好建立,会根据自己的感觉很大地夸大空间感。

并且,和无数中国孩子一样,她婴儿时长时间在孤独中,生理和情感需求不能及时满足,也缺乏保护,这让婴儿倍感无助。因为,没有妈妈或其他抚养者的帮助,早期婴儿基本什么都做不了,这使他们很容易陷入到可怕的无助中。无助即,他的需求满足不了,他对周围事物也丝毫没有影响力。

本是自己无助,但婴儿会将自己动弹不得以及对无助的愤怒,投射成一可怕的东西在镇压他,让他动弹不得。

可以设想,这位来访者在婴儿时,会有很多事让她无助,吃喝拉撒睡的事她自己都搞不定,外界又有事物侵扰她,而可能有一只苍蝇曾不断骚扰她,而她对苍蝇无能为力,最终种种无能为力的感觉集中体现到苍蝇这个活物上,就好像是,苍蝇是个巨大无比的恶魔,所有无助都是它攻击婴儿导致的。

当然,无助感不会只是我们的专利,各种文化都可能有。譬如美国人的小说《大鱼》中,一条狗守在镇子上,谁想离开狗说了算,它若反对,就咬下你一根手指。这只狗的意象,在我看来,或许和我这位来访者的苍蝇意象是一回事。 

我觉得这位来访者的这个梦,是一个极佳的寓言一般,深刻刻画了中国家庭、社会与国家的现实。控制性的家长、老师、老板、伴侣乃至权力体系,其实都是这样的苍蝇。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甚至可以说,整个中国外部世界,对一个个体而言,就是一个不断嗡嗡响的巨大苍蝇,不间断地盯着每一个体的个人意志,说这也不行那也不行,而无数人都感觉到,若用自己的个性头脑来行事,即会被啄死。

苍蝇这样如魔鬼一样的东西紧紧盯着我们,我们一动都不敢动,除非该魔鬼发出指令,让自己如何动。这该无数国人在家中、学校里、工作中乃至国家体系中的共同体验吧。

小说《1984》中的老大哥,以及《魔戒》中的魔眼,都是这么一个东西。我把它称为“绝对禁止性超我”。

绝对禁止性超我从何而来?它有这样几个源头:

第一,婴儿都是全能自恋的,他们婴儿有一个想为所欲为的本我,而这个能量一受阻,就立即会从全能神变成全能魔,从“我想完全为所欲为”,变成“原来我什么都做不了”。从这个意义上,这个绝对禁止性的超我,可以由婴儿的全能自恋性本我直接转变而来。

这可以解释,为什么很多人孤独长大,并没被父母或其他人严厉禁止过,但却有一个绝对禁止性的超我。

第二,巨婴式父母要孩子完全听自己的,这就直接构成了孩子的绝对禁止性超我。孝道文化给了中国父母们这个特权,让他们可以最大程度地向孩子索要服从,但程度越高,孩子的“绝对禁止性超我”程度就越高。

第三,社会历史文化。这是我们的集体之心,活在这样的社会中,耳濡目染就会形成这样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对我而言,这两次咨询对我形成绝对禁止性超我的概念,至关重要。之后我会看到,我们文化中,象征着绝对禁止性超我的意象实在是太多太多。

如佛祖的五指山、观音的紧箍咒、唐僧的咒语,它们三个一起构成了对齐天大圣全能自恋能量的镇止。从佛学修行上看,这或许有更深含义,而从心理学上看,佛祖就是父亲,直接掌控孩子手脚,观音是母亲,控制孩子思想,而唐僧则是社会道德,不断重复观音早就给孙悟空制造的可怕束缚。

对于哪吒而言,父亲李靖是托塔天王,他手里的“塔”就构成了束缚。

“塔”的意象很有意思,白娘子作为蛇妖,也是先被法海(可以说是低等级的佛)的钵给控制,而后被镇压在雷峰塔下。

依照野蛮的精神分析,塔是父亲生殖器的象征,而钵、圆形的紧箍咒则像是母亲的子宫。所以说,这像是生殖文化中的战争?

更经典的,是紫禁城。我前面说过,它看似辉煌,但总缺点人味儿,还像是一个超级版的蜂巢或蚁穴,只不过蜂巢和蚁穴中,是峰后和蚁后掌权,而紫禁城中是为了保证唯一的雄性龙王的无限交配权。

如此说来,所谓婴儿的全能自恋梦,其实就是无限交配权梦,它就是如此低级?

我们需要警惕,自己是不是被绝对禁止性超我限制了,也要警惕,自己是不是对别人构成了绝对禁止性超我。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在我的微博上,也总是听到有人或善意或敌意的说,你的专业是心理学,你就在这个领域说话得了,其他领域你别插足。这种评论是让我最不舒服的,因为不管看似善意还是恶意,都是试图限制我的手脚的。

围绕着苍蝇这一类似意象,分出两类极端的人。一类是,被苍蝇击败的人,一直活在一动都不能动的感觉中,任何规则都可以束缚住他;一类是,绝对抗争的人,不接受任何规则的限制。这两类人还总走在一起,特别是用爱情这种极端方式,为的是学习和解。

最后说说创造力。创造力来自于自由,自由可导致活力的自然流动,那时手脚的随意伸展都可以有创造力,而当活在不能动弹的感觉中时,就别说什么创造力了。

中国的儒家传统以及社会权力体系,都是过度限制性的,所以我们也一直缺创造力。

但恢复创造力也不是一件多么难的事,因这是人的天性,只要放开人的手脚就可以了。

韩国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他们虽然在家庭、文化上还有很多压制性的东西,但整个社会呈开放态,所以他们的创造力就出来了。

愿我们也能改变,看到自己心中的那只苍蝇吧,并少对别人发出限制性的嗡嗡吧。

作为一个被动封闭的宅男,一天,在思考自己的人生时,感慨万千,觉得自己活得太萎缩了,由此冒出这样一句话:

苍蝇在争论对错,而英雄一路前行。觉得过去最愚蠢的地方,就是一直想做一个正确的人,结果总是待在原地不动。

必须正确了,才能前行,其意思是,必须得到自己心中的那个绝对禁止性超我的认可,然后才能前行。

所以你看,虽然我父母并没有直接限制我什么,但我一样有一个绝对禁止性超我。

同一文化之内,人人平等。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

本文摘自《巨婴国》

认识你心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

​​

推荐 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