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我的三个梦——欢迎大家野蛮分析

我的三个梦——欢迎大家野蛮分析

2012年度,你最大的收获是什么?我问自己。脑海里第一时间出来的答案是,那三个梦。

不是我的两本新书,不是我的工作室的发展,不是我上过的什么课程,也不是我第一次去了西藏,而是——那三个梦。

 

那是2012年夏天的一天,应该是六月,一天晚上我接连做了三个梦。先说说梦境。

 

[第一个梦]

高中同学聚会,我去晚了,到了时,聚会已散。我隐约知道,我是有意晚去的,因我觉得,我的高中同学们不喜欢我。

 

[第二个梦]

一个三十多岁的男人,有点胖,身高约165,一确认妻子爱他,就大哭,一边哭一边喊:“我要去新疆!我要去新疆!”

他数次确认妻子爱他,也数次大哭。

 

[第三个梦]

这个世界是有毒的。梦一开始,一个画外音说。

梦中是一个灰色调的世界,到处毒气弥散,飞鸟中毒,落在地上死去,河里也零星漂浮着中毒死去、肚子翻白的鱼。到处是断壁残垣,像我的老家农村,但破烂很多,而一截塌了一半的矮墙上,爬着丝瓜藤,藤中,藏着一颗人头。

接着,出现了一个精神病男子,而画外音说,整个世界的毒,都来自他,那颗人头,也是他砍下的。他高高瘦瘦,约177高,很结实,因精神病的影响,脑子是坏的,总是痴笑着。

不过,他却是一个精神强大的男子,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毫不犹豫。虽然智商有问题,但因心中无障碍,他可以轻松达到目的。譬如,他想见周杰伦,得知周杰伦到村里来开演唱会后,他直接去了周杰伦所住酒店。说是酒店,其实不过是土坯垒成的房子,结构有点复杂。到了酒店,他拿了(真不叫偷,他没有偷的概念)一套服务员的衣服,坦然换上,又推了一辆服务员的送货小车,到了周杰伦所住的院子。周杰伦正和几个人聊着什么,他就推着车站在一边看着,傻笑着。别人觉得他有点不对劲,但没有人去赶他。

离开周杰伦住的酒店,他去了一个广场,我童年时村里的一个碾谷场,有几百平米大小。干净的碾谷场上,几个三五岁的小孩在玩,他加进来,一起玩,很快带他们跳舞。他们跳得越来越投入,越来越激烈,突然间,一个怪异而强大的能量场形成,包裹住疯子和那几个小孩。一个小女孩感觉不对劲,她发现自己起了性欲,她惶恐,大哭,想逃离,可这个能量场宛如铜墙铁壁,她出不去。广场边上的大人也感觉到了怪异,他们想冲进来,解救孩子,可进不来。

关键一刻,出现了一个20来岁的和尚,他气质安静,但又一脸正气。他打坐,运气,接着来了一声狮子吼,破了这个邪异的能量场。

 

这一晚上的梦,是我三十多年有记忆以来情绪最浓烈的梦。第二天,和女友开车去上班,她发现,我头上有了白发,一数,有五根。

对我的白头发,我很清楚。因原来就中学时长过六根白发,并且很有意思的是,就是从初一到高三,一年一根,非常准,上了大学后,就再没长过一根。但这一个晚上,就冒出了五根白发,让我多少体会到,一夜白头并非传说,而真有可能发生。

——————

PS:一直在写一篇大文章《碰触你的内在婴儿》,却总是不满意,拖了很久。先发一下文章的关键所在吧,我的三个梦,觉得是我有记忆来的最重要的三个梦,甚至也是个人成长上最关键的一词突破。

欢迎大家分析,也欢迎野蛮分析。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