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不让父母失望,而毁了自己一生,值得吗?

不让父母失望,而毁了自己一生,值得吗?

他们无法
主动做让父母失望的选择
 
还是被动地
按照一个轨道一般的东西滑动着
 
也果真
都陷入了可怕局面中
 
两位挚友,人生遇到巨大难题。
 
他们的难题,在我看来,一目了然。
 
一位是男士,听父母的逼迫,娶了不该娶的人。
 
俩人实在太不合适,但当时父亲一把鼻涕一把泪,说急着看孙子,然而当时他才大学毕业没几年。
 
一位是女士,一直奉养很爱她但控制欲很强的父母。
 
结果,难以成家。她曾梦见,自己挑着一个担子,走在空旷的城市里。我问她担子的两个筐里是什么?
 
她想了想说:我爸妈。
 
这个担子太重,她自己知道,但意识上想否认而已,追求她的或她想追求的男性也能感觉到这个担子太沉重,所以不敢和她一起生活。
 
特别需要指出的是,她的父母生活能力很强,在现实上根本无须照顾,只是想和她共生在一起而已,但这个共生愿望极其强烈,如果她想脱离,父母会愤怒和伤心,而她会很内疚。
 
出于内疚和其他复杂心理,她越是想发展自己过自己的生活,她越是难以摆脱这种局面。
 
在他们关键的人生节点上,我都能预见到他们的未来,于是给了忠告。
 
但我给忠告时一般都比较轻,因为一直觉得“控制欲望是万恶之源”,所以我不能去强力影响对方。
 
忠告他们听进去了,但无效。
 
他们无法主动做忠于自己内心但让父母失望的选择,还是被动地按照一个轨道一般的东西滑动着,也果真都陷入了可怕局面中。
 
今天,了解到一位朋友的可怕局面,终于开始想 ——
 
我是不是太忌讳控制欲望了,我是不是当时说话太轻了?
 
如果我一开始就说话狠毒一些,刺痛他们,这样会不会真可能改变他们命运?
 
其实,曾破例干过这种事。
 
一次,狠狠地训了一哥们四小时,结果总是找不到女朋友的他,很快找到了如意的妻子。
 
也想到,一直被我列为的“这辈子干过的最牛逼的事”,也是这种味道。
 
小学四年级升学考试后,我去找校长进言,说之前的一位老师不适合再教我们了,否则只怕我连初中都考不上。
 
这是过度担心,毕竟这次我考了全班第一名,但小学生不容易正确评估自己吧,我当时真是担心自己考不上。
 
也许这次进言起了作用,到了五年级(当时我们没有六年级),这老师换了,来了一位特别好的老师。
 
这两件事都算是我“破格”干的事。
 
绝大多数时候,我都是那个被动消极的老好人,当然现在已经变化很大。
 
今天听到这位朋友陷入可怕僵局后,我在想,除了说话狠,我也必须做事狠一点。
 
譬如她找我借钱,而用来解决的问题,会严重加大她固有的恶性循环。并且因为其中复杂怪异的心理,她要做的一个大安排,逻辑有大漏洞,透露着自毁的味儿,导致这件事可能做不成。
 
很有说服力的一点是:平时人缘还不错的她,这次却借不到钱。
 
然而,我虽然看到了这一点,并给她指出来,但她还是决定了这么做,还是想借钱,而我也借给了她。
 
我相信她的人品,相信她的偿还能力。
 
也果真,这些钱,让她在这个恶性循环中陷得更深,甚至是一招死棋。
 
现在想,以后再有这种时候,我就狠心一点,狠狠骂她一顿,把道理讲得更透彻一些,而钱也死活就是不借。
 
这才是真对她好吧。
 
前面那位挚友,参加他婚礼时,看到他和妻子站一起,我瞬间崩溃,也险些泪奔,心里暗暗骂他 ——
 
你他妈的之前的女友都让我见过,为什么这个是你结婚时才让我见!如果让我早点见到,我会冒着友谊破裂的危险,也要狠狠骂你,告诉你这个婚不能结!
 
当然,我知道界限,该骂的骂了,该说的狠话说了,对方还是要这样做,我会尊重,这毕竟是他的人生,但我不会在他这个选择上帮忙,譬如借钱。
 
不过,说别人容易,自己去做时,并不容易。
 
作为曾经的滥好人,我知道好人逻辑的由来。
 
我多想做一个好人啊!出于「恐惧」—— 担心不是好人会被惩罚,也担心自己一路前行时被羡慕嫉妒恨。
 
我多想做一个好人啊!出于「内疚」 —— 担心展现攻击性时会伤到别人,担心自己一路前行时会超越别人,而伤到对方自恋。
 
我多想做一个好人啊!出于「自恋」—— 好人这个形象看起来不错啊,而且因为我是好人,就有了一个精妙的逃避:
 
事情搞砸了不是我的错,好人你看都伤痕累累,都尽心尽力,都仁至义尽了,所以错不都是坏人的吗?
 
……
 
生命力,都必须是首先滋养自己的,这时才有主动性,当为别人而活时,必然会被动。所以,严重的好人,都消极被动封闭内向。
 
好人不主动选择,好人不拒绝,好人不攻击,好人甚至不说话……
 
这样会很痛苦。
 
因为虚假,因为压抑,也因为没办法享受到生命。
 
但做好人是容易的,守住道德也是容易的。
 
相反,把事情做成做好却难,展开生命并负起责任更难。
 
去他的伪好人!
 
以后要做一个行动派,要鲜活、主动地活着!
 
以前我写过一句话 —— 
 
心理健康是有代价的。 
 
其中一个代价是, 
 
我不再是众人眼里有口皆碑的好人。  
 
就付出这个代价吧!可以让它更大一些!
 
去做对的事,而不要做“永远对”的人。
 
说复杂点,就是放下“我好我不坏”的这种自恋性道德评判,而去皈依事情本身。
 
写完这段小文,特别是最后这两句话,我心中有大珠小珠落玉盘的感觉,感觉心中很多交织着、悬着的珠子,纷纷落下各归其位。
 
这样真清爽!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