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中国式的“好意”,真吓人

中国式的“好意”,真吓人

大年初二,亲友们开始相互走动拜年了,这个时候是高浓度的人际互动时刻。
 
不出意料,你能看到中国式关系固有特点。
 
一谈到婚嫁,就是一个“逼”字,
一上酒桌上,就是一个“劝”字;
 
逼婚也罢,劝酒也罢,都有点把自己的意志,强加在别人头上的意思。
 
还有像请客送礼,也藏着这种味儿。
 
 
 
我老家的农村,大家差不多都携带类似的食物礼物而来,
 
收下,太多;
转送,不礼貌;
拒绝,那绝对又是一场小战争。
 
中国式的请客、送礼、吃饭,就像是强买强卖。
 
对方的好意,你必须接受。否则,就是不给对方面子。
 
即便带着点恶意,例如逼酒,你也得接受。
 
我老家邻村有一个经典的说法——“不把客人灌醉,就是待客不周。”
 
这种好意,真正吓人。
 
不管行为上如何表达,这些画面中,都缺乏直达人心的爱意。其中的感情,总给我肤浅感。
 
一直试着理解这些行为、这些画面。一天,突然看到了答案。
 
 
 
那天,我照镜子,发现自己长了两根白发,于是让我家阿姨看看,是不是别处还有白发。
 
阿姨说:哎呀,有白头发了,我给你拔出来吧。
我说:阿姨,不用,帮我看看别处有没有就好。
她说:有白发不好,我还是给你拔了吧。
我再一次强调:你只帮我看看就好。
她看了看说:没别的,就这两根。
 
接着,我回到书房写东西,阿姨跟上来,手里拿了一全套的夹子,要为我拔头发。
 
我认真地看着她的眼睛,再一次说:阿姨,我不想拔。
 
这一下,她终于听到了我的话,不再执着地要为我拔头发了。
 
她离开后,我觉得心有点堵。
 
 
 
忍不住想:她是善意的,却让我堵心,这是为什么?
 
表面上的原因是,她的善意不是我想要的。
 
她一再执着地要在我的脑袋上表达她的善意,这让我有了被入侵感。
 
当我站在她的角度上,想象我是她,那样说话,那样做事,瞬间就明白了更深的原因。
 
深入理解到的是:
 
她封闭了自己的心,切断了自己的感受。
 
她人非常好,这次也特别想对我好。
 
但是,因为心是关闭的,她根本就没接受到我发出的信息。
 
她的好意,没有心的参与,只有头脑在努力。
 
 
 
 
当晚,在与一位来访者做咨询时,发生了类似的事。这让我有了一个画面出来。
 
他们两个人的心,都包裹着一层坚不可破的硬壳,硬壳外面,是各种讨好行为,它们就像一层流动的、稠状的果汁。
 
他们随时都在捕捉别人需要什么,很愿意付出,但这层稠状的果汁,没有能力判断别人到底需要什么。
 
所以,他们只是知道要对别人好,但却不能给到对方想要的东西。
 
就算给到了对方想要的,因没有心,也就没有感情的投入,所以这份礼物是没有温度的。
 
结果,它沦为一种应酬。
 
更要命的是,他们的价值感建立在“对方是否承认自己”之上。
 
所以,对方必须收下他们的好意,给予他们积极的回应。否则,他们非常受打击,觉得特没有面子,用我一再讲的话来说,就是自恋受损了。
 
 
 
 
于是,这构成了中国式请客吃饭送礼的一些特征:
 
1、送跟大家都一样的礼。
 
因没有心,所以不知道对方要什么,不知道自己想送什么,干脆送大家都送的,所以礼物严重同质化。
 
2、礼轻礼重,构成面子大面子小的竞争。
 
春节的酒席,则成了严重的铺张浪费。
 
3、礼物必须收,敬酒必须喝。
 
否则,面子就受伤了。
 
4、礼物送来送去,收来收去,亲人见来见去……
 
最后,身心俱疲。
 
就像流水,流过岩石。中国式的请客吃饭送礼,多只能在头脑上拼命记住发生过什么,而不能进入到心里。
 
心里留下的,多是疲惫,与人群散去后的那种失落。
 
所以,很多人惧怕春节,也是惧怕高密度的应酬。
 
 
 
讲了这么多,那该怎么做呢?
 
记住一点 —— 积极回应和不含敌意的坚决。
 
我确认,你的行为是好意的,这是积极回应。
 
如果想拒绝时,就可以用不含敌意的坚决。例如过分的劝酒,我就是微笑着坚决拒绝。
 
 
 
 
 
就此,再讲一个很有意思的话题——可控第三者。
 
这既可以帮助我们更好地理解前面讲的现象,也可以帮助我们想到应对的方法。
 
所谓可控第三者就是,当我在和你的二元关系中觉得控制不了局面时,要找一个可以控制的第三方来恢复控制感。
 
它可以是人,可以是物或事件。
 
例如一位女士,她的人际能力差,各种场合都容易紧张,如果找一个好友陪着,就好多了。所以她现在去应酬时,她总要叫上一个朋友。
 
找一个熟悉的人陪着,这是大家都知道也都会用的办法,这是最常见的可控第三者。
 
我认识的几位企业家,最初做生意时,他们单独去谈生意,难谈成,因为紧张。
 
让配偶单独去谈,更不成,因为配偶做事能力差。
 
如果两个人一起去,哪怕配偶一句有用的话都说不出,只是陪着他们,这生意就可以谈下来。
 
这个看起来“没用”的配偶,就起了可控第三者的作用。
 
 
 
 
 
物也可以起到类似的作用。
 
一个很厉害的女人,生意做得特别好。
 
她的兜里,总放着各种的糖果,见人就说:来,姐给你块糖吃。
 
借此,她和客户的关系,就从紧张的商业关系,变成了吃糖不吃糖的小孩子过家家的游戏,轻松了很多。
说说大家都知道的事情,也是一种可控第三者。
 
例如,明星们的八卦与流行的影视等,也发挥了巨大作用。
 
老有学者酸溜溜的说,明星们有什么用?崇拜他们太俗了,为什么公众就不崇拜严肃的学者?
 
拜托!你们有时真不如娱乐明星们有用。
 
他们是整个社会的可控第三者,是整个社会搭建人际关系时最有用的桥梁。
 
 
 
恋爱前期,两个人都容易紧张,所以一起吃饭、看电影、做些有趣的事,就变得很重要,这都是可控第三者。
 
这时最好用事情做可控第三者,如果是人,就变味了。
 
譬如,相亲的时候,父母家人一起上阵,这是很糟糕的。
 
总要朋友陪伴,则可能有生出三角恋的危险,或者会让对方觉得,你不成熟,你不爱他。
 
如果各种可控第三者都无效,你一到外部世界就紧张,任何人际关系都让你失控,那么,去找心理咨询师吧,这些专业人士能做你的可控第三者。
 
为了让来访者在咨询室中形成掌控感,我常对来访者说:咨询室内,你可做任何事,只要不对你或对我构成身体伤害。
 
可控第三者,是我自己的说法,专业说法叫过渡性客体。
 
是一个人走出自己孤独的想象世界,也即一元关系的世界,而进入现实世界前的一个过渡态,他通过控制一个过渡性客体而初步形成对外界的掌控感。
 
中国式发烟、中国式敬酒、中国式火锅、中国式聚餐等,都可以说是我们构建人际关系时的可控第三者。
 
 
 
我们要知道,这个时候,我们是在借助这些东西来构建关系,如果你拒绝了对方的可控第三者时,一定要让对方感觉到,你并没有拒绝和他的关系。
 
否则,碰到脾气特别大的人,也即有自恋性暴怒的,如果你拒绝他的敬酒,可能会导致翻脸,甚至打架。
 
所以,你可以拒绝他的酒,但同时又表现得和他非常热乎,让他知道你多么在乎他,就可以不让他受伤了。
 
你也可以使用其他的可控第三者,例如你拒绝了他的酒,但你给他递烟,或者你们一起回忆共同的往事。
 
你只是拒绝了他的东西,但你们的关系没有断,甚至还变得更亲密了。
 
最后,我特别想说,春节的主题是“回家过年”,你最该关注的是,你回家的感觉。
 
所以,我们该想想,怎样增加回家的成分,减少不必要的应酬。
 
推荐 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