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苏金刚|被弟弟债务逼到离婚的女人:中国式好姐姐的付出,何时才能停止?

苏金刚|被弟弟债务逼到离婚的女人:中国式好姐姐的付出,何时才能停止?

文 | 苏金刚 责编 | 五花鹿
前阵子听到了好友的诉苦,当时我们在路边大排档喝着啤酒撸串,几杯下肚,她说,弟弟想结婚。
 
我还没来得及恭喜她,就听到她叹了口气:
 
女方父母那边要20万聘金,我爸妈哪里拿得出来。我自己刚买了房子不久,又要还房贷。现在要想办法弄这笔钱,真是愁死了。
 
我条件反射般想抛出一句:
 
为什么要你来承担这事?
 
但最后还是停顿了几秒,没接话。
 
因为之前听她说过很多次弟弟的事情,诸如:
 
自考本科还剩两三门,就不想再考了,说是考出来对于找工作也没什么用;
 
做事不踏实不认真,对生活无长远规划,总是需要人推动;
 
一直找不到女朋友;
 
以自我为中心,不知道关心家人;
 
除非过节,基本不会主动回去看父母.......
 
这些勾勒足以让我对这个弟弟有个大致的轮廓感了,朋友需要来解决这笔聘金,似乎也就在逻辑之中了。
 
而且我也知道,这样的情况并不是特例。
 
我所知道的“姐姐”们,几乎都或多或少承担了父母的责任,为弟妹提供着各种程度的照顾和付出。
 
好姐姐和弱弟弟,
 
成了中国式家庭一个常见的搭配。
 
1.好姐姐是如何养成的?
 
提到重男轻女,我们常常会想到欢乐颂的樊胜美,在弟弟和妈妈的索取中非常痛苦。
 
但事实上,大多数家庭中的好姐姐,都用一种近乎执念的热情在帮助着弟弟。
 
今年7月9日,山西省吕梁市村民高先生结婚,作为家里唯一一个儿子,他的整个婚姻都是11个姐姐包办的。
 
结婚花销32万,是11个姐姐凑的。
 
从设计、筹办、摆酒席,事无巨细,是姐姐们安排的。
 
其中婚房23万,是姐姐们一起买的。
 
而弟弟作为婚礼的主人公,什么事都不用做。
 
新闻一出来,大家开始为姐姐们打抱不平,但当记者去采访时,姐姐们都表示:
 
是大家想多了,我们心甘情愿。
 
 
就像朋友主动想要帮弟弟凑20万彩礼一般,高家姐姐们在七八岁就得下地干活,弟弟却什么都不用做的时候,就开始合理化这种过度的付出和被剥夺。
 
在中国,要养成一个全力付出的好姐姐,只要忽视就好了。
 
父母越冷淡,孩子越迎合,因为这是他们获得认可的唯一方式。
 
一旦出身在重男轻女家庭长大的女孩子,奉献是她们最容易靠近父母的方法。
 
为父母奉献,为兄弟奉献。
 
甚至和父母形成紧密的共生关系,成为第二个父母和家里的小大人。
 
从日常小事代劳、自愿辍学供弟弟上学,到拿出积蓄帮忙买房子、凑结婚彩礼、买奶粉尿布.....这些事情上,总有姐姐们忙进忙出的身影。
 
在日常小事代劳、自愿辍学供弟弟上学、拿出积蓄帮忙买房子、凑结婚彩礼、买奶粉尿布.....
 
这些事情上,总有姐姐们忙进忙出的身影。
 
比起过好自己的生活,拯救弟弟的未来更重要。
 
就像我的好友一样,多年来花尽自己的精力和积蓄,无心恋爱结婚,放弃掉自己的读研梦想,却为弟弟的懦弱无能一筹莫展,反复焦灼。
 
2.重男轻女的受害者,何止姐姐一人?
 
一段不健康的关系,肯定不止一个受害者。
 
心理咨询师黄敏燕分享过,她妈妈和舅舅的故事。
 
妈妈是当地的老师,为了给舅舅创造一个好的教育环境,她让舅舅小学初中都和她住在一起。
 
可遗憾的是,舅舅偏偏不会念书,妈妈只能费劲心思帮他做了安排。
 
先是做主让他学木匠手艺;
 
木匠没学成,又帮他张罗了一个小书店;
 
小书店亏本之后,又送他去学做豆腐。
 
接下来,娶妻生子、买房置业,全是妈妈一手操办的。
 
但尽管得到姐姐这般付出,舅舅却一点也不开心。
 
在妈妈眼里,他就像一个被惯坏的老小孩,让人不敢放心,更不敢放手。
 
即便是成了家,舅舅家的存款也归我妈管,舅舅舅妈大事小事全听我妈的;
 
一旦舅舅忤逆妈妈,妈妈就会想起这么多年的苦心付出,大呼委屈哀怨,觉得自己被辜负。
 
在姐姐浓浓的“爱意”中,他活似一个软绵绵的牵线木偶。
 
从没有机会给自己的人生负责,更无法感受到自己的价值,也只能借着香烟、酒精、性和武侠小说,来逃避现实中的无力和挫败感。
 
在这样的人生范式中,还有第三个受害者:姐姐的新家庭。
 
今年8月份,江苏扬州37岁的樊女士遭亲生母亲堵门8个小时,要求她给弟弟偿还债务。
 
早在2016年,樊女士同母异父的弟弟欠债一百多万;
 
到了2017年,生父老房拆迁分得了3套房子,樊女士将其变卖,拿出钱来帮弟弟还债。
 
但没想到弟弟又在外面多次欠债,妈妈再次上门要钱,第一次给了8千块,第二次樊女士一气之下拒绝再为弟弟还债。
 
为了防止母亲再次堵门打扰丈夫和女儿,樊女士当场做出一个惊人的决定:和丈夫离婚,把母亲接来一起住,以绝后患。
 
被弟弟捆绑的姐姐,很难再组成一个完整的新家庭。
 
后台有读者抱怨说,父母的吵架大多源自妈妈对小舅舅的过度关照。
 
她和爸爸都非常厌恶舅舅一家,但妈妈却总沉浸在姐弟亲情中无法自拔。
 
知乎上网友@华仔,因为老婆无穷尽地转钱帮扶弟弟,沟通无效,办理了离婚。
 
我还记得欢乐颂中的一集。
 
樊胜美的家庭关系被男方的家人反对,恋情发生了危机,这或许代表着大家对“扶弟魔”的恐惧。
 
毕竟,在这段关系里,无论是不断辛苦付出的姐姐,被照顾的弟弟,还是新家庭中委屈的姐夫和孩子,都会被牵扯进一个黑洞,无一幸免。
 
3.独享的人生,才有幸福的可能
 
在这样纠葛的人生中,传统观念和父母也许是始作俑者。
 
但要想解决问题,最关键可行的钥匙,却总是在姐姐身上。
 
只有姐姐敢于活出自己的人生,弟弟和其他的家人才可以往健康的方向去生活。
 
首先姐姐们要意识到父母的剥夺,以及可能的恨意。
 
身边好多女朋友会说到这样一个现象,就是
 
每年逢年过节或者年底,自己拿给父母的钱,父母会留起来,之后给弟弟。
 
尤其是混的比较好的女孩们,不论是赚到一些钱,还是拥有了一点社会地位,都是没办法独享这份成就的,总是处于被剥夺。
 
这种剥夺的背后,一部分是源自父母和自己的共生,我们不自觉继承了父母的责任,另一部分,也可能藏着父母一种浓浓的恨意——
 
对姐姐们生为女孩的恨;
 
对女性身份的鄙视;
 
甚至,有的妈妈也会把自己生为女儿的这种羞耻和恨,全部投射到自己的女儿身上.......
 
在这样的情况下,姐姐们即使百般讨好,也得不到自己想要的关注和认同。
 
因为在父母心中,出身那一刻开始,我们注定被忽视。
 
其次,姐姐们要真正拿回自己的人生,不但需要对弟弟们放手,还要拿回属于自己的个体力量——女性的力量。
 
这个力量从哪里找?那就是,完成与母亲的分化。
 
不再生活在被母亲认同的世界;
 
不再过度分担母亲的责任;
 
不再紧紧迎合母亲的需求......
 
曾奇峰说:“背叛就是成长。”
 
只有你脱离与母亲融合共生的关系,才能拿出自己做为一个女性独立的身份与力量。
 
也只有你选择了独立,才能给弟弟、新的家庭成员一个更完整的人生。
 
最后
 
其实最后在给姐姐们写建议时,我内心感到一阵悲凉。
 
明明错的不是她,却只能通过她自己的改变,来换回所有人的人生。
 
那些重男轻女的传统和父母们,也许从来都不知道:
 
重男,是在废掉弟弟;
 
轻女,是在耗掉姐姐。
 
我们常常说人生而平等,
 
但却没想到,
 
此生最大的不平等,却是生我们的人造成的。
 
直到2018年,这样的事情还是每时每刻发生在社会中的各个角落。
 
如果可以,我更宁愿这篇文章被父母看到,而不是成为20多年后姐姐弟弟们纠结人生中的,一个痛苦的揭穿。
推荐 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