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武志红:这届年轻人,活得不够无耻

武志红:这届年轻人,活得不够无耻

成年人之间谁也不容易摧毁谁。当别人感知到你是一个不好惹的人时,你反而容易得到尊重,也容易收获好的关系。——武志红
 
这届年轻人,好像活成了一个“忍者”。
 
工作时面对飞来横锅,感情时遇到狗血对象、生活中碰到霸座大妈,我们首选的,基本都是一个字:忍。
 
毕竟,忍忍就好了,忍忍就过去了,但事实真的是这样吗?
 
上面那段灰色的话,给了所有人答案。
 
它出自“心理学大咖”武志红之口。
 
如果说网络上口口相传的心灵鸡汤带给了我们前进的动力,那么武志红的这碗“汤”,却能让人看到一个真实、客观的自己,以及一个真实、客观的世界。
 
那么,在这位心理学专家眼里,是如何看待当代年轻人的焦虑和人际压力,又对我们这些以“社恐”自称的人有什么建议呢?
 
带着这些好奇,我们开始了今天的采访。
 
 
Topic.1 「焦虑:丧文化与压力」
 
 
○ 文字君:现在年轻人似乎没什么活力,经常以「社畜」、「真香」来自嘲,你如何评价这种丧文化的现象?
 
武志红:其实这是自由表达的结果,这些情绪以往也存在。
 
只是现在可以充分生动地表达,所以大家发明了各种各样的词,就显得好像是这个时代独有的,其实并不是。
 
我们可以这样来讲,以往大家都活在体系中,表达是严重受限的,是经过体系加工过的,而体系的筛选就是人的异化过程。
 
现在人更像是自己,现在年轻人比以前幸福多了。
 
丧就丧一点呗。
 
丧是一个自然而然的阶段,大家在这个社会上拼杀不可能总往前走吧,有时候你也想后退几步因为太累了,这是人性和时代的表达。
 
如果所有的声音都显得积极向上,我觉得这是很恐怖的。
 
○ 文字君:「北上广vs老家」是困扰不少年轻人的话题,你怎么看待大城市中的人际压力?
 
武志红:在我的理解中,大城市提供了很大的个人主义空间。
 
在这里我们对于人际关系有点儿淡漠,其实是好事,这意味着我们脱离了集体,回到了对个体的关注上。
 
这种个人主义的空间让我们不必去构建复杂的权力关系网保护自己,但是到了三四线城市,最重要的就是人际关系,其实就是权力网,大家必须抱团。
 
相对来说,在北上广年轻人会觉得缺少支持。
 
 
○ 文字君:现代年轻人的社交关系似乎更依赖网络,像微信日登录用户已超过10亿人,那网络社交关系是一种真实的关系吗?
 
武志红:网络中虚假的部分会引起一种匿名性的状态。
 
我们的一些子人格会出来,攻击性会更多地释放,会扮演想象中的自己,网上的沟通也没有人面对面沟通的这种张力。
 
虚拟空间既是对表达空间的一种补充,也带来一些问题,当然这些问题也是人性的一部分。
 
Topic.2 「表达:勇敢开口和自我调整」
 
 
○ 文字君:在人际关系中,有哪些提升表达力的方法?
 
武志红:勇敢一点儿,无耻一点儿,没心没肺一点儿。
 
比如芙蓉姐姐和凤姐,不管是内在外在如何,她们都愿意把自己表达出来,我觉得这很棒。
 
而且特别重要的是,你会看到芙蓉姐姐和凤姐都变得更好了。
 
她们把自己的声音表达出来,和这个现实世界碰撞,虽然会有批评攻击,但她们也出名,其实这就意味着有部分被容纳了,这种容纳反过来让她们感觉自己变好了。
 
一个好的社会就是要能容纳这些声音,因为它们也要存在。
 
虽然有时候会显得好像乌烟瘴气,但同时也丰富多彩,而且人在表达中也获得了疗愈。
 
○ 文字君:普通人没有芙蓉姐姐那么强大的心脏,当遭遇外界的负面反馈时该如何调整心态?
 
武志红:这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真挺难的。
 
如果你能发声,虽然可能会被嘲笑攻击,但意味着你把真实的自己拿出来了,这样才有活着的机会。
 
如果你从没有拿出过自己的真实自体,你就根本没活过。
 
外界的反馈也绝不可能都是批评,我在网上经历了一轮又一轮的围攻,但是同时也有很多人赞赏我支持我。
 
在这个过程中我的声音对一些人产生了很重要的影响,大家就这样一路交互地走下去。
 
还有一点,我们其实很多时候不知道自己内在是怎样的,我们需要将内在投出来。
 
日本的设计师山本耀司说自我是看不见的,碰上一个东西,反弹回来才能看见自我。
 
就是要在碰撞中才能了解自我,或者形成一个很强的自我。
○ 文字君:90后、00后多是互联网原住民,会把怼挂在嘴边,也被认为是活出自我的两代,你认可这种说法吗?
 
武志红:我觉得是。
 
精神分析理论主要探讨的就是攻击性,它说原始的生命力都是带着攻击性的,攻击性在社会上在关系中表达被容纳的时候,它就变成得以人性化的生命力。
 
首先你得表达出你的攻击性,这样你才有机会与这个世界互动、被包住。
 
其实最可怕的是把它闷在心里,这时候这部分就完全进入黑暗。
 
○ 文字君:你自己也遭遇过网络语言暴力攻击,如何理解键盘侠所代表的表达方式?
 
武志红:在任何时代键盘侠都多得不得了,比如说在明朝的时候那些清流不都是键盘侠吗?
 
他们自己不实干,但对于实干家们动不动就批判。
 
当我们处于一个观察者位置的时候,会觉得自己很高明,隐隐有一种感觉自己是法官,是上帝视角。
 
这实际上是抽离的,这可能意味着你不敢深入真实的生活,你可能只是一个生命的看客,你只有深入体验里面,变成体验者,才能与体验结合。
 
Topic.3 「关系:好我、坏我和完整的自我」
 
 
○ 文字君:说了500次辞职第二天又乖乖去上班了,这是人性的自相矛盾还是正负能量之间的和解?
 
武志红:这其实是意识与潜意识的问题。
 
你之所以没有辞职,是因为有些潜意识在发挥作用。
 
现在的流行语「积极废人」也是这样,我们总说要积极,但是我们在太积极的时候就感觉我不是我自己,所以需要用这个废人的方式去对抗这个积极。
 
这是非常奥秘的部分,我们不能轻易去否定矛盾。
 
我会这样讲,当你看见A的时候,就意味着你看见了-A,人性总是充满矛盾的。
 
○ 文字君:如何理解「看见A也看见-A」?
 
武志红:举个例子,一个特别积极的人往往会找一个特别丧的人。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积极是有问题的,但是在意识上不承认这个,所以才需要通过和一个外在的丧人在一起,来和自己内在的丧产生一个连接。
 
我跟你在一起是想吸纳你身上的一些东西, 这比追求幸福的动力要强多了。
 
吸纳这个词还不是很准确,还有一个说法是「本性自足」。
 
实际上我们拥有所有这一切,但因为有些部分离我太远了,我好像根本接纳不了我的那一部分,所以我就找到你,通过和你在一起了来唤醒我身上的那一部分。
 
意识上人们总是想寻找跟自己像的人,但是你会发现你碰见跟自己特别不像的人就有感觉,就来电。
 
 
○ 文字君:这也是你微博上提过的「你存在所以我存在」?
 
武志红:对。我们其实不知道自己是谁,看不见自己,而且不能独存。
 
“我”要通过一个镜子才能看见自己,所以我们和万事万物的关系都是和镜子的关系。
 
到具体的心理学中,当你在一段深度关系里深切感觉到另外一个人的存在时,也更能感觉到自己是存在的。
 
它是一个很抽象的表达,在哲学里就是自体和客体。
 
每个人都有一个“我”,这个“我”就是我们的内部世界,“我”之外的整个外部世界都是一个“你”。
 
当人特别有感知的时候,可能会进入一点神学的范畴,有一种合一的感觉,这时候你就会体验到你我消融。
 
Topic.4 「逃不开的网红话题:原生家庭、亲密关系、你说了算的人生」
 
 
○ 文字君:年轻人最关心的心理学话题莫过于「原生家庭」了,你认为原生家庭的影响大吗?
 
武志红:原生家庭的影响其实和人性是一回事。
 
如果说人是活在关系之中,那原生家庭就是最初的关系。
 
你可以想象一个孩子在三岁之前他在很多方面还是一张白纸,你在上面写的东西就是塑造了一个形状,那个形状本身就会固定下来,这当然会有很大的影响。
 
我们会发现有些孩子小时候发誓长大之后不要像自己的爸妈,结果发现自己越来越像他们,所以你很难逃离原生烙印,只能通过认识去改变。
 
当然如果原生家庭让你很不舒服,你可以逃离这个实实在在的家庭,而且最好逃离得早一点。
 
○ 文字君:宁愿单身也不愿进入一段稳定恋爱关系的人越来越多了,年轻人不想认真,撩完就跑,背后的原因是什么?
 
武志红:在北欧婚姻都有点消亡了,你会看到随着文明的发展,好像生育率就会越来越低。
 
我可以理解为文明本身就是为了让一个人更好地活出他自己,婚姻和家庭很重要的一个功能就是去处理恐惧。
 
我老了怎么办?如果没有支持怎么办?
 
过去活在家族社会里,是因为没有规则,谁力量大谁说了算。
 
但是一旦进入现代社会,有了规则法律,大家发现个人空间越来越多。
 
当年轻人发现自己一个人过得很爽的时候,让他们进入婚姻,生孩子,承担另外一个人的命运,他就会想这样值不值得。
 
所以我觉得这应该是文明的一种发展,因为个体越来越强了。
○ 文字君:你的新书叫《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人真的有可能掌握自己的人生吗?
 
武志红:当然有,我就算是。不管是有名的企业家还一些非常普通的家庭主妇,在我身边这样的人很多。
 
有些家庭主妇可能你不能用成功来形容她,但是她的人生如她所愿。
 
这些人基本上都是在很小的时候就有一种强烈的意识,我要怎么过、怎么活。
 
这不是说你能掌控你的人生,比方对我来讲,我是某一方面能掌握,某一方面严重掌握不了,能掌握的这一面就是因为在我很小的时候我就说了我要这么过, 而且一直在坚持。
 
我们可以这样讲,你外在的人生就是你内在的一种转化。我一直说我要过这种生活而且不断投入,长年累月最终创造了我的人生。
 
○ 文字君:作为一个心理学者和咨询师,对于90后和00后,你有什么想说的?
 
武志红:其实就是做你自己。没有人知道你该过什么样的生活,连你自己都不知道。
 
乔布斯是这样说的,最重要的是追随你的心灵,听从你的感觉,你的脑袋根本就不知道你要去向何方。
 
他说很多时候不知道为什么做这种选择,是感觉驱使着他,但有一天苹果系统出来后,他突然发现过去做的每一个选择都像一粒珍珠,而内在有一条线索。
 
我也常有这种感觉,不知道自己过去的选择到底为什么,但是我就想那么做,那个时候觉得这样不理性不明智,甚至觉得好像和现实是相违背的,但等到这一刻才发现过去的选择是如此有道理。
 
我觉得一个好的社会和家庭,是有空间让一个孩子遵从他的感觉去冒险去试错,在这个过程中让他们内心的东西逐渐出来。
 
Topic.5 「场外用户提问环节」
 
 
○ 文字君:我喜欢的和喜欢我的应该选哪一个?
 
武志红:相对来讲会建议选你喜欢的,虽然可能会受伤,但这样是把你的真实自我拿出来了,你知道这是“我”的选择,亮出了自己的主体性。
 
不过反过来讲,如果你对这个选择太恐惧,那就选喜欢你的。
 
中国小说里女人经常是个“妖精”,比方说许仙与白娘子,郭靖和黄蓉。
 
重男轻女导致很多中国女性的自我还没有成型,需要找到一个像容器一样的男人去容纳她的原始攻击性,慢慢变成一种人性化的生命力。
 
所以从这个意义上来讲,对还是个“妖精”的女人,选一个像郭靖这样的男人是有道理的。
 
一个妖精选一个妖精根本就处不来,一个老好人选一个老好人,家庭就会毫无生气。
 
○ 文字君:如何判断一件事情是否“有意义”?
 
武志红:你喜欢,能够让你投入其中。我听过很多这样的故事,比如说有一个咨询师,他可以说是互联网的元老。
 
他当年选择了工科,他的智商足以应付工科,但他毫无感觉。
 
终有一天他看见心理咨询师这个行业,就立马转过来然后花全力投入,现在成了非常好的咨询师。
 
十年前他的收入已经100多万,多好的收入,他做了咨询师以后每年三五十万,但他满意得不得了。
 
Topic.6 「接受60秒快问快答的挑战」
 
 
文字君:你的口头禅是什么?
 
武志红: 做你自己
 
文字君:有什么不为人知的小癖好?
 
武志红:吃饭的时候喜欢掰牙签或者撕纸,这也是攻击性的一种表现。
 
文字君:最欣赏哪种类型的女生?
 
武志红:极其感性的
 
文字君:所有的社会关系角色里,最喜欢自己的哪一个角色?
 
武志红:我自己
 
文字君:亲情、爱情、友情在你心中的重要程度依次是?
 
武志红:爱情、亲情、友情
 
文字君:什么是爱?
 
武志红:爱是深深的理解与接纳
 
文字君:如果明天是世界末日,会选择如何度过?
 
武志红:和喜欢的人在一起
 
 
文字君:什么是自由?
 
武志红:遵从你的心
 
文字君:请用三个词形容你理解的90后群体。
 
武志红:自我、创造力、瘦
 
文字君:一句话送给2019的自己,你会说什么?
 
武志红:好好活
 
尾声
 
 
对于许多充满争议的现象、问题与话题,武志红表现出的是平和、理解甚至赞赏。
 
只要是符合人性的,发乎人性的,能从人性中找到答案的,他都不会感到惊异。
 
这份对事物的合理化与平凡化解读也让闻者突然心生平静。
 
武志红是一个不那么典型的心理学者,这种非典型性也让他拥有了更广阔的市场。
 
看腻了心灵鸡汤的过分温情,看厌了理论文字的冰冷严谨,我们在他的作品中找到了底气。
 
毕竟,当有人感受着我们的感受,经历着我们的经历,思考着我们的思考,这样的文字总是更令人安心。
 
文转自公众号【字媒体】
——字媒体名人专访之《心理大咖武志红》
采访丨陈黎 谢凤仪
撰文丨谢凤仪
编辑&制图丨Eudemonia
图片来源丨现场拍摄图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