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父亲疑似猥亵女儿不违法?亲生的,也不行!

父亲疑似猥亵女儿不违法?亲生的,也不行!

文 | 五花鹿

昨天一早起来看到一则新闻,我整个人气得发抖。
这则新闻是这样的:
具体的事情发生在前几天。
 
高铁上有人录像曝光了一则疑似猥亵的事情,引起了很多网友的关注。
 
如果不是太气了想写这篇文章出来,
 
我不会忍心再看第二次。
 
在这个视频中,这个被叫“爸爸”的男人不断在对一个女孩做疑似猥亵的动作:
 
时不时拉起孩子的衣服;
 
抚摸她的背部和臀部;
 
不断地亲吻脸、脖子,试图亲吻嘴巴......
 
小女孩一直很抗拒,不肯被亲,努力捂着嘴巴,但男人却一直无视反抗,不断试图去靠近她。
据拍摄视频的人说:
 
爸爸甚至把手伸进去孩子的下半身,女孩说:痛,爸爸不要又摸我屁股了......
 
而女孩的妈妈和外婆就坐在两边,无!动!于!衷!
 
这个视频曝光出来后,所有人都在担心是否孩子是被拐卖的,担心孩子在家里会不会受到更严重的侵犯........
 
但最终给出的判罚却是:
 
亲生父女关系,行为不构成猥亵。
 
对这个结果,无论是网友还是媒体人都难以接受。
我对女孩的担心大大加重。
 
作为一名心理学工作者,我强烈地感受到这个父亲在不断入侵女孩的边界,而家里没人保护她。
 
但这个判罚似乎又在传递着某种信息:
 
是亲生的父女关系,你们放心。
 
但是,
 
亲生的父女关系,就不会有伤害的发生吗?
 
且不说父亲性侵女儿的新闻时有发生,
 
即使是发自内心的爱,
 
就可以这样亲密无间,不顾女儿的反抗吗?
 
亲生的父女关系,就可以没有边界,不尊重女儿意愿吗?
 
我想起了著名心理治疗大师弗兰克•卡德勒说过的:
 
生命中最不幸的一个事实是,我们所遭遇的第一个重大磨难多来自于家庭。
 
血缘关系从不是父母爱孩子的保证,
 
相反,它往往会给家长一种“我拥有孩子”的错觉,
 
经常成为侵犯孩子边界的理由和借口。
 
01
 
前阵子一位高二女学生在谈话节目中说出了自己的苦恼:
 
爸爸对自己的肢体接触太过分了。
究竟多过分呢?
 
只要四目相对,就会亲吻女儿;
 
用舌头舔着她的脸,留下口水的味道;
 
看电影时,一连两个小时都紧抱着她;
 
常常摸她的肚子,在她刷碗的时候摸屁股;
 
在女儿们洗澡的时候进来帮忙洗,
 
理由是:她们自己洗不干净......
 
甚至朋友在场的时候,也不放过:
对这样的接触,女儿无数次地表达抗拒:
 
真的不要这样!真的不要这样!
 
但爸爸不但不理解,还生了闷气:
 
我的孩子,就是我的身体。
 
小时候不也是这样吗?
 
我真的很爱她们。
 
她们在我心目中还是可爱的宝宝。
 
因为这样上节目,是不是太无聊了?
最后女儿知道忍无可忍,在节目里给爸爸下了最后通牒:
 
再不改变,成年之后不回家了。
 
其实她在表达的是:
 
你入侵了我的边界,我不舒服!
 
这些抗议在过去已经表达过无数次,直到女儿撕破脸,暗示断绝关系,爸爸才稍微了有一些意识:
 
只是直到女儿撕破脸,暗示断绝关系,爸爸才稍微了有一些意识:
 
父母和孩子之间,需要边界。
 
美国著名心理治疗师Whitfield曾经把『边界』的含义分为5个子维度,大概可以概括成2个方面:
 
身体边界;
 
精神边界。
 
所谓身体边界,指的是我们对自己的身体有绝对的掌控权。
 
常见的入侵有:靠得很近,不适合的肢体接触......
 
就像这位韩国父亲的抚摸、亲吻,表面上只是自己对女儿的亲昵,是父女间爱的互动。却丝毫不顾及女儿感受,也就是一种侵犯 。
 
而所谓的精神边界入侵,更为常见:
 
不听你的想法,说你不懂说你笨;
 
不尊重你的感受,说你“作”;
 
嘲笑你的个人信仰;
 
嘲笑你的朋友甚至社交方式......
 
可以看到,无论哪种边界被入侵,都会让人非常不舒服。
 
只是当入侵的对象是家人或父母时,总会伴随着“为你好”“因为我爱你”的糖衣炮弹。
 
因此我们即使不舒服,也难识别出来。
 
即使识别出来,在道德压力下,我们会困惑:我的感受是对还是错?
 
因此也无力抵抗,即使最后反抗了,也常常被忽视。
 
02
 
但是,对于孩子而言,这种以爱之名的入侵反而最伤人。
 
曾经轰动天涯的杨元元之死,就是一个边界入侵的家庭悲剧。
 
除了身体空间入侵之外,这个悲剧中还有严重的精神入侵,只是母亲一直都意识不到。
 
2009年11月26日清晨,杨元元在学校宿舍的洗手间,用一条毛巾和一条枕巾接在一起,一头绑在水龙头上,一头套在脖子上,而她蹲在地上,用这种难以想象的方式痛苦地结束了自己的一生。
 
杨元元为什么会自杀?
 
有人说是她研究生所在的学校逼死的,因为学校不让她的妈妈住在宿舍,否则毕不了业,但外出租房太贵,她们实在负担不起,不知怎么办之下女儿才选择了自杀。
 
但仔细一想,为什么杨母非要和女儿住一起呢?
 
她有房子有退休金有能力养活自己,为什么要和女儿黏在一起呢?
 
细看一些资料,真正的问题或许在她们的家庭内部。
 
这么多年杨母不断的边界入侵,也把她逼上了绝路。
 
女儿自杀前和妈妈的对话中,说到了这么一句:
 
如果当年你支持我报考大连某大学,现在一切都好了。
 
那或许就是她想要远离母亲、保护好自己边界的开始,可惜失败了。
 
之后她考了两次远方的公务员,也是因为距离太远都没去成。
 
同时母亲又不断向她靠近,在她大三的时候,就搬来和她一起挤在宿舍;研究生考上了上海,那是母亲喜欢的城市,自然也搬过来一起住。
 
在这样的入侵下,她自己几乎没有生活。
 
辅导员说,印象中她一项集体活动都没参加过,只是沉默地跟在母亲背后,听母亲讲话 。
 
她给弟弟写信说“你以后不要听妈的……”,并鼓励弟弟离开家去北京读研究生,也许只是想从他身上完成自己未完成的愿望。
 
大概是尝透了这种身心全方位被入侵的痛苦,自己不断被吞噬,逐渐消失,最后只留下我的身体,别人的意志。
 
无法守住自己的边界,实在是太恐怖了。
 
在一次次入侵的过程中,一个人的自我会被不断吞噬。
 
这样长大的孩子,内心总是浸染在疲倦和无力感之中。
 
疲倦,是因为在无数次反抗入侵中内耗极大,最后甚至变得麻木;
 
无力感,是因为拼了命的反抗却没有结果,人无法发展出独立的人格,无法独立依靠自己的判断和力量去面对世界。
 
这种被入侵后持续的自我压缩,也会让人在面对外界时更加退缩。
 
03
 
杨元元这样的悲剧或许极端,但日常中的入侵真的数不胜数:
 
窥探日记和手机;
 
不允许孩子锁房间门;
 
经常用“你不懂”来否认我们的想法和情绪;
 
不尊重兴趣、志向和对象......
 
在知乎上,时不时就有人这样倒苦水:
这些沉重的话题,都有一个共通之处:都发生在亲密关系之中,都错用了爱的名义,都侵犯了我们基础的边界。
 
回到早上那个新闻。
 
有网友说,亲生父女亲密一点没关系。
 
也许在这个事件中,父亲没有恶意,但我们还是不能对这样的事情掉以轻心。
 
因为,最严重的身体边界入侵——性侵——对人的摧毁也许就在这么一瞬间。
 
之前看过一部电影《热泪伤痕》,讲的是一个女孩一直怀疑母亲杀了慈爱的父亲,不断追求真相,最后得知是自己的记忆出了问题。
 
的确是母亲杀了父亲。
 
但父亲和她记忆中完全相反,喜欢酗酒,游手好闲,常常家暴母亲。
 
最严重的是,父亲性侵了她。
 
因此母亲为了保护她动了杀心。
 
而她为了能让自己活下去,记忆进行了修复,把那些不堪的过去给掩盖掉。但她的生活也变得一团糟,容易崩溃,抽烟酗酒,通过吃药来缓解压力。
 
那一下的入侵,要用以后漫长的人生去疗愈。
 
家,可能很有爱很温暖,也可能是一个煎熬的牢狱。
 
上个月回家的时候,一个民警叔叔告诉我现在婚内家暴报警,家暴者需要被拘留——这是一个很好的进步——我看到夫妻之间的权利和边界,有了被保护的空间。
 
但在此,我也希望亲子关系之间,也需要一些介入的空间。
 
尽管此事尚未确定是猥亵,但真的希望能深入调查一下,提供可能的保护。
 
今时今日,夫妻关系都可以不再是合法家暴的借口,
 
那么,
 
亲生的父女关系
 
更不该成为侵犯孩子的挡箭牌。
 
作者简介:五花鹿。满腔的少女情愫,都用来追求真实和逃离秩序。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一个专业的心理平台,提供心理咨询、内容、课程、测评等服务。来这里和我们一起,开启一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