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武志红:好好睡一觉,是三亿中国人的奢侈品

武志红:好好睡一觉,是三亿中国人的奢侈品

前段时间看到一个热搜:三亿中国人有睡眠障碍。
 
而90后熬夜更是成家常便饭,三分之一凌晨1点才入睡。
 
90后比老年人面临更加严重的睡眠问题,84%的90后存在睡眠困扰,90后也被称为最“缺觉”的一代。
 
报告显示,3/4 的“90后”是在晚上11点后入睡,1/3 是在凌晨1点入睡。
 
我们新入职的一位同事就曾是“缺觉”一代——她每天下午1点上班,凌晨0点左右下班,晚上两三点入眠、甚至通宵成为了常态。
 
这样的常态,导致她辞职后,缓冲了3个月,都无法进入下一份工作。
 
理由是,她患上了轻度焦虑症。
 
这份“工伤”背后,其实还有更深层的原因。
 
今天的【武志红不定时谈心室】,跟你谈谈时代奢侈品:睡个好觉。
 
01 我们为什么会失眠?
 
解释一个常见的失眠原因:不能让头脑运转停下来。
 
因为人永远都在寻找关系,可是太多人,都没有建立起最基本的关系,即,「我」没有找到可以依恋的「你」。
 
这时,我们会寻找一个替代品,就是「头脑」,李雪曾称之为「头脑妈妈」,这是再恰当不过的形容了。
 
这就是非常原始的依恋失败。
 
一个孩子的自我发展,需要破多层壳。
 
首先是「自恋」,破了自恋后,可以进入到原始的依恋——母爱的怀抱;
 
然后要离开母爱怀抱,进入父母三角关系的家庭港湾;
 
再破了家庭港湾,进入社会熔炉;
 
再破了所在文化的社会熔炉,进入无限世界。
 
可是,太多人都没有找到最基本的依恋对象。
 
例如母亲不在,或母亲太弱,或母亲严重缺乏回应孩子的能力,于是,孩子就进入不了母爱怀抱,而停留在了「自恋之壳」中。
 
自恋之壳,这个形容不是特别精准,但可以这样想象:
 
作为体验者的「我」是一个孩子,面对外部世界各种担惊受怕,却没有可以依靠,而「头脑」就像一只大手,把「我」这个孩子给托住了。
 
即是说,没有一个外在的真实妈妈可以依恋,那就去依靠了自己的「头脑」,用它来保护安抚自己。
 
02 好睡眠是奢侈品
 
具体来说就是:
 
当遇到刺激的时候,当有不安的时候,头脑给予解释,头脑的理解带来了一种亦真亦假的安全感;
 
头脑还可以编织故事,如编织白日梦;头脑还可以屏蔽刺激,让自己对一些信息做选择性筛选……
 
但当头脑是照顾者的时候,就会带来一个问题——它不能安静下来。
 
因为它是保护者,它安静下来不运作了,作为体验者的「我」这个孩子,就要直接面对不安,这是不可以的,所以头脑不能停止运转。
 
然而,头脑不能停止运转,你也就没法安睡。
 
如果依恋产生了,那就很不一样。
 
婴幼儿可以彻底停止头脑而安然入睡,因为他们的感知是,外面有一个有爱有保护能力的养育者在呵护自己。
 
所以,太依赖自己头脑的,都是孤独的可怜虫,很容易存在着一定程度的睡眠问题。
 
孩子需要一个抚养者,保护和照顾自己,可成年人为什么需要保护?
 
成年人,需要面对两个方向的黑暗:外界的和内心的;外界的容易看到,而内心的却不容易。
 
深度关系不止是依恋,也意味着化解了内心的黑暗。
 
所以好睡眠是奢侈品。
 
03 如何治疗这样的失眠?
 
讲一个著名的故事吧。
 
德国铁血首相俾斯麦,严重失眠,当时一个学术名声不好的江湖医生治好了他。
 
治疗方法是,晚上俾斯麦入睡前,该医生就会坐在俾斯麦床前,等他睡着了,就离开,而第二天,在俾斯麦醒来前,他会同样一身穿着,出现在同样的位置上,以给俾斯麦这种感觉:
 
这个人好像一晚上都没离开,他一直稳定地在。
 
如此持续了几天后,俾斯麦的失眠症,被治愈了。后来该医生,成了俾斯麦的女婿。
 
故事背后的逻辑是,因一个人稳定地在。俾斯麦的安全感建立了,他的头脑可以松下来,于是就可以安然入睡了。
 
容易失眠的人,常见这样一种情形:睡不着的时候,在翻来覆去想白天的事,常见冲突。
 
有时是在想自己有哪里做错了导致冲突,有时想对方哪里攻击了自己而自己没表达愤怒与恨,于是有了羞耻,并不断去想象,本来这件事,自己该如何应对……
 
这种想象意思是,在真实的关系中,你应对不了这份冲突,它超出了你的头脑设置。
 
于是,作为「孤独孩子」,你的应对方式是,一遍遍地在孤独中启动大脑,拼命运转它,试着以此来化解这个本来发生在关系中的刺激事件。
 
有这份觉知的,常常还是能活在现实世界中的人,只是现实世界的关系刺激,超出了自己头脑的运转能力,所以要晚上过度启动大脑。
 
这也意味着,这是他们常用的一种方式。
 
关系的刺激是过度的,或者说在关系中,他们不能自如地表达攻击性,所以要撤回来,在想象中去处理压抑的攻击性。
 
原因也不外是,他们或曾是孤独婴幼儿,或是不被允许表达攻击性。
 
严重失眠的,常常连这个都觉知不到,好像现实世界也没啥严重刺激,但他们晚上的头脑就是停不下来。
 
这是因为,哪怕很轻微的现实刺激——即关系中的刺激,对他们来讲都是过度的,所以哪怕很琐细的东西,都要孤独头脑花很长时间来处理。
 
并且,可能根本处理不了,那他们这时可能启用的一个方式就是,彻底不理会现实世界了,而去构思白日梦,在白日梦中他们畅想自己无所不能,各种美妙事情……
 
但白日梦终归是为了逃避现实,所以也一样停不下来。
 
04 关系是救赎
 
孤独,或者说逃避关系的程度,会带来这样一个问题:你攻击性黑化的程度,是和孤独呈正比的。
 
你越是孤独,越是不能进入关系,作为生命力的攻击性,就越是难以人性化,于是它变成黑色的。
 
黑色的攻击性,即破坏性或毁灭性,它被我们体验为一种毒。
 
我们怕它毒害外部世界,也怕毒害自己,或者一呈现毒,就会被外部世界所报复。所以,头脑拼命运转的方式是为了压抑这份带毒的生命力。
 
因此,关系才是救赎。
 
孤独是缘起,依恋是答案,权力、金钱等增强力量的办法都不是。
 
内观也有效,但一直孤独的话,内观效果也一般,深度关系才行。
 
你要深入一个关系,就必须呈现你的攻击性,它的毒性,也会因此而被呈现,当被接纳时,这份毒就转化了。
 
攻击性转化为生命力,途径就是关系。
 
自体永远都在寻找客体,我永远都在寻找你。当这份寻找发生后,攻击性就被照亮了。
 
这样表达,可能让一些朋友绝望:哎呀,不就是一个破失眠吗?难道没有简单办法,治疗好这个东东吗?!
 
也许我们得庆幸,没有太简单的办法可以长期奏效,这逼迫太多孤独的人,去学习破掉孤独头脑,而呈现真实自体,并投入到深度关系中。
 
//////////
 
当然,有很多可以短期奏效的办法的。
 
一、安眠药。
 
以我的了解,安眠药会起到打碎梦的作用,以阻止意识或潜意识之流的方式,制止头脑运转,让人安睡。
 
二、内观。
 
就是我常说的扫描身体练习,这个我做了十二年了,收益极大,它的一个简单作用就是,注意力一放到身体上,头脑就松弛了,于是可以入睡。
 
三、给自己打造一个舒适安全的入眠空间。
 
然而心灵的事,终究要到心灵上来。
 
如果这个假设——头脑不能停是为了防御黑化的攻击性——真能成立,那么真正能起作用的,就是投入到深度关系中。
 
最后说一下,人类基本体验都是超级奢侈品,如放松、专注和好睡眠。
 
据说倒头就睡一觉到天亮的,不到十分之一。
 
所以,有一定程度的失眠或睡眠问题,也不用觉得自己太惨。
 
像我自己,就是打个瞌睡都做梦的人,这是头脑不能停的一个表现。
 
我入睡没问题,睡眠时间也有足够保证,但连续不断的梦,的确伤害了我的睡眠质量。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