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武志红:我们不缺德,缺的是规则

武志红:我们不缺德,缺的是规则

一发生缺德的事,常有一个论调说——道德日下,人心不古。
但是,我们不缺道德,缺的是规则。
世界总是复杂的,但纷繁复杂的人际关系和社会,都可以归到三种层级的关系上:一元关系、二元关系和三元关系。
 
一元关系即,不管一个关系场中有多少人,都只有一个人,或一方力量说了算。
一元关系必然意味着,其他不能说了算的人被严重剥削和控制。
 
二元关系即,关系场中有两个立场方存在,他们在争夺控制权。
二元关系即可以向成熟的三元关系发展,也可坍塌成一元关系。
 
当控制权的争夺结束,一方掌握绝对的话语权,另一方只能服从,这就是坍塌成了一元关系。
 
一元关系的本质是,我是好的,我之外的世界,能被我掌控的就是好的,不能被我掌控的,就是坏的,是敌意力量,该被灭掉。
 
二元关系的本质是,我是好的,该存在的,你是好的,也该存在的,而你我之外的“它”,是坏的,该被灭掉的。
 
例如,两个人凑到一起,说第三方的坏话,就是二元关系。
 
必须为这种看起来不太高明的做法辩护一下——这至少是从一元关系到二元关系的一个过渡,总比一个人和谁都处不来要好。
 
也从这个意义上,像娱乐明星和新闻热点都意义非凡,因为它们成了公众们的谈资,并且大家在谈论它们的时候可以增进关系。
 
三元关系即,我是好的,你是好的,它也是好的,整个关系场中,没有谁是不配存在的。
 
不过,三元关系中最常见的情形是,构建一个基本公平合理的规则的“它”,成为仲裁者,于是我你它就构成了一个三角形。
 
人性也可以计算,可以丈量,当然是从比喻的角度上。
 
用几何学来看,一元关系是一个点,二元关系是一条线,都没有空间。
 
这也是我们的感知,如果活在一元关系的世界中,除了那个说了算的,其他人都感觉到没有了空间。
 
如果是二元关系,那么也将是永远处于争斗中,也即试着吞噬彼此;
 
但三元关系,是三角形,一下子就有了空间存在。
 
所以,有好的规则,同时它能被立为仲裁者,得到尊重和遵守,这时大家的空间都能得到确立。
 
然后在这个空间内,就不仅有了现实的利益和权力空间,还有了创造力、想象力和活力的存在。
 
还可以说,二元关系是权力争斗不休的世界;
 
而一元关系虽然灭掉了权力争斗,但却是一片死寂、万马齐喑的存在;
 
只有三元关系,才是均衡、同时又是生动活泼、万物生长的世界,不过这个世界必然会是纷繁复杂的。
 
好的规则,我称之为“神圣第三方”——
 
它虽然有点高高在上,但基本是尊重关系中所有人的存在的,它不是为了凌驾于人,而是为人服务的规则,并且需要关系场中各方博弈而达成。
 
而坏的规则,它会拉低关系场的层次。
 
例如,前不久的一个热点,高铁霸座男孙某。
 
高铁上,我买了座,就该享受这个座位的使用权,别人不得侵犯。
 
而收我钱的一方(高铁方)必须维护我的权益,这是个显而易见的规则吧。
 
高铁方说自己拿霸座男没办法,这件事我非常纳闷。
 
实际上,一切直接的关系,都是二元关系。
 
而坏的规则会确保一方的控制权,这会让二元关系坍塌成一元关系。
 
例如,孩子就得听父母的话。
 
如果这是一个明确规则,那么亲子关系就会从二元关系坍塌成一元关系,孩子的空间就会消失,孩子的一切都是父母说了算。
 
当然,如果只有好的规则,但根本不管事,那规则也就是不存在。
 
什么规则都不存在时,社会有一个好处,就是非常热闹,很有活力,这是整个社会停留在二元关系中,但代价是,成本非常高。
 
高铁霸座事件中,如果高铁乘警直接执行该有的规则,让孙某离开不属于他的座位,那么这件事就不会发酵。
 
但高铁方没执行规则,从关系场中撤去,然后整个社会都被搅进来,就像是全社会在和该男做二元关系的角力似的。
 
该男一开始被吓到了,后来发现即便被全社会骂,也没有带来实际惩罚,他又嚣张嘚瑟起来。
 
高铁霸座男的事情很简单清晰,但也有很多事情会变得复杂,这时我们如果讲道德,就讲不清,如果讲法律和规则,那就可以清晰,然后回到三元关系的范畴中来。
 
美国心理学家苏珊•福沃德提出了“情感勒索”一词,它也可以称为“道德勒索”。
 
基本逻辑是:他定义规则——“什么是情感和道德”,然后说你自主选择的行为不符合,而他倡导的某种行为才是,当你接受了他的定义并被迫去做他所倡导的行为时,你就被勒索了。
 
这种时候,都是以道德之名,行侵犯别人权益之实。
 
例如前段时间,一位网红律师,他带着孩子乘坐高铁,买了上铺,想换下铺,换的有些艰难,于是在网上发牢骚,谴责不愿意和他换铺的男大学生们。
这就是想以道德之名,侵犯男大学生们的权益。
 
的确,一个好的社会,人们容易礼让弱者,但这是“神圣第三方规则”得到确立并被广泛尊重的前提下,我自愿去做的,而不是被逼迫去做。
 
所以好的社会首先要有一个基本规则:只要我不愿意,任何力量不得侵犯我的基本权益。
 
有人举了美国一件事,几位黑人坐在星巴克,不消费,还待了很长时间,星巴克报警,警方过来,他们离开,这件事发酵后,最后以星巴克道歉了事。
 
这件事我不够了解,如果真是这样,那自然是,这件事会伤害美国,事实上泛道德化的政治正确,已让美国深受其苦,这也是特朗普能上台的原因。
 
胡适有一段话流传很广:
 
一个肮脏的国家,如果人人讲规则而不是谈道德,最终会变成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道德自然会逐渐回归。
 
而一个干净的国家,如果人人都不讲规则却大谈道德,最终会堕落成为一个伪君子遍布的肮脏国家。
 
有人说,这段话不是胡适说的,是假借了他的名义。就算不是他说的,这也是真理。
 
如果我们社会人人讲规则,不是乱讲道德,我们就会成为一个有人味儿的正常国家,并且道德会自然回归。
 
如果我们不讲规则,整天讲道德,那我们会继续堕落。
 
人们之所以那么痛恨高铁霸座男和换铺的律师,也是因为我们非常反感道德绑架的表现。
 
几千年来,我们一直在强调道德,或许我们该换换方向了,好好讲讲规则。
 
作者 | 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心理学作家。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微博:@武志红;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一个专业的心理平台,提供心理咨询、内容、课程、测评等服务。来这里和我们一起,开启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