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武志红:60%的家庭问题,都因为没处理好这种关系

武志红:60%的家庭问题,都因为没处理好这种关系

在中国家庭,如果你和父母辩论,最后都指向一个问题:你要听我的。
我吃的盐比你吃的饭多,我走的桥比你走的路多,我经验这么丰富,所以我高明,你很傻,你得听我的。
我挣钱比你多,我劳苦功高,所以你要听我的。
归根结底就是你要听话。
 
所以有时候,我们在中国辩论,
 
招数之一就是对方和你对话,
 
经常将事件讲得特别复杂。
 
但事实上你说讲那么复杂干嘛呢?
 
不是就为了让我听你的吗?
 
但是我要问:为什么我就非得要听你的呢?
 
所以有必要跟大家谈谈,
 
中国关系中的浆糊逻辑和边界意识。
 
01
 
什么是浆糊逻辑?
 
先讲一个故事。
 
一位美女,她从朋友圈知道前男友订婚了。
 
一开始她感觉很落寞,有被抛弃的感觉。
 
当朋友给她发了一张前男友订婚照,
 
她突然之间生出了一种感觉:祝福他幸福。
 
我听到时候,我的感觉是释然和轻松。
 
后来我把这种感觉反馈给她,
 
她想了想说:哎呀,武老师,真是这样子。
 
那为什么会轻松?会释然呢?
 
她看见的那张照片,
 
除了前男友和他的结婚对象,
 
还有大量双方家人。
 
她感觉到两个人的事是两个家族的事。
 
结婚、生孩子、买房子,未来孩子入学等等,
 
都得要经过各自家族重要相关人士的同意。
 
她觉得这是一个巨大的网,
 
非常粘稠的人际关系,她非常恐惧。
 
这个美女意识到,她结婚的意愿非常薄弱,
 
她宁愿单着,也不想进入到这么复杂的人际关系里。
 
可以看出,她是对这么多的人,产生了恐惧。
 
这一种粘稠的人际关系,
 
我叫它浆糊逻辑。
 
浆糊逻辑其实是我的发明的一个词。
 
作为中国人,我们都知道
 
中国式的生存智慧里有一句名言:难得糊涂。
 
你看国外电影,尤其是看欧美电影,
 
你会发现他们从不说难得糊涂。
 
而是经常为一件小事儿较真儿,
 
而后必须分个对错,把事情理明白。
 
但是在中国却经常说难得糊涂。
 
因为假如我们的人际关系是一团浆糊的话,
 
你非得要分清楚,那可能会出现巨大的问题。
 
所以在这个一团浆糊的人际关系里头,
 
你就干脆糊涂一点,大概齐活着就行了。
 
这叫做浆糊逻辑。
 
02
 
什么是边界意识?
 
浆糊逻辑相对应的是边界意识。
 
边界意识简单理解就是:
 
我是我,你是你,
 
我的事是我的事,
 
你的事是你的事。
 
你的事如果想让我帮你,过来跟我说。
 
我的事如果我没有对你发出邀请,请不要干涉我。
 
而且我的事情纯粹是我的,
 
我爱干嘛干嘛,和你无关。
 
你不舒服,你不愉快,那是你的问题,
 
我做我的事时,不需要征得你的同意,
 
除非我邀请你。这就是边界意识。
 
当我这样定义浆糊逻辑和边界意识的时候,
 
你可能觉得人确实应该活得清晰一点,
 
不应该活在浆糊逻辑里,
 
但是如果我给展开来讲,我想大多数朋友,
 
可能都会深深感觉到自己
 
真的是活在浆糊逻辑的世界里。
 
03
 
“你的事就是我的事”
 
东北人聊天的时候经常都说
 
咱哥,咱家,咱姐,咱们……
 
这是什么意思?
 
就是让界限消失,变得很亲密。
 
比方有一次,
 
一个朋友想让我帮他孩子的忙。
 
我和他的孩子都在广州。
 
他就对我说:
 
兄弟,以后我女儿就是你女儿,
 
你把她当做自己孩子来管,来养就行了。
 
我立马就觉得,
 
天哪!一个巨大的重担背在我身上。
 
其实是你的孩子嘛,
 
我最多只是是过来给她帮帮忙。
 
这就是一种最常见的浆糊逻辑。
 
即我的事是你的事,你的事是我的事。
 
我们之间不分彼此。
 
那么这个逻辑再往上延伸,
 
就是我的事是所有人的事,
 
所有的人的事都是我的事。
 
比方我们经常攻击农村出来的年轻男人,
 
把他们称为凤凰男。
 
当然我现在也是典型的凤凰男,
 
因为我现在的收入等各方面都很好,
 
那我的家人呢?
 
我的哥哥姐姐就都在农村里头过得很普通。
 
这时候你会经常出现这样的情形,
 
就好像一个人会把全家人背在自己的肩上,
 
其实这时候你就活一个浆糊逻辑里,
 
所有人的事都是我的事。
 
04
 
我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我再讲一个浆糊逻辑,
 
我把它称为叫做透明幻觉。
 
什么叫透明幻觉?
 
就是我和你是一体的,
 
你我之间不需要多说什么,
 
就知道彼此的想法。
 
很多女士在谈恋爱的时候,都会有这个问题。
 
很多女性觉得,你爱我就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
 
天哪!又不是你肚子里的蛔虫,
 
我怎么知道你在想什么?
 
所以男人通常就会这么说:
 
拜托了,求求你跟我说好不好?
 
你跟我说了,我很愿意配合你。
 
但是女人就会说:
 
不,你爱我就应该知道我在想什么。
 
就好像在说我们之间是透明的。
 
(此处脑补SHE的一首歌《他还不懂》)
 
再讲浆糊逻辑,这也非常常见,
 
就是我们等于我,你们等于你。
 
我和一个女人结婚了,
 
我所有家族的人,就是我们,
 
你所有家族的人就是你们。
 
然后两个家族中任何两个人发生事情,
 
都意味着我们两个家族的事,
 
都意味着我和你之间的事。
 
我有很多来访者、很多故事都这样。
 
他们在结婚的时候,
 
应酬不当会非常地累。
 
很多事情都要你操心,
 
但因为某件事,
 
你应对得不是那么地好,
 
结果有人就会记你一辈子。
 
就是你们家的谁谁谁,
 
对我们家的谁谁谁不尊敬。
 
你为什么就不能够搞定这件事情呢?
 
这会导致一个问题:小家庭的感觉特别薄弱。
 
你不容易构成一家几口的核心家庭。
 
男女各自活在自己的家族里,
 
因为这是我们,那是你们。
 
这也会导致,很多小家庭有很严重的问题。
 
还有一个黏连逻辑,
 
所有的事黏成了一个整体,
 
没有一件事是单独的。
 
那这会导致什么现象呢?
 
比方说吵架的时候。
 
你会把一辈子的事都翻一遍。
 
你觉得所有的事情是混在一起的,是一个整体。
 
任何一个不愉快的事都代表着你对我怎么样。
 
所以,一吵架都要翻一辈子的旧账。
 
浆糊逻辑,
 
其实都是共生心理的一种延续。
 
什么叫做共生心理呢?
 
这个说法现在已经得到一种公认,
 
就是6个月之前的小婴儿,
 
活在这么一种感觉里,
 
我和整个世界浑然一体,
 
我和妈妈是一个人,即我就是妈妈,
 
妈妈就是我,我就是世界,
 
世界就是我,我们沟通
 
使用一个身体,一种心理。
 
所以也就是说6月之前的小婴儿,
 
他没办法去分辨我和妈妈之间的区别。
 
所以有时候小婴儿就干这么一件事情,
 
他咬咬自己的手指头,
 
再去咬咬妈妈的手指头,
 
有些妈妈可能就会觉得受不了,
 
觉得你在攻击我,在咬我。
 
但实际上孩子在干嘛呢?他在检测。
 
到底我们两个是一个身体,还是两个身体?
 
咬自己的手指头疼,咬妈妈的手指头我不疼。
 
他就明白,哦,原来我跟妈妈好像不是同一个人。
 
他拽拽自己的头发,再拽拽妈妈的头发,
 
这也是在做检测。
 
所以6个月之前,叫做正常共生期。
 
6个月之后,如果你还活在共生现象里,
 
就叫做病态共生。
 
05
 
为什么我们会活在浆糊逻辑里?
 
有很多妈妈,孩子已经十六七岁了,
 
她会非常骄傲地对我这样说,
 
我和我的孩子是朋友,我们之间没有秘密。
 
拜托,这叫做病态共生好不好?
 
心理学有一种说法,
 
如果你的孩子没有秘密,他就没办法长大。
 
因为孩子成长的过程之中,
 
先是和妈妈是一体的,
 
比方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
 
出生就是一种分离,但出生肉体分离之后,
 
孩子心理上还觉得和妈妈是一体的,
 
然后在心理上再分离。
 
到了十八九岁后,身体上就彻底离开家,
 
实际上成长的过程,
 
就是不断地和妈妈,和家庭分离的过程。
 
如果孩子不能够叛逆,没有自己的秘密,
 
那么这个孩子就没办法长大。
 
这就是为什么我们老说,
 
中国的孩子像是没有长大一样。
 
其实这种共生心理,演化出很多来。
 
比如大锅饭,吃饭的时候不能够AA制。
 
这个时候我们可以做这么一个思考,
 
所有的共生关系的原形,都是母婴共同体。
 
可以看见两个原形:母亲和婴儿。
 
把它延伸一点就是:圣母和巨婴。
 
什么叫圣母呢?
 
圣母会觉得她应该做一个无所不能的妈妈,
 
能够满足一个人所有的需求,
 
或者她应该能够满足所有人的所有需求。
 
圣母并不仅指女人,男人也可能是这样。
 
但实际上大家要明白,这也叫做投射,
 
为什么我老要去扮演全能的圣母,
 
去满足巨婴的所有需求呢?
 
因为我就是个巨婴。
 
在我的内心深处藏着一个没有被满足的婴儿,
 
这个婴儿期待着他所有需求都应该被无条件地满足。
 
所以,
 
当你是圣母的时候,你也是巨婴,
 
当你是巨婴的时候,
 
你一不小心就可能转到圣母的角色当中。
 
那什么是巨婴呢?
 
明明已经是成年人了,
 
但你的心理发展水平,还是个婴儿。
 
那这个时候你就藏着这么一个假定,
 
你的所有需求,都应该被满足。
 
06
 
稀里糊涂被剥削
 
共生关系一定藏着一个东西,
 
那就是剥削和控制。
 
这其实也是母婴关系的这个部分。
 
我想对妈妈们都说一句,
 
其实你们都很了不起。
 
在你们养一岁前的孩子的时候,
 
我相信敏感的妈妈都深刻地体验过一种
 
被你的婴儿严重剥削的体验。
 
心理学也是这样讲,
 
一岁前的孩子,他必然处在剥削中,
 
一岁到三岁之间的时候,
 
幼儿就和妈妈争夺控制权,谁说了算。
 
三岁之后才会发展得比较独立。
 
所以只要养1岁前的婴儿,
 
你就总会体验到剥削。
 
我们做个推理,
 
如果我们作为成年人,
 
活在共生的世界里,
 
就一定存在着剥削和控制的现象。
 
那么谁剥削谁,谁控制谁呢?
 
一般来讲都是巨婴剥削圣母,圣母控制巨婴。
 
为什么我们要不断地去使用糊涂逻辑,糊涂哲学?
 
为什么不让你活在一种头脑清晰的世界里
 
或者清晰的人际关系的边界中?
 
因为你糊涂了才能够接受剥削。
 
如果你很清楚,能守住你的边界,
 
你还能接受被剥削吗?
 
所以你会看见,
 
就是通常当你接受别人剥削你的时候,
 
总伴随着这么一个感觉——
 
你的脑子一下变得不清楚了,
 
那么这就意味着,你可能就要被剥削了。
 
同时你也会看见,这些在关系中,
 
很强悍的这个剥削者、控制者,
 
他们有非常强大的说服力。
 
他就要把你说晕了,就要把你说糊涂了,
 
最后他才能够这样去控制你、剥削你。
 
07
 
我的地盘我做主
 
与浆糊逻辑相对应的是边界意识,
 
也可以叫做地盘意识,
 
就是在我的地盘上,我说了算。
 
而边界意识,分为三种,
 
分别是地理边界、身体边界和心理边界。
 
地理边界非常简单。
 
从地理空间上,
 
这就是我的世界,我的家,
 
所以说我的家我说了算,
 
这是一条基本规则。
 
如果你没有你的地盘,
 
没有一个说了算的空间,
 
你是什么呢?你不就是殖民地吗?
 
那有人在你的地盘上,就是他说了算,
 
那其实这就是你的宗主国呀。
 
那么假如你是人际关系中的殖民地,
 
你想不想独立?
 
你想不想为自己争取一块儿我说了算的空间?
 
一个非常简单的现象,婆媳关系。
 
婆媳关系在中国是非常严重的一件事情,
 
是一种中国式现象,
 
当然韩国也存在这样的问题,
 
或者叫做东亚式现象,
 
除此之外其他的世界里没有广泛地存在
 
如此大规模的、普遍的、严重的婆媳关系。
 
为什么呢?
 
因为婆媳关系就是地盘关系,
 
这是媳妇的家还是婆婆的家?
 
好吧,如果是媳妇的家,媳妇说了算。
 
如果是婆婆的家,婆婆说了算。
 
一旦你形成简单的地盘意识,就非常简单了。
 
如果婆婆非得在媳妇的家里说了算,
 
这个时候,你就是一个想做宗主国,
 
那么媳妇就变成了殖民地,
 
当然做殖民地的人不舒服,
 
她要闹事,对吧?
 
我认为中国家庭中百分之五六十的问题,
 
都是源自于婆媳关系。
 
如果我们把地盘理顺了,
 
这些问题,就可以没有了。
 
无论是男人还是女人,
 
你要明白这一点。
 
特别是男人,
 
男人通常认为,这是我妈。
 
OK,你妈到你们家来,
 
也是在作客,好不好?
 
她来了不应该做主人,你要搞明白这个。
 
如果你不希望你的家庭乌烟瘴气,
 
你要明白这么一个基本的地盘意识。
 
我们有时候就要问问自己:
 
你是怎么失去你的地理边界的?
 
在我做咨询的个案里有这么一个统计,
 
60%来访者中的离婚大战,
 
都是生了一个孩子的时候,
 
需要带孩子,就把婆婆请到家里来,
 
结果最后女人之间就在家里头争地盘。
 
在生孩子、养孩子的过程中,
 
新妈妈会处在一种很脆弱的位置。
 
如果在你生命中最脆弱的时候受过伤,
 
你就会不原谅。
 
所以很多女人如果在这个时候受过伤之后,
 
就会耿耿于怀。
 
情感伤透之后,
 
两个人的关系就会出现裂隙,
 
然后逐渐开始发展恶化,
 
最终以出轨的作为表现。
 
这时候你把无论男方的妈妈
 
还是女方的妈妈请过来带孩子,
 
都是一件很辛苦的事,我们需要给予尊重。
 
但是这时候,你仍然要搞明白,
 
到底谁是主人,谁是客人。
 
接下来再讲另外一个现象,
 
这个现象比前面的现象还要严重,
 
叫做身体边界。
 
什么叫做身体边界?
 
我的身体我说了算。
 
身体边界不清,会引出一个非常严重的问题。
 
这个问题叫做躯体化。
 
躯体化是中国人或者东亚人,最常常使用的东西。
 
躯体化,是当某种情绪或感受出来的时候,
 
你不让它在情绪或心理层面流动,
 
你不面对它,不承认它,
 
它就会通过身体来表达,这就叫躯体化。
 
躯体化中最常表现的一个东西就是愤怒。
 
如果我不能够在言语上或情绪上对你表达愤怒,
 
特别是对你说不。
 
那么我就用身体来对你说不。
 
比方我现在经常对别人这样讲,
 
对不起,我太忙了。
 
因为我是一个直到现在为止
 
还是不能特别好地守住自己边界的人,
 
但比过去已经天壤之别。
 
太忙了是什么意思呢?
 
不是我想拒绝你,是我实在是太忙了,
 
所以对不起,要拒绝你。
 
这就有些严重了。
 
当我说忙的时候,我真的也会让自己忙,很忙。
 
就是以此来表现你看我没有骗你,我是真的忙。
 
当你说我很累的时候,你一定会让自己活得很累。
 
这就算了,也不过累和忙而已。
 
最可怕的是:
 
对不起,我身体出状况了,我生病了。
 
你们有谁有过这样的体验吗?
 
就是当你想拒绝别人,
 
你又拒绝不了的时候,
 
结果你生了一场病,生了病之后,
 
你就告诉对方,
 
你看,对不起,我生病了。
 
所以,我就可以不帮你了。
 
特别如果你跟自己的孩子打交道,
 
也会出现这样的情形。
 
如果你非常地强势,
 
自己孩子的吃喝拉撒睡玩,你都去控制他。
 
结果你的孩子很容易生病。
 
当他一生病你就发现,哎呀,
 
我得往后退一步,就不要再入侵他了。
 
其实就是孩子通过生病,来对你说不,
 
请你离我远一点儿。
 
在中国的老两口中通常有这样的现象,
 
即一般男人最后眼花耳聋,女人在整天在唠叨。
 
经常唠叨的人耳聪目明,精神矍铄,
 
被唠叨的人,他就眼花耳聋,为什么呢?
 
我实在是不想听你唠叨,
 
但是我又不能够拒绝你。
 
我就说,你看我耳朵坏了,
 
我可以拒绝你了吧?
 
我眼睛都看不清楚了,
 
我可以不理你了吗?
 
所以我想可能很多朋友开始一一对号入座了,
 
因为这在中国太普遍了。
 
接着我们再讲讲心理边界。
 
心理边界是什么呢?
 
在我的幻想世界或者思想的世界里,
 
又或者我的心理层面是有边界的,我说了算。
 
我可以不对你讲我的秘密,
 
就是我可以保守我的秘密。
 
但是很多父母特别受不了孩子有自己的秘密。
 
我见过大量这样的人,
 
他的孩子已经很大了,
 
还不能够给自己的门上锁,
 
连一个独立的抽屉都没有,
 
甚至电脑都不能够有密码。
 
当然中国夫妻之间也有这样的现象,常见于男人。
 
男人的电脑、手机等都不能够有密码。
 
这也是一种你不能够有你的心理边界的现象。
 
有了心理边界之后,有什么好处呢?
 
就是在我的思想的世界里,我爱怎么想都可以。
 
我再想得再可怕,再美好,再天马行空都没关系。
 
就是总之在想象的世界里头,我绝对地自由。
 
为什么我们的影视作品、文学作想、思想,
 
甚至我们的科技,原创精神特别差?
 
因为我们缺少心理的边界,缺少心理上的自由。
 
你必须有心理上的边界
 
才能够自由地想象和思考,你才有创造力。
 
如果你没有独立说话的权利以及自由想象的空间,
 
就会失去想象力。
 
所以才说,边界是文明的开始。
 
08
 
如何守住边界?
 
知道了拥有边界意识的重要性,
 
那很多人会问,
 
如果我的领地已经被严重侵犯,
 
要想守住自己的边界,该如何做呢?
 
我们在家庭里头,那都是亲人。
 
那是爸妈/老公/老婆甚至是孩子在控制我呀,
 
我怎么办呢?
 
有几个守住边界的绝招。
 
第一个叫做:不含敌意的坚决。
 
即我的态度很坚定,但情绪很温和。
 
我坚定地拒绝了你,但是我对你没有敌意。
 
我讲一个故事,
 
我读研究生的时候回到家里,
 
就发现我妈妈整天问我:
 
你谈恋爱了吗?你什么时候结婚呢?
 
关于要孩子你是怎么计划的?
 
就是这时候我就有一种感觉,总想躲避她。
 
但是我又就觉得不行啊,
 
这样会破坏我们的关系,
 
我就觉得需要解决这个问题。
 
我生于1974年,至今未婚,也没孩子。
 
我在河北农村长大,所以这其实这很不容易的。
 
结果我回到家里,花了一星期的时间,
 
当然我前面先做了大量的准备。
 
我主动地跟我妈妈谈,
 
我为什么是这么想的。
 
前两天,我感觉我妈很开心,
 
因为过去我躲着她,而现在她发现我主动跟她谈。
 
但是我妈无论如何只是个农村老太太,
 
我是北京大学的硕士,
 
而且我做了大量的准备,
 
所以她根本辩不赢。
 
我不发慌地一点点跟我妈解释,
 
她讲什么我都好好听。
 
我说妈妈你讲得很有道理,
 
但是你听听我的想法,看看有没有道理?
 
结果到了第三四天,
 
我感觉我妈妈有点怕我了。
 
到了第五六天,是我追着她谈。
 
从此以后关于我结婚生孩子这件事儿,
 
我妈妈说还是结个婚好,也就这么一句话。
 
她不会缠着我不断地去说,
 
你怎么回事儿,你为什么不这样。
 
所以这是一招。
 
我一控制你,你就按照我的来,
 
我既得到好处,我既剥削了你又控制了你,
 
我为什么不这么来呢?
 
09
 
让你疼
 
态度温和的辩论只能用在讲道理的人身上,
 
如果你身边的人不讲道理,
 
那又该如何守住边界呢?
 
可以从小事儿开始。
 
在一件事情上坚决不让步,
 
最终让控制者后退。
 
那么再往下发展,
 
还有一个简单的绝招,
 
就是“让他疼”。
 
心理学特别是精神分析理论这样讲,
 
攻击性是人类最大的一种本能。
 
就是说你想进入我的地盘是吗?
 
我让你疼,把你打出去,
 
以此告诉你,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样,
 
这是我的地盘,我不会按照你的来,
 
如果你来,你就会付出代价。
 
所以我们都知道,
 
在动物世界里头,它们都为了地盘搏斗。
 
它们只要力量不悬殊,通常不打斗。
 
为什么呢?
 
打斗是件非常恐怖的事情,会两败俱伤。
 
所以只要做出姿态,
 
让对方适当地疼,就可以。
 
我讲一个事儿,我有一位来访者,
 
他的妈妈从小就严重地控制他,
 
不听就打或者骂,
 
又或者发动全家人一起来攻击你,
 
总之是她千方百计就得让你听她的。
 
后来我这个来访者找我做咨询,
 
这时候他的妈妈已经将近80岁。
 
他的妈妈从老家到了广州来跟他一起住,
 
我这个来访者就不断地去反控制他妈妈。
 
过去,在他爸妈家的时候,
 
他妈妈经常持之以恒地教他,
 
怎么使用垃圾筒,
 
你应该怎么放那个塑料袋,
 
应该什么时候把它拿走,结果他深受其苦。
 
结果他妈妈这次到他的地盘上来了,
 
他连续三个月的时间
 
持之以恒地教他妈妈怎么使用垃圾筒。
 
结果谁想到他这样攻击他妈妈三个月后,
 
他妈妈突然之间变结实了。
 
他再去攻击他妈妈的时候,
 
他妈妈就开始给他用幽默的方式开玩笑,
 
开始化解这个事情。
 
为什么出现这种事情呢?
 
这就是攻击性的价值。
 
过去的时候,我能轻易地进入你的地盘,
 
我能轻易攻击你,甚至剥削你,
 
我为什么不这么做呢?
 
这样做很爽啊。
 
但是现在当知道你不好惹,
 
我只好不要轻易地去攻击你了。
 
你攻击我的时候,我还可以用幽默化解一下。
 
所以有些控制者之所以呈现得那么脆弱,
 
是因为他可以使用一哭二闹三上吊
 
或者更强势的方式来控制你。
 
当他逐渐地明白,
 
无论他怎么做都控制不了你,
 
他就学会接受这个事实,从此调整自己。
 
所以这个对于严重的控制者,
 
就真的是要让他疼。
 
但是我特别想说,最简单的一点
 
就是守住你的地理界限,
 
如果你能守住你的地理界限,
 
这个心理界限,身体界限,
 
这都变得非常非常简单。
 
特别是如果你的家庭里有一个严重的控制者,
 
而且他真的为了控制你可以不惜一切代价,
 
那你该怎么办?
 
别请他到你家里来,这不就好了吗?
 
最后做一点引伸
 
不知道有没有一些朋友听说过,
 
在中国,好像我们的教育里,
 
经常缺了逻辑这一环。为什么?
 
因为逻辑在我的理解里,
 
是在边界之上产生的。
 
如果我说,
 
我是你,你是我,我们是一体的,
 
那么我们简直是糊涂的或者混沌的,
 
那要逻辑干嘛?
 
直到说我是我,你是你,
 
妈妈是妈妈,婴儿是婴儿,
 
有了这种你我分化的开始,
 
才是逻辑的开始。
 
所以,浆糊逻辑和边界意识,
 
不仅仅是浆糊逻辑和边界意识这么简单,
 
它还意味着逻辑的开始。
 
有了边界,
 
你就有一个充分地思考和想象的空间。
 
很多伟大的创造力,伟大的思想就可以产生!
 
以上是我在凤凰卫视“世纪大讲堂”的演讲内容。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