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十三号室的惨叫声” :没有一个孩子,是来这世上当奴隶的!

“十三号室的惨叫声” :没有一个孩子,是来这世上当奴隶的!

昨天早上,刚醒来后刷微博,看到一段视频,讲“十三号室的叫声”。
十三号室,是山东临沂杨永信的戒网瘾中心的电击室。
听了一下,那叫声该是一个十来岁孩子的尖叫。
 
他像是在遭受酷刑,哭喊声非常惨烈,并且还在叫“妈”。
 
到了下午,微博上的新闻说不是电击,而是一位8岁患儿发出的哭声,13号室已经关停。
 
这个结论引起了一些网友的质疑。
 
也许是因为那个声音太像之前柴静在13号室拍的纪录片《网瘾之戒》中少年们的哭叫声,所以才引来浮想联翩,在人的脑里挥之不去。
在那个纪录片里面,13号室产生了各种各样的“奇迹”。
 
一个个哭闹着不愿意进去、甚至打骂父母的青少年,只要被拉进去13号室电击40分钟,便情绪平静、眼神黯淡地被搀扶着出来,主动拥抱了父母。
 
看到效果后家长们惊喜的表情,更让人感到悲愤。
 
一个正常的社会,杨永信及其帮凶,以及这些把孩子送到这里的家长们,都该被关进监狱,最好也亲自品尝一下被电击的感觉。
 
因为他们都是“杀死”孩子精神和生命力的凶手。
 
chapter 01
 
由这件事,我想到,最近几次回河北农村老家,都会遇到老乡们来求助,原因一样:
 
孩子不能出门了,从小学到刚成年的都有。
 
这些孩子们多数会沉溺网络。
 
极少数的,也是更让父母们担心的,是连电脑和手机都不玩了,好像丧失了对一切事物的热情。
 
一旦到了这个地步,家长们会发现,孩子们能有网瘾,对网络、电脑和手机有热情,竟然还是一件相对比较好的事。
 
这些孩子们为什么会这样?
 
一个基本原因是,
 
他们失去了在真实世界中的主体性。
 
人如果在关系中,能够感觉到自己是主动的、有主体感,而不是奴颜婢膝的,就愿意进入到关系。
 
相反,人就会想从关系中后退。
 
 
例如,
 
孩子王之类的,是很愿意去构建关系的。
 
因为他们在享受自己在关系中大权在握的感觉,他们会发现,人和人的游戏更好玩。
 
他们不大容易沉溺到网络游戏中,即便也玩,也热爱,但抽身很容易。
 
相反,
 
那些只能讨好别人的孩子,他们不愿意进入关系。
 
无数人存在这个问题,只是程度轻重。
 
程度不太严重的,在关系中会感觉到损耗,但还能承受。
 
只要时不时地退行到相对封闭的世界中,甚至是只有自己一个人的房间中,就可获得休息,然后再进入到关系中。
 
程度太严重的,发现自己在关系中是永远的弱者,谁都打不过,谁都比自己强,自己也没有社交技巧和权力手腕,或者好成绩,去让自己在关系中某些时刻某些场合获得优越感,那就有比较大的可能,彻底退回到封闭中。
 
极端情形下,一个孩子成绩极好,人也有其他优点——例如非常好看,但性情柔弱无比,在学校里只能被欺负,那也可能会严重后退。
 
chapter 02
 
讲一个清晰点的例子吧。
 
一个孩子,人高马大,成绩尚可,但再也不能上学了,疯狂地打游戏,为了打游戏干了一些匪夷所思的事。
 
他家人来找我求助,是想让这个孩子戒掉游戏。
 
聊了一会儿后就清楚了,这个孩子虽然人高马大,但哪怕一个小他几岁个子矮他很多的小孩,都可以随意欺辱他。
 
这太严重了,所以他不愿意进入真实世界的游戏场,他要退回到虚拟世界的游戏场,在那里,他是高手,他可以获得尊严。
 
为什么会这样?
 
原因非常简单,他的父母太粗暴了,常常虐打他,而且不许哭,不许有任何反抗。
 
可以说,最初欺辱他的,就是他的父母,程度非常严重,并且是婴幼儿时就开始的,这给他埋下了超严重的无助感。
 
 
有些例子就太常见了。
 
很多父母会这样做:孩子成绩不及格时,对孩子百般训斥刁难,可孩子好不容易考及格了,按说这是巨大进步,可父母却说,你怎么才及格,你看看别的孩子。
 
例如,一个孩子永远都在前五名,还考了一个第二,可家里的【王者】——超能干的爷爷却说,只有第一才有价值,因为最后胜利者只能有一个,所以你的前五和第二毫无价值。
 
这样做的家长们,都是在说:
 
不管你多牛逼,我都可以打击你欺负你,你在我面前永远都低我一等。
 
当你们做得太严重时,就要小心你的孩子,要么向你认同,变得和你一样暴力,这样虽然不好,但更愿意进入社会。
 
更糟糕的是,如果真被你欺负坏了,变成无助的弱者,那他们就有可能会选择严重的后退。
 
也有一些情形,父母都是超弱小无助的,他们永远都在被欺负,他们没对孩子暴力,但一直都在教孩子胆怯地活着,这也会引出类似问题。
 
我们得清楚:孩子,和你自己,都需要带着主体感进入世界。
 
你是你生命的主人,你做的选择,主要是你发自内心而做的。
 
先得有这股劲,然后可能会熊一些,但可以在这个基础上学会懂得规则,懂得尊重别人。
 
如果没有这股劲,那什么都不会有了。
 
温尼克特那句话是经典:
 
需要一个不报复的人(即父母),来滋养出这种感觉——世界准备好接受你的本能喷涌而出。
 
chapter 03
 
网瘾这个词,以及作为疾病的诊断,是先从中国开始的,虽然这两年欧美也接受了这一定义和诊断,但同时也要看到这个巨大差异。
 
西方一直不怎么认为,沉迷网络是个问题;
 
东亚社会,从网络最初出来没多久,就发现网瘾这个大问题了。
 
一个数据对比是,全世界的百分之九十以上的网瘾戒治机构,都在东亚,其中大多数在中国。
 
孩子本来有旺盛的生命力,可在东亚社会,他们既不能主动做这个,又不能主动做那个,生命力只允许被释放在学习中,可即便学习,也是父母和老师们说了算。
 
现在更痛苦的是,连在游戏中释放自己的本性,都要被抑制。
 
回到最初13号室的那声尖叫,我感受到一个人的本性被捻灭。
 
甚至,成为了奴隶。别人意志的奴隶。
 
然而——
 
人,来到这个世界上,不是为了被奴役,而是为了活出自己。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一个专业的心理平台,提供心理咨询、内容、课程、测评等服务。来这里和我们一起,开启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推荐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