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中国式关系的“葵花宝典”

中国式关系的“葵花宝典”

​中国式人际关系,有独特之处。

譬如,西方的很多人际关系的句子,都会涉及到一点:尊重界限。但是,在国人这里,一尊重界限的话,两个人之间就会像断掉关系一样。

考虑中国式的人际关系,最核心的一点是,懂得大家都是巨婴,而巨婴最重要的一点是,需要照顾。

我写过一篇文章《当婴儿照顾,当女神崇拜——中国式两性关系哲学》,这也中国式人际关系的秘诀——当婴儿照顾,当神来崇拜。

这种方式,也就适用于巨婴,如果对方很有界限感,那她的这些保姆式的做法,就会引起反感。

所以说,崇拜加照顾,是搞定巨婴的绝招。照顾,弥补了巨婴们生命初期的缺憾,崇拜,则满足了巨婴们的全能自恋——婴儿早期都有无所不能的无边无际的自恋。

这也是魏忠贤权倾一时的绝招,他靠的绝非是超级权谋。

其实,多数国人不都想如此吗?找妈要照顾,同时还将这样的妈贬低成老妈子,希望对方崇拜自己,眼里只有自己,而自己还颐指气使。例如,现在有条件的国人,都会找钟点工,而条件更好一点的,会找全职保姆。


甚至继续延伸,国人多有皇帝梦,而所谓皇帝梦,可以说,就是为了制造条件,可以满足自己的巨婴梦——得到最好的照顾,和最高级别的崇拜。

这种皇帝制度设计,在我看来,不过是早期婴儿的全能自恋感的展现:我即世界,世界即我,整个世界为我所用……

皇帝梦,是巨婴梦的最高表现,而中国式特权,则是巨婴梦的轻一些的表现了。

据报道,湖北省恩施市的一名市领导自我批评说,出差基本上是坐飞机,很少坐火车、汽车,在医院看病从不排队,住院也是专人看护的VIP病房,家里灯坏了、水管不通,直接给机关事务局打电话叫人修。

河北的一县委书记则感慨,虽然坐了无数次飞机,但取消贵宾厅后,比刚进城的农民还懵懂,订票、取票、换登机牌等不问就不知道。他还称,除了不会办理登机,一些干部去医院不知道怎么挂号、乘公交车不知如何投币刷卡、参加培训会走错教室……

如此看来,这些领导的特权,其实就是可以做婴儿被妈妈无微不至照顾的资格。

类似的心理,在一般人身上也很容易看到。

我在广州日报工作时,不会用打印机,电脑出问题也都是直接叫技术部来解决,对此还理直气壮,觉得作为编辑和记者,我做好我的专业就可以了,这些琐事可以不必理会。

但你不理会琐事,谁来帮你打理?看起来,是各种人,但其实,这都是婴儿在找妈妈。婴儿的吃喝拉撒睡都是需要妈妈照顾的。

中国式关系的“葵花宝典”

我在微博上讨论中国式特权时,引起很多网友回复,其中一位网友说:

我老公是家里只要一点东西坏了,就要找爸爸妈妈来修。衣服都要拿到他父母家洗。也是快四十岁了,显得无比年轻,看来就是巨婴啊。

是啊,无论是皇帝梦,还是特权梦,还是生活中找保姆……这些都不过是婴儿找妈照顾的各种变形而已。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

本文摘自《巨婴国》

中国式关系的“葵花宝典”

​​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