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走出豪门的刘敏涛:感谢37岁那一夜的绝望,让我44岁活成最舒服的自己

走出豪门的刘敏涛:感谢37岁那一夜的绝望,让我44岁活成最舒服的自己

作者 | Nico

责编 | 五花鹿

值班编辑 | 张罐子

 

 

女性话题,是近年来越来越热门的一个话题。
 
伴随着高等教育的普及以及性别平等意识的萌芽,女性的自我觉醒,开始渗透在日常的方方面面。
 
越来越多的女性认可自己的价值,并且开始更积极地通过多种途径来谋求自我实现。
 
比如,最近因演唱《红色高跟鞋》而走红的刘敏涛,便是其中最典型的一个。
 
晚会上,通过沉浸式的表演,她完美演绎了“眼神里的三分薄凉、三分讥笑和四分漫不经心”。
 
仿佛她手上拿的不是麦克风,而是摇晃的红酒杯。

 

这样“做作”的表演,意外地酝酿出一系列的化学反应——连续收割5个热搜。
 
经由这段表演,人们惊讶地发现:原来中年女演员,也会散发出真实、有趣的另一面。
 
有点“反差萌”,还有点叛逆可爱。
 
而直到我细细看了她的故事,才知道:
 
这般自在有趣的人生,来得并不容易。
 
 
01.
“乖乖女”婚姻的七年之痒

 

 

76年出生的刘敏涛,从小就是个乖乖女。
 
若非误打误撞地进入演艺圈,她大概率会遵从父母安排,去当一个幼师。
 
虽然没有任何表演基础,但她仍旧以专业第一名的好成绩,考进了中央戏剧学院。
 

作为“93戏骨班”里的一员,她的同学都是李乃文、王千源、朱媛媛、辛柏青等实力派演员。

第一排红圈为刘敏涛

 
和其他同学相比,刘敏涛的演艺生涯,走得格外顺畅。
 
打从正式拍戏开始,她接到的角色,就是清一色的女一号:
 
《人鬼情缘》里的聂小倩、《福贵》里的陈家珍、《前门楼子九丈九》里的奎俊……
 
《福贵》是根据余华小说《活着》改编的电视剧。
 
豆瓣上,这部剧集高达9.5分。
 
剧中,刘敏涛饰演的角色年龄跨度极大,从20岁一路演到70岁。
 
凭借出演此角,她的演技得到了业内的一致好评。

       

然而,正值演艺上升期时,她却在此时急流勇退,淡出了观众视野。
 
2006年,30岁的她因遇到爱情而走入了婚姻。
 
据悉,对方是一位地产富商,两人交往十分认真,从结婚到生女都走得十分顺畅。
 
刘敏涛外表看似强硬,实则内心颇为保守。
 
她认为,家庭永远比事业更重要: “如果家里有条件,可以不出去工作的话,就应该在家相夫教子。”
 
从30岁到37岁,她将整整7年时光,全都奉献给了家庭。
 
然而,她的婚姻,却只幸福了很短暂的一段时间。
 
由于工作繁忙,婚后富商丈夫很少回家。 即便有了女儿,他也对女儿毫不关心。
 
这种“丧偶式”婚姻,将刘敏涛对幸福的向往慢慢侵蚀、慢慢消磨殆尽。
 
很多个晚上,她都独自躺在床上,彻夜未眠,用眼睛盯着天花板,来看清自己的孤寂与不值得。
 
直到某天夜里,她终于痛下决心,结束了这段无比窒息的婚姻。

 

在《人物》杂志举办的女性演讲中,她曾这样总结自己的前半生:
 

我的生活轨迹,几乎全部符合,社会对一个‘标准女性’的预期。

 

从小家教森严,认真读书,中戏毕业以后,拍了几部大戏。

 

在事业上处于最高峰的时期,遇到了爱情。

 

随后就顺理成章地回归家庭,相夫教女,退化成面目模糊的贤内助。

 

还好最后她下定决心,开启了另一种人生。
 
 
02.
姗姗来迟的“中年觉醒”

 

 
作为一名离婚的女性,她时常会被问到:

 

关于过去那段失败的婚姻,有没有后悔过?
 
而每到此时,她总是摇摇头。
 
因为在她看来:
 
无论婚姻还是事业,都没有失败二字,只需全力地去体验。

 

婚姻里,她全心投入,去做一个好妻子、好妈妈。
 
只是当美梦幻灭之后,她在绝望中勇敢地挣脱,开始了自己的第二段人生:
 
既然循规蹈矩、随波逐流的生活并没有给我带来预期的幸福,反而让我在本该神采飞扬的大好年华,活得卑微而苍白。
 
那不如就做我自己, 靠我自己,放飞自己,成就自己,随心所欲地去冒险、去生活!
 
试试自己的极限,到底在哪里。

 

于是,“自我”与“独立”便根植于心,成了她人生奋斗的新标签。
 
她开始抛开循规蹈矩的过去,随心所欲地享受生活。
 
剪短发、穿露背装、学滑雪、做环球旅行……
 
37岁之后的她,开启了与37岁之前截然不同的人生。
 
前半生,她是活在世俗框架下的“标准女性”
后半生,她是勇于追求自我的“独立女性”

 

于此同时,她回归事业,做一个无愧于心的好演员。
 
复出之后,没过多久,她便遇到了《伪装者》和《琅琊榜》这两部热剧。
 
凭借它们,她再次爆红。
 
她主动去参加《演员的诞生》,对面的导师全都是她的师弟师妹。
 
他们资历比她小,名气比她大,作品比她多。
 
可即便如此,她还是纵情发挥,展现出了“一人千面”的精湛演技。
 
她去参加《声临其境》,与比她小的女演员同台竞技,用实力征服现场观众。
 

给《穿普拉达的女王》配音时,整段配音只能用天衣无缝来形容,引得在场的秦海璐赞叹连连:“我师姐就是厉害!”

 

脱离了在婚姻中寻求幸福的幻想之后,她清醒地过着自己想要的生活,反而得到了目光和喜欢。
 
仿佛内心有一股劲,带着她去任何她想尝试的事情上、她想去的舞台里、她想体验的人生中。
 
这让我想起了武志红老师曾说的:
 
如果女人不再把自己定义为一个生育机器,不再依附于男人,她的生命首先是她自己的。

那么她的心理上会有一个个人化的魂存在,这个东西可以一直都不倒。

 

她的内心,就像解开束缚的风筝,有了稳稳的自我和生命的自在。
 
她在演讲中提起一段故事,更是让人感觉到她此时的满足和幸福——
 
前夫曾带她去日本清水寺旅游,旅游途中,她很想吃一根抹茶冰激凌,但是没有吃到。
 
因为她身无分文。
 
离婚后,她努力工作,提升自己,专门跑到日本,吃到了那根心心念念的抹茶冰激凌。
 
她说:“那是自由的味道”。
 
那份没有在婚姻中得到的幸福,她最终靠自己的个人努力得到了。
 
这段往事,让她成功收获了这样一个道理:
 
别人给的,是人情是依赖;
自强独立,才是真正的安全感。

 

 

03.
女性觉醒,没有统一定义

 

 

看了刘敏涛的故事和演讲,我很受触动。
 
她的整个转变,充满了女性觉醒的意味。
 
在现实中,许多女性走过类似的弯路。
 
在社会一些旧观念的影响下,寄希望于另一半,希望能借助对方帮自己共同承担人生责任,避免陷于各种劳碌和困苦,过上安稳的人生。
 
而当我们真的希望假借他人之手,带给我们幸福和华彩,那么就意味着:
 
我们放弃了自我价值的实现,放弃了继续前进的动力和实现自我的信心。
 
但这也失去了我们作为独立个体的魅力,自然就容易不被尊重和欣赏。
 
于是等到被忽视被抛弃,才突然恍然大悟——
 
原来,那个能给自己幸福和安定的人,只能是拥有坚强内心的自己。
 
因为只有这样的自己,才能和同样强大而丰富的另一半一起势均力敌。也因为只有这样的自己,即使没有另一半,也能过好自己的人生。
 
这就是自我觉醒的过程,意识到:
 
女性本身就有其力量,完全可以去实现自我。
 
不需要等待任何人的拯救和目光。
 
这会让我们的人生更加自在、开阔和舒服。

 

就像刘敏涛一样,她的人生变得很长、很有想象空间,她可以满足自己的愿望,也可以实现自己的梦想。
 
当然,自我觉醒不一定非要通过离婚为代价。
 
其关键在于,能否保有一份独立的人格。
 
在这个前提下,成为全职主妇还是成为事业女性,为家庭付出多还是付出少,其实并不矛盾。
 
马家辉曾在《圆桌派》上,分享过这样一个故事——
 
他和妻子结婚后,妻子决定做全职主妇。
 
马家辉起初对此持反对意见。
 
因为他觉得一旦妻子成为全职主妇,精神上一定跟不上他。
 
然而,成为全职主妇的妻子,却让他惊叹不已。
 
妻子虽然在家,但她的精神世界却毫不贫瘠,不但推荐好书好电影给他,而且还帮他在工作上出谋划策。
 
于是,他就此发出感叹:
 
我在经济上养活太太,太太用精神滋养着我。

 

所以只要人格独立,很多问题都不是问题。
 
无论单身,还是进入婚姻,都不是问题。
 
只要拥有独立人格,就能一直保持清醒,有自己的想法,也争取自己的权利,实现自己想要的人生。
 
也只有这样,才不必以“过度的奉献”和“盲目的依附”来让另一半帮自己赚得幸福,自然也能得到尊重,过得舒服,并且与伴侣互相欣赏。
 
这也是刘敏涛现在自在的原因:
 
自己能买得起冰激凌,
不再眼巴巴等着别人给,
那么别人送的也好,自己买也罢,
都是享受,都能舒服。

 

作者简介:Nico,敬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了解抗疫现场,参看财新“万博汇”:

推荐 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