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辱母案”中的生死博弈

“辱母案”中的生死博弈

​​

一次不公正的审判,

比十次犯罪所造成的危害尤烈,

因为犯罪不过弄脏了水流,

而不公平的审判则败坏了水的源头。

——英国思想家培根

受全能感的驱使,总有人希望,永远是自己说了算。

但是,他人是存在的,他人的力量是存在的。

所以,我们不可避免地活在博弈中。

我想从这个角度,来谈谈刺痛了整个中国的聊城辱母案。

首先想强调一句:

我想活在这样一个国度,

当自己的母亲、妻子与儿女

在面临着严重的欺辱时,

一个公民可以行使正当防卫权。

契约一旦达成,双方均需遵守,哪怕它是不平等契约。

高利贷,是于欢母子,与吴学占和杜志浩的黑社会团伙的第一层博弈。

法律不保护高于四倍利率的民间借贷,所以从法律角度上,于欢母子已经还清了债务。

但高利贷也是一种契约,虽然它不平等。如杜志浩方就是用高压手段,去索求高利贷产生的利息,那么,在这一层博弈上,他们是在民间舆论上是立于不败之地的。

毕竟,高利贷是于欢母亲苏银霞主动借贷的,她作为成年人和商人,知道高利贷意味着什么,而发放月息10%的高利贷方,都不是好惹的。

她主动选择了高利贷,为此遭遇一些麻烦,也势在必然,这一点上没有多少人会同情,至少,不会获得多数人同情。

就像校园借贷,那些裸贷的女孩,她们首先获得的是这种评价 —— 你们怎么这么蠢!

对苏银霞来说,她也面临着一个博弈。

她借高利贷有两种可能。

第一种,是为了让她的注册资金2000万的钢材类企业度过难关,为此她不断借钱,而她的企业如果能熬过2016年上半年,就能迎来后来开始的企业发展的又一次良机。

但就在这个良机要发生前,2016年4月14日,发生了儿子于欢刺死逼债小头目杜志浩的事。

其中一个细节让人唏嘘不已,她的企业从照片上看规模不下,而她家却只有一套价值70万的房子。

所以真是,实业败家,房产旺财。

第二种,她借高利贷是为了放高利贷,她的公司与宏天公司来往密切,该公司的执行董事叫于家乐,苏为监事,于家乐还是正典投资有限公司的执行董事,该公司的监事是于秀荣 —— 于欢小姑,公司主营业务是融资放资。

所以,苏银霞从吴学占方借贷,还可能是为了去其他地方放高利贷,这就是黑吃黑了。

如是第二种可能,那么杜志浩用各种极端方式逼迫苏银霞母子,就是为了逼他们还钱而已,而苏银霞母子,就像是要钱不要命的感觉了。

放高利贷的,都不是好惹的,势必会使出非常手段来。这一点是共识。

所以,当杜志浩方用各种非人道手段对付于欢母子时,他们仍然处于博弈的优势中。

然而,在杜志浩脱下裤子当众露出生殖器的那一刻,事情就变了。

针对事情的细节,网上众说纷纭,譬如所谓反转方说,杜志浩并没有拿他的生殖器去逼苏银霞KJ,说这是谣传。但是,杜志浩脱裤子露生殖器一事,却是事实,这一点无可置疑。

作为当地有名的流氓,作为处于博弈优势方,杜志浩那一刻可能陷入到自己可以为所欲为的全能自恋中了。

一旦要玩全能自恋,那你很可能会遭遇绝对禁止。

这是我的说法,而更广为人知的说法来自恩格斯:

上帝欲令人灭亡,必先令其疯狂。

这一刻,杜志浩就在疯狂中,他也即将灭亡。

一个流氓对自己母亲耍流氓,作为儿子,于欢该如何面对?

如果他什么都不做,任其发生,那么,他就彻底输了,他将不配活在这个世界上。他只能是苟活着,这种羞辱将永远让他没法再抬起头来。

这是从旁观者的角度看。

从他个人情感看,这一刻他彻底崩溃,自我、人格、尊严都荡然无存,他必须反击,用他一切的力量。

这也是整个事件中最刺痛人的一幕,无数人就此发出誓言:如果有人敢动我的母亲、妻子与女儿,我会拼死干他!!!

一个正常社会,一个男人该有这份空间。如没有,这个社会就该崩塌。

在山东聊城市中级人民法院的法官看来,于欢不该有这个空间。今年2月17日,于欢被判无期徒刑。

这个判决得到了部分人的支持,毕竟“杀人偿命”也是一种共识,一种心理上的契约。

法官判决的理由是:“不存在防卫的紧迫性”,因追债人没使用工具,而警察还在场。

但警察处理不当,恰恰是事情失控的关键。

杜志浩脱裤子羞辱苏银霞的事情已发生,于欢已崩溃,而警察到场后说了一句轻飘飘的话,转而离开了于欢母子被控制的房间。

这时,于欢有理由怀疑警察的不作为,吴学占和杜志浩背后有人,这是当地广为流传的传言,甚至还可能是众所周知的事实。

他必须担心,如果杜志浩对母亲和自己的伤害进一步升级呢?

所以他要做出终极博弈 —— 拿命来博。

细节是,他想走出房子而被追债人拦住,几个人把他摁在沙发上,接着,他爆了。

作为专业追债团伙,追债人的博弈优势,既有传言或事实中的权力勾结,还在事发时构成了11人对2人的优势,考虑到女性身体的弱势,可以说这时是11个男人对1个男人的绝对优势。

然而,追债人不过就是为了追17万元的利息,再者,他们就是拿暴力来压制人,让对方感觉:“我会要你的命”,但他们自己可不想拿命来博。

所以当于欢决议拿命来博时,这一刻力量对比就变了,“一把刀子”进一步改变了力量对比。

将于欢逼到这一步的,有两个关键:杜志浩脱裤子,和警方的转身离开。

母亲,是孝道文化的核心。传说中的孝顺故事,孝顺的对象多是母亲,少数是父亲。

母子与儿子,是中国家庭的核心链条。

这两个基本点,是“辱母案”刺痛整个中国的心理与伦理根本。

当然,伦理是伦理,法理是法理。一个尽职的法官,首先要尊重法律,并且不轻易为舆论所动,这是他们博弈之本。

然而,太多的法律人士,也包括一些法官,在辱母案被报道后,都说了于欢是正当防卫。

所以,判案方作为博弈方,就变得不那么有力量了。

不过,权力也容易变得迷失。或许同样是受全能感的驱使,济南公安新浪微博的小编在昨天发出了这样一条微博:

满满的自恋感,但不久后,该微博发出了澄清:

两条微博不代表任何观点,是未经请示的个人行为,值班人员也并非民警。

移动互联的时代,很容易变成:博弈战场是整个互联网。

所以再厉害,也不要轻易玩全能感。因这时就意味着,整个互联网会成为你的“绝对禁止方”,来镇止你的疯狂。

辱母案不仅刺痛了整个中国,一天内让互联网产生了据说上亿条留言,它也惊动了最高层。

Announcement

最高人民检察院、山东省高级人民法院、山东省人民检察院和山东省公安厅陆续发出宣告,并派出相关工作组进行全面调查,包括警察可能的渎职行为。

真相和更合理的判决可以期待。

至此,事情已不是于欢母子与杜志浩一家的博弈,而是波及整个中国的一个博弈,也是伦理与法律的一种博弈。

最好的博弈是双赢,如法律也给了于欢护母的空间,那法律与伦理就达成了双赢。

辱母案被南方周末报道后,一句话开始在网上广泛流传:

当社会把你逼到走投无路的时候,

不要忘记,

你还有一条路,

那就是犯罪。

记住,这并不可耻!

这句话被说成来自于古罗马作家、《君主论》一书作者马基雅维利,但并没有找到确切出处,所以很可能是某网民所编。

不过在这场博弈中,它的确很有力量。

在欧美,我们可以看到,很多法官在判案时维护了一个基本的伦理:一个人该为自己的家人而战。

譬如,一位父亲杀死了强奸女儿的罪犯,而被视为正当防卫。

譬如,英国一个女孩,杀死了强奸自己的男人,也被法官判无罪。

但在我们国家,很容易被判防卫过当,甚至出现过这种荒唐事:一名被强奸的女子弄伤了强奸犯,居然也被判刑。见义勇为者在没有明显过错下被判刑的案件也时有耳闻。

这时,法律与伦理,就构成了博弈。这是不应该的。

愿我们也有这样的空间,一个儿子能为母亲的尊严与生命而战,这在伦理和法律上都是被支持的。

如不能,一个男人该记住,你必须为母亲而战,哪怕在利益的博弈中你彻底输了。

因为,首先你得是一个人。

——————————————————

作者:武志红

微信:wzhxlx​

​​​​

推荐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