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我的事,你别管

我的事,你别管

01
 
界限,是人际关系极为重要的东西。
有了明确的界限意识,一个人就可以活得简单清爽有力。
 
02
 
界限意识即:
我的事,我说了算;
你的事,你说了算。
我们共同的事,我们公平博弈协商,达成协议后,遵守共同协议。
然而,我的事,不需要和你达成协议。
 
03
 
界限意识,就是地盘意识。
动物界,猛兽会用各种方式来划分地盘。
国与国之间,也有疆界。
人与人之间,也是一样的。
 
你必须要反思自己:你是不是一个没有地盘的殖民地?
如果是,
谁成了你的宗主国?
你该如何把宗主国赶出去?
 
04
 
界限意识的对立面,是共生。
共生即:
我的事,也是你的事;
你的事也是我的事;
一切都是我们的事。
 
我们社会的人际关系,都带着共生性质,这是各种糊涂哲学的根源。
 
05
 
共生关系中,表面上有各种爱、美好与温暖,
但骨子里,是大家都在争夺话语权。
 
严重时,一个人会争取到这种地步:
我们的地盘上,一切都是“我”说了算,
“我”是“我们”的代言人,
而你,没有丝毫话语权。
 
06
 
心理学家玛格丽特·马勒,将6个月前的婴儿期称为正常共生期。
意思是,只有这个阶段的共生,才是正常共生,
以后的共生,都是病态共生。
 
一切共生关系中,都有着母亲与婴儿的隐喻,
譬如圣母与巨婴。
 
正常共生的基础是,婴儿是无助的,
他必须和妈妈共生在一起,
通过剥削妈妈才能生存下去。
 
实际上,一切共生关系中,都存在着严重的剥削,
就像殖民地和宗主国的关系一样。
 
07
 
共生关系中有两组心理矛盾:
付出与剥削;
控制与服从。
 
即,谁剥削,谁被剥削;
谁说了算,而谁只能听话。
 
婴儿需要这种感觉:我无情地在剥削妈妈,我还说了算。
这样,他可以形成这种感觉——我可以自由地使用这个世界。
 
不过,婴儿一旦有了基本能力,那么,随着他能力的增强,母亲和其他养育者就需要不断教他明白:
 
“我和你”之间有界限。
你能自己搞定的事,尽可能自己去搞定。
我不允许你继续无情地使用我。
 
自由伸展,和界限意识,是一个人心理健康的基础。
 
08
 
界限有三种:心理界限、地理界限和身体界限。
 
心理界限即隐私感。
 
正常情形下,一个人首先是有足够的地理界限,即一个他说了算的地理空间。
 
当人不能在空间上设置地理界限时,就意味着他守不住自己的界限了。然后他会在身体上设置界限。
 
当身体都不能守住时,他只好在心理上设置。于是导致这样的情形:
 
他表面上非常坦诚,但内心深处的秘密,谁都不会说,甚至连他自己都意识不到了。
 
很多身体问题,如嗓子太容易发炎、肚子太容易痛、一些皮肤病、听力丧失,视觉损失,都是在用身体表达界限。
 
中国的孩子太多近视眼,因在读书这件事上他们不能说了算,于是就用视觉损失来表达“我不想读”。
 
这个代价太惨重。所以,必须学习,在地理上守住自己的空间。
 
09
 
共生关系中,我拒绝你,你会恨。
 
因为本来不是一切都是我们的吗,我不是可以无情使用你吗?
 
你摧毁了我们的伊甸园,我恨死你。
 
为了避免这份恨,我们会使用这样的逻辑来减缓张力:
 
不是我想拒绝你,是我身体不行了;
不是我想拒绝你,是你不好;
不是我想拒绝你,也不是你不好,是因为我和你之外的第三方因素使得我不能答应你。
 
但不管这份张力多大,你都需要简单有力地说:
 
不!我就是想拒绝你。
 
10
 
共生关系,是混沌的未分化世界,缺乏秩序,没有真理。
 
界限意识,不仅仅是人际关系清爽的基础,也是逻辑、秩序和真理存在的基础。
 
糊涂哲学,本质上是为了浑水摸鱼。
 
是为了一方剥削另一方,还让剥削者披上了道德外衣,这导致了逻辑混乱。
 
逻辑一旦清晰简单,糊涂哲学就进行不下去,共生关系也会瓦解。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