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群若|21岁女孩峨眉山跳崖:如果冬天过不去,活着已经是英雄

群若|21岁女孩峨眉山跳崖:如果冬天过不去,活着已经是英雄

作者 | 群若
多想穿过人海,去拥抱你
9月4日,峨眉山景区里,一个年仅21岁的花季女孩试图跳崖。周围的游客纷纷抚慰劝阻。
 
她回了声谢谢,最终还是义无反顾地选择了纵身跳下,不幸身亡。
 
这种惨烈而决绝的方式,让无数人唏嘘惋惜不已。
 
9月5日,女孩的遗书在网上曝光,女孩坦言自己得了抑郁症。
 
很多人把这种病当成脆弱,想不开,我想说不是的,我从来不是个脆弱的人。
 
我不是没有去倾诉过,不是没有尝试过救自己。
 
我一次又一次的努力尝试,一次又一次的寻找,换城市,换工作,给自己找事干,跑步、旅行、征兵,我真的受够了自己骗自己。
 
最后女孩还呼吁,“希望大家能多多关注抑郁症这个群体吧,愿世界多些善意和美好,少些伤害。”
 
真的很心疼这个女孩,何以至绝境?
 
但是看得出来,她也曾很努力地和内心涌动的抑郁抗争过,只是熬不住了,想寻求自我解脱。
 
没有人知道女孩只离开前,经历了怎样的挣扎。
 
她在黑暗里辛苦了太久太久,她很努力地尝试,依然徒劳无功。
 
对于情绪的漫漫深渊,她也无能为力,只能在绝望中走上悬崖。
 
那一刻,犹如弗洛伊德所说的——
 
生之城堡崩塌了,死本能占据了优势,强烈到导致生本能颓然无力。
 
抑郁如看不见的手,一点点地把她的灵魂从身体里抽空。
 
这些年,心里一直下着雨,无人可以真的理解,无人可递伞。
 
对他人生命里的幽暗时刻,请保持善意
 
没有抑郁过的人,很难真正感同深受,也无法理解抑郁症有多痛苦。
 
抑郁症是一种精神疾病,成因非常复杂,有遗传、环境、个体等内外多种因素,并不是“想开了,开心点”就可以解决的。
 
就譬如这个跳崖的女孩,她在朋友的印象里,是一个很开朗乐观的女孩,她们根本无法接受她死于抑郁症。
 
她提到,当她跟别人说得了这种病,反而被身边的人当成了笑话,没有人真的相信。
 
人前开朗的她,实际上已经失去了快乐的能力,对一切都趣味索然;
 
只能一个人,在自己的世界里,如不断地推石头上山的西西弗斯一样,面对着永无止境地跌落,一次一次地耗竭着仅存的能量。
明明看起来阳光的人,为什么也会得抑郁症呢?
 
其实,生活中,多少人带着快乐的面具人前微笑,活成了心理学上所说的微笑抑郁者。
 
患有抑郁症的喜剧演员Kevin Breel,在演讲中,谈起他六年来与抑郁症抗争的艰苦历程。
 
一直以来,他过着两种不同的人生。
 
一个是每个人都看见的人生,另一个是只有他能看见的人生。
 
表面上他是诸多荣誉加身的风光大男孩,却一个人,饱受抑郁症的折磨,悄悄酝酿了千百次的自杀念头。
 
在他的微笑下面是斗争,光明下面是黑暗,人格下藏着更深层次的痛苦。
 
因为周围人们对抑郁症的无知,为了避免承受身边人的二次伤害,他害怕别人看到他真实的样子,他觉得那是耻辱,是需要控制和隐藏的。
 
很幸运的是,他慢慢地从生命的边缘走了下来,他才明白这些年,自我斗争与苦难的意义:
 
它将我拉入黑暗,是为了提醒我有光。
 
从地狱中走出来的他,用自己的亲身经历,提醒所有人需要矫正对抑郁症的惯性认知:
 
我们需要停止无知,停止不容忍,停止蔑视和停止沉默,我们需要打破禁忌, 直视真相,并开始说话,因为唯一解决人们单独作战这个问题的方式就是坚强地站在一起。
 
因为对抑郁症患者来说,除了身体和心理的巨大痛苦,更重要的打击,还在于身边人的排斥与不理解。
 
要加油,要努力,要正能量,不要矫情。这些,其实都是对他们最大的残忍和伤害。
 
身边很多人对抑郁症存在着误解,其实抑郁症根本不是矫情,不是耻辱,它是一场漫长的精神感冒。
 
TA们生活的平衡被打破,每天纠缠与自我各种情绪的搏斗之间,世界只有黑色。
 
TA们没有希望,只有绝望,似乎连一丝的甜,都成了奢望。
 
围观的我们,即便对抑郁症的认知尚有缺失,也请对每个抑郁症患者保持最基本的理解与善意。
 
更不要逃避真相,不要等到病入膏肓,才想到去关心你身边那个一直伪装快乐的亲人或者朋友。
 
再黑的夜,都会迎来黎明
 
早前看日本漫画改编的电影《我的丈夫得了抑郁症》,被妻子的一腔深情深深感动了。
 
婚后,在网络公司上班的丈夫高野和漫画家小晴过着有爱又平淡的生活。
 
一丝不苟的丈夫,长期受困于工作的枯燥与巨大的压力,患上了重度抑郁症,一度企图自杀。
 
小晴查了自己的记录本,才很愧疚地发现,这一切早就有端倪.。
 
了解后,纵然她的漫画毫不卖座,经济拮据,毅然坚持要丈夫辞职。
 
她一边卖画,一边以极大的耐心去陪伴着高野,去接受,去面对,然后用心去融化已经逃无可逃的抑郁症。
 
她和丈夫一起去坐拥挤的电车,她温柔地说:一直以来,辛苦你啦,电车这么拥挤,你可真能忍。
 
 
被“看见”的丈夫,在电车顿时委屈地哭泣。
 
她抚慰已经抑郁的丈夫说“痛苦的话,就不要努力吧。”
 
 
丈夫虽然接受药物治疗,但是抑郁症还是反反复复,他很敏感,小晴对他稍有烦躁的时候,他甚至都想要自杀。
 
但小晴全然地接纳了他所有的问题,开始以丈夫生病的日常为主题开始画画,并获得了认可。
 
在她的悉心帮助下,他的状态也日渐好转。
 
在演讲中,并没有痊愈的丈夫说:
 
“无论任何人,在任何时候。都是能够以最真实地生存着的自己而感到自豪和骄傲的,无论是因病疼而苦闷的人,还是在周围支持他们的人,他们的生活姿态本身,就应当是一件十分值得骄傲的事。”
 
最让人动容的就是来自家人无条件的陪伴与深深的理解。
 
因为这份支持与温暖,才让他得以一点一点地接纳真实的自己,学会了与自身和解,慢慢开始疗愈之旅。
 
影片里,提示着再黑的夜,都会迎来黎明,就算晴空突然转阴,也远比黑夜更加明亮。
 
如果冬天过不去,活着已经是英雄
 
据网上统计显示,中国抑郁症患者已达 9000 万,而其中只有不到 10% 的人接受过专业诊治。
 
中国每年大约有 28 万人自杀,其中大部分人被诊断为抑郁症。
 
法国精神病学家让.德雷认为,抑郁症是一种疾病,是一种与身体痛苦相似的精神痛苦,他让人了无生趣的活着,等待死亡的来临。
 
一生都饱受抑郁症折磨的丘吉尔说:“心中的抑郁就像只黑狗,一有机会就咬住我不放。”
 
知名的新闻人张进,曾如实记录了自己的抗抑郁的苦旅,引发广泛关注。
 
后来这些患病、求医、治疗到疗愈的文字与那段地狱般的日子,被汇集成书《渡过》,以帮助更多的抑郁患者,少走弯路。
 
他提出的战胜抑郁的经验,有很好的借鉴意义。
 
他写下接地气的四点:
 
“尽管看不到任何希望,没有任何信心,我还是以“死马当活马医”的心态,坚持做到几件事:
 
一,不自杀;
 
二,按医嘱吃药,一粒都不少;
 
三,努力多吃一口饭,增强抵抗力;
 
四,体力允许,哪怕多走一步路也行。”
 
张进无疑是幸运的,而肯定有一些抑郁症患者,不能如他一样顺利穿过,他们被留在了那个下雪的冬天。
 
曾有来访者问我,绝望里,要如何才能走过寒冷蚀骨的冬天?
 
那一刻,我想起一本书里所说的非洲的咖啡树,当主根不小心被折断后,截面上会长出许多须根。
 
这颗咖啡树不会再结果,但是会比其他咖啡树,多开几倍的花朵。
 
如果生命如断了主根的咖啡树,在经历一个人的兵荒马乱与孤独绝望后,只要树还活着,一定会有其他有意义的选择,譬如开花,譬如重启。
 
无数过来人的经验告诉我们,一定有这么一种方式,可以让我们带着痛苦前行,去抵抗生之虚无。
 
其实我想说的是,如果冬天过不去,活着已经是英雄。
 
我只要你活着,好好活着,接纳真实的自己。
 
曲径通幽,终能柳暗花明。
 
作者:群若,自由撰稿人,心理咨询师。以感性理性悟性的整合,写温暖而走心的文字。微信公众号:微和若(qunruo)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一个专业的心理平台,提供心理咨询、内容、课程、测评等服务。来这里和我们一起,开启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推荐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