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那些表面温顺的人,你听到他内心的“滚”了吗?

那些表面温顺的人,你听到他内心的“滚”了吗?

01 为什么有人特别爱迟到?
 
在心理学中有一个概念叫“咨询设置”。所谓“咨询设置”,即咨询师与来访者做咨询的一些基本规则。
 
例如,在什么地点、什么时间咨询,每次咨询要多久,迟到了、忘记了该怎么办,等等。
 
在咨询中,特别是长程咨询,咨询设置非常重要。
 
它像是一个基本框架,遵守这个框架,会让咨询师和来访者都觉得有更强的可控性。
 
同时,当来访者想打破这个框架时,咨询师就可以看出来访者的很多东西,从而可以和来访者更好地探讨。
 
咨询师需要给来访者提供基本的东西,如稳定的咨询空间,最好是安静、隔音的咨询室,而不是咖啡馆、饭馆、酒店等,更不能是公园等敞开的空间。
 
还要提前预约好时间,在长程咨询中,这个时间最好是稳定的,例如周一下午的2点到2:50。
 
来访者则需要尊重这些基本设置,特别是时间。
 
如果由于自己的原因迟到甚至取消咨询,那要自己负责这部分损失。
 
同样,如果是咨询师迟到或取消咨询,那咨询师也要为此负责。
 
这些基本设置,来访者和咨询师是可以探讨的,要基本公平。
 
但标准的精神分析,它的设置会有所不同。
 
例如,我找我的分析师,是固定在每周的两个时间段,每次50分钟。
 
除了法定的节假日,我不能取消咨询。如果取消了,也要为分析师付费。但分析师如果有紧急情况,是可以临时取消的。
 
为什么会有这种看起来不公平的设置呢?
 
因为,我相当于预定了我的分析师的这两个时间段,如果我临时取消,他不可能把时间临时转给其他来访者。
 
但这建立在一个前提下,就是我的分析师在一年内很少出现临时取消的情况,他非常稳定地一直在那两个时间段等着我,这给了我安稳感和控制感。
 
我的规则是,我和来访者基本约定好了每周的固定时间,但都可以提前一天取消咨询,只是不能当天取消。如果当天取消的话,得为此负责。
 
具体就是,来访者不来也得付费,而如果我没来,我则需要再找一个时间补上这次咨询,同时还要再给来访者一次免费的咨询作为赔偿。
 
但在咨询中,总有来访者想改变设置。
 
最常出现的,就是迟到。
 
有些来访者偶尔迟到,那基本上,每次迟到都是有主观原因的。
 
最常见的原因,就是来访者对咨询师有了愤怒,但这份愤怒不能在情绪层面表达,于是通过迟到这种行为来表达。
 
这种方式,精神分析称之为“见诸行动”。
 
意思是,有一种破坏性情绪,当事人不能容纳,必须把它变成破坏性行动。
 
还有的来访者会习惯性迟到。
 
例如:
 
我有一位来访者,她在很长一段时期里,会稳定地每次都迟到5分钟;
 
还有一位来访者,她常常会迟到15分钟。
 
对这些习惯性迟到的来访者而言,他们的迟到有更深的含义。
 
02 迟到其实是一种自我保护
 
首先,他们不仅在咨询中会习惯性迟到,在生活中也是如此。
 
哪怕在很关键的事上,他们一样如此,比如赶火车、坐飞机,这当然会付出各种代价。
 
我们知道,在恋爱的时候,很多女孩在约会时迟到。
 
最初,对于迟到,我的理解和大家差不多,找到了这么几种可能的原因:
 
∙ 检验对方是否愿意牺牲时间等待自己,来证明他是否重视自己;
 
∙ 幻想自己可以自由地掌控局面;
 
∙ 平时太过于循规蹈矩了,想小小迟到一次突破一下规矩;
 
∙ 根据完美情形安排时间,而不是根据实际情形。
 
后来,我逐渐理解到,习惯性迟到是一个空间问题:有人会想尽办法待在自己的世界里,尽可能少地进入别人的地盘。
 
因为,自己的地盘自己说了算,而到了别人的地盘上,就会觉得别人说了算,自己会失去控制感。
 
说控制感和失控感,还不能说到事情的本质。
 
这种事情,根本是权力问题,即谁高谁低、谁说了算。
 
来访者找咨询师时,要进入咨询师的空间,而咨询师又是权威角色,并且咨询师和来访者是分析和被分析的关系,都显得咨询师位置高、来访者位置低。
 
如果来访者没有处理好关系中的高低权力问题,就会在进入咨询室时有抵触心理,并且自己还可能对这份抵触缺乏觉知。
 
我的一位朋友,有一半时间会迟机,然后改签机票。
 
还有一位朋友,总在飞机起飞前或者火车要开前的最后一刻抵达机场或者火车站,并使出浑身解数,让自己每次都能上机、上车。
 
有时,为了上机、上车,她会发展出神奇的策略。那种戏剧性,绝对可以上电影。
 
并且,很有意思的是,她们两人都严重抵触提前到达,因为讨厌等待。
 
在等待的时候,她们会有很强的焦虑感。
 
这份焦虑貌似很浅,但深入体验会发现,它非常深,简直像死亡即将到来。
 
一个人可以发展出各种各样的能力与技巧,乃至形形色色的人际关系,让自己对抗这份死亡焦虑。
 
但是,只有在自己的地盘上,他们才能感觉他们的能力与技巧乃至人际关系是可以掌控的。
 
一离开这个地盘,他们会觉得自己什么都不是。
 
所以,迟到会成为一种很常见的自我保护。
 
我见过很多人,他们在社交场合表现得像是没有脾气的滥好人,但在自己的家和自己的公司里却可以是肆虐无度的“暴君”。
 
例如,一位看上去非常和善乃至有些软弱的男子对我说,他的问题是,他会控制不住地暴打孩子。
 
为什么会这样?
 
因为在家里或他们创办的公司里,他们觉得自己是“主子”,而在社交场合,他们要表现得顺从。
 
03 早到是一种顺从
 
说了习惯性迟到,再说说习惯性早到。
 
按照社交礼仪,习惯性早到的人会容易被接纳、被认可。
 
然而习惯性早到,尤其总是早到比较久的,这可能是一种顺从。
 
我惧怕苛刻的你会不高兴,所以我提前很久赶到,以此证明我的诚意以及顺从。
 
让很多人难以接受的一点是——
 
从心理健康的角度来看,也许习惯性迟到要好过习惯性早到。
 
因为习惯性迟到的人,还会用迟到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的权力感,敢去和各个地盘的主人争夺控制权;
 
而习惯性早到的人,却可能连争夺控制权的意识都没有,他们的自体很可能是太软弱了。
 
不过,习惯性早到的人,会用其他方式来追求掌控,例如拖延。
 
他们在态度上会显得非常顺从、非常愿意考虑别人,但在内心深处,他们很多时候想对别人大喊:“Shit!”
 
拖延,就是他们对别人喊“Shit!”的方式。
 
我们社会的迟到和拖延,即所谓的“不守约”,是相当严重的事。
 
作为习惯性早到的人,经历过各种场合后,我逐渐明白,如果大家约定了一个时间,那我最好晚到一会儿。
 
如果我早到了,常常只有我自己,会很尴尬。
 
同时,我还想说,我越来越发现,和精英企业家的约会,你务必要守时,最好是准时,因为精英企业家们最怕浪费时间,他们普遍非常遵守各种设置。
 
在一个权力意味太重的组织中,会有各种低效行为出现。
 
这些低效行为,是低权力者在对高权力者表达抗争,以此为自己争取一些空间。
 
相反,在比较平等的组织中,大家就容易守约,因为不会把守约视为一种服从,而视为对平等设置的尊重,即对自己的尊重。
 
迟到或拖延虽不致命,但觉察这一行为背后的因果,挖掘真实的自己,才能帮助你拥有那个自己说了算的人生,不是吗?
 
看到这里,相信你的内心应该也有了答案。
 
作者简介: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得到热门专栏《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作者,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