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最累的不是忙得要死,而是碌碌无为

最累的不是忙得要死,而是碌碌无为

人生不如意很正常,我们其实不怕输,我们只是怕输给敌意的力量。

相信每个人都熟悉焦虑的味道,不同的人在不同的时间里,体验过强烈的焦虑,甚至被焦虑充满的感觉。

曾有一个月的时间里,我平生第一次体验到,被焦虑充满的感觉。

那一个月,表面上我仍然在正常地社交、工作和生活,但我的心灵空间,被消化不了的焦虑占满了。

因而,我失去了创造力,我的思考、工作与生活,只能在一种比较低的创造水平上进行。

焦虑太容易通向死亡,太多焦虑都像是死亡焦虑,当被死亡焦虑充满时,创造力这种属于生能量的东西,就难以发挥了。

所幸是,这一生中,我也就这一个月体验到被焦虑充满的感觉。

然而,有不少来访者,他们这一生中,好像一直被焦虑充满,他们会说:

自己好像一直都处于一种急切中,做事时急切,不做事时,也被这种急切追赶着……一刻都不能放松。

例如,一位来访者,几乎每次咨询一开始,都会说,过去一周她很愧疚,因为她很想过有效率的生活,但她总是处于严重的拖延中。

可是,她真是不能过有效率的生活。

因为,一旦有一个目标,她会立即陷入急切中,逼迫自己争分夺秒并且超优质地完成任务,这会构成非常严重的压力。

生命中有些短暂的时段,例如一次有两个月的时间内,她堪称完美地实现了目标,例如很快在一个新上手的工作中成为第一名。

这是一件很棒的事,但她会后怕,因为她觉得,好像自己整个生命都要被这个工作吸进去了,这个工作要将她的全部生命力给吞吃掉。

她之所以一直拖延,是为了对抗这份急切。

还有一些来访者,这份焦虑都没法清晰描绘。

在别人眼里,他们简直是一事无成,也没正经工作。这种无所事事的状态,应该自由自在才对,但不是,他们感觉,自己每时每刻都像是被什么追赶着似的。

他们体验到的焦虑,是死亡焦虑,而追赶他们的,宛如死神。

例如电影《魔戒2:双塔奇谋》中,两个霍比特人被半兽人掠走,阿拉贡、精灵王子莱戈拉斯和矮人勇士金霹追赶他们,莱戈拉斯爬在地上聆听半兽人的脚步声时说:他们一直在拼命赶路,好像有辫子在无情地抽打着他们一样。

这个说法太到位了,我觉得是对急切背后的焦虑的精准刻画。

这有外在的鞭子。

例如我们应试教育体系,就是在无情地抽打着每一个孩子,导致我们社会中,小学一年级都比普通上班族都累。

前几天,在我们在桂林举办的夏令营,我遇到一位在莫斯科的华人母亲,她说自己七岁的女儿,每天下午一点半就放学了,然后孩子们有各种娱乐,特别多体育活动。

这孩子一讲她的情形,那真是被夏令营中的其他中国孩子给羡慕坏了。

这也有内在的鞭子。

受全能自恋心理的支配,人会觉得,我是神,我一做决定,事情就得立即实现,一点都不能耽搁,否则就是对我是神的这种感觉的冒犯。

相反,如果没有实现,他们会立即有了挫败,然后从全能神变成了全能魔,有了想毁灭的一切暴怒,同时又觉得自己很差劲——

“世界之所以没有立即回应我,一定是因为我不是神而是个垃圾”,而这种垃圾感,有带来了巨大的羞耻。

总之,会有一大堆极端的负面情绪,它们综合成一个死神或恶魔的意象,无情地挥舞着鞭子,抽打着自己。

一位男士,一天晚上失眠,然后陷入了狂暴的情绪风暴中。

和他聊了之后发现,他有这样一个逻辑:十二点时,对自己说,快点睡。

这就是发出了一个意愿,全能自恋的人会认为,这个意愿或自己头脑对自己身体的命令,必须立即实现,否则就是对全能神的对抗。

结果,当“快点睡”这一点没实现时,作为全能神,他立即有了狂暴的愤怒、无助和羞耻。

然后,他给了自己一个新命令——一点睡,但被挫败。

然后,不断发出新命令:两点睡、三点睡……

可几乎整晚都失眠了,于是整晚都在狂暴地攻击自己。

当然,如果有可能,他更愿意毁掉整个世界。

清晰地谈出这个逻辑后,他很震惊,然后发现,自己几乎所有事情都是这样的。

作为全能神的自己的头脑,不断地给自己的身体与心灵发出各种指令,并都希望立即马上实现。

所以,是他自己分化出了一个全能神魔般的超我,在可怕地鞭打着自己前行。

所有人的严重的急切,应该都藏着这个逻辑。

它可以概括成以下逻辑:

1. 任何事情,都有一个发令官,和实施者,或者叫主体和客体;

2. 有时候,发令官和实施者是分别两个人,有时我给你发令;有时,是你给我发令;

3. 有时候,发令官和实施者是一个人,即你的超我和本我,头脑和身体;

4. 受全能自恋的支配,发令官认为自己一旦发令,实施者就必须立即完美实现它;

5. 实施者不能立即完美实现,全能自恋的发令官就会从全能神变成全能魔,而想毁掉实施者;

6. 当发令官和实施者都是你自己时,你就会体验到致命的焦虑,因为你的超我如同全能魔一般的发令官,会无情地抽打同时作为实施者的你的本我也即你自己。

全能自恋是有程度区别的,它的程度,决定了一个人的焦虑水准。

这个逻辑可以解释很多现象,例如——

从来不是,最忙碌的人最累,相反,是一事无成又陷入急切中的人最累。

因为,忙碌而成功的人,他们的“实施者”在一定程度上完成了“发令官”的号令,因此发令官的惩罚就降低了。

但是,被急切心理驱赶而又一事无成的人,他们会对自己发出最恐怖的攻击,他们从来没有停止过对自己无情的鞭打。

如何疗愈这种焦虑呢?

首先是觉知。

当急切的人,觉知到这个急切的逻辑时,会好一些。

通常,他们意识不到自己有一个超苛刻的“发令官”,对自己这个“实施者”的全能期待和无情鞭打,他们只是知道自己很焦虑。

更重要的是,他们要形成时间概念。

他们需要明白,很少事是当下立即就实现的。

目标的达成,总需要时间的累积,本质上是投入的累积,以此换取目标实现的概率累积。

我们总讲耐心。耐心有两点,一是时间概念,一是空间概念。

空间概念即,这条路走不通,我可以在空间上换一条路啊。

比如睡不着这件事吧,怎么解决?网友阿拉丁丁同学分享了他的体验:

昨晚恰好失眠,怎么也睡不着,我就找出电影看,对自己说,没事,没事,睡不着拉倒,看会儿电影,啥时候困啥时候睡!

结果到了凌晨两点多就困了,自然睡着,早晨也不怎么难受。

我觉得少睡觉对人的伤害还比较小,因为睡不着产生的巨大情绪对人伤害才大呢!

疗愈焦虑的第二点,也许是最为重要的一点:在现实世界,真正建立起关系。

假如一个人彻底孤独,那必然会陷入到全能神与全能魔的分裂世界中——

目标实现的时候,他就觉得完美;

略有挫折时,他就觉得有魔鬼。

但魔鬼其实是他自己内在的鞭子。

当一个人真正建立起关系后,关系就在会填充他的世界,然后他会看到——其实既没有全能的神,也没有全能的魔,有的就是普普通通的、力量不一、善恶不等的人。

当然,所谓真正建立起关系,必然意味着,你相信世界上是有爱的,你体验到了,那么你会真切地懂得——在目标与目标不能达成的缝隙里,有善意存在。

就算目标不能实现,也并非是因为有充满敌意的魔鬼在搞破坏。

人生不如意很正常,我们其实不怕输,我们只是怕输给敌意的力量。

全能自恋的程度,与焦虑的程度成正比,与关系的深度成反比,能建立深度关系的人,都会自动放弃了全能感。

所以,哪怕过程会千疮百孔,都好好投入去做事,投入去爱人吧。

作者介绍: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心理学作家。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微博:@武志红;微信公众号:武志红(wzhxlx)。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