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推荐课程:7月中旬的能量养生工作坊

推荐课程:7月中旬的能量养生工作坊

    2009年,我在广州莲花山上上过一个课程“能量养生工作坊”,迄今为止,这个课程的体验都是最神奇的。今年7月12日-19日,这个课程将再次在莲花山开办。

    授课老师福双莱儿时有特殊机缘,开始佛道双修。现在,福老师已旅居德国,在德国开有自己的养生馆,其妻子是生物遗传学的博士后。一个人接受了最科学主义的训练,另一个人却是最传统的中国文化,两个人的配合真是相得益彰。

    福老师会引领大家学习一些修行的方法,他自身的功力,大家可以很方便地体验到。特别是找老师做治疗的话。

    2009年上过课程后,我写了一篇课程感想,再次与大家分享。

    课程报名电话:13802514987(刘老师)

    课程的详细介绍:http://blog.sina.com.cn/s/blog_c3f7b045010189qh.html

    ————————————————————    

    12月底,我在广州番禺莲花山上了为期一周的课程“能量养生工作坊”(此前我博客推荐过),授课老师是佛道双修的福双莱老师。
    这一周,是我这辈子迄今为止经历的最神奇的一周。
    最最神奇的是我和女友接受福老师治疗的一个晚上。福老师先给我补气治疗。早在国庆节的时候,我接受过福老师的一次治疗,身体有过感觉,但不强烈,而这一次的感觉非常强烈。
    福老师是把手放到我的腹部做治疗,我先是感觉到福老师的手肘中间部位(不是很确定)很热,接着感觉到肚脐周围热了起来,最后感觉整个肚子变得滚烫,浑身非常舒服,也第一次隐约明白了什么叫“五体通泰”。
    治疗持续了约半个小时,福老师是一边和我们聊天一边很轻松地给我做治疗,他收气的时候,我感觉好像自己整个身体被他一只手提了起来,有一瞬间有窒息感。他收气后,有很长一会儿时间,我感觉自己整个身体仍是热的。
    接下来,福老师给我女友治疗,她的感觉和我的类似,但程度更强。并且,非常不可思议的是,治疗结束半个小时后,我们回到自己房间准备洗澡,这时我看到她的腹部上有一个大大的红色的手印,就好象是福老师的手曾变成烙铁在她的肚子上停过一会儿似的。
    之前,我们已看过福老师在德国给几个德国人治疗时留下的更为鲜明的大手印,但看到这一幕在自己身上上演时,我们的第一反应仍是震惊,并在那一瞬间第一次彻底相信了“性命双修”的道理。
    所谓“性”,即心性、自性或说智慧,而“命”即身体。光修性不修命,如福老师所说是“枯木何处能逢春”,光修明不修性,则是“枝繁叶茂却无根”。就我目前的境界,看克里希纳穆提和埃克哈特•托利等人的书,只能受启发修性,而关于如何修命,则基本上是无知状态。如果说,最近上过的一系列课程,让我逐渐开始体会到,身体可以是通向灵性的最好的桥梁,而福老师的这次治疗和课程,则让我对此再无怀疑。
    最近两个月来,我一直在读南怀瑾的书,这位真正的国学大师(即有修持,而不是只有知识)展现的好像完全是自己从未看过和想象过的另外一个世界,而福老师的这次则让我相信,这样一个世界是存在的,而且更美。
    一星期的课程中,福老师教了我们不少佛家和道家的修持的道理和办法,但主要是他带我们练习,那些练习非常简单,但有时会触发一些不可思议的效果。我印象最深的是台湾来的F,她几次进入很深的定静中,而当她从定静中出来后,神情中就有了微妙的变化,一星期过去后,她的肤色非常明显地变得白皙了,神情也宁静了很多。课上还有一个以前的大病号Y,她在2008年初被发现有一个30斤的肿瘤,做手术时被医生判了死刑,但她通过不断的练功而活了下来。国庆节时,她看上去很瘦脸色也不好,但这一次已有点红光满面的感觉了。
    这个课也让进一步相信了冥冥中的缘份。譬如F,我是在上斯蒂芬•吉里根老师的催眠课时认识她的,她给吉里根老师做助教。当时,我一直找不到被催眠的感觉,于是想找助教给我催眠,课上有4个助教,但我就认准了她而去,好像根本就没考虑其他人。
    在罗伯特•迪尔茨老师的NLP课上,我们再次相遇,这次她是学员。在一次团体练习中,我讲了一个宏大的梦想后,其他人用图画描绘他们听我讲话时的感觉,而F的图画和解读令我深为震动,并于当天晚上做了一个堪称里程碑式的梦,令我对自己内心的了解又深入了一层。
    我女友和F好像有更深的缘份,她们在福老师的养生课上一见如故,而在一次打坐结束后,F突然送了女友一副“大天使占卜牌”,说她在定静状态中听到一个天使对她说,去把这副牌送给我女友。现在女友常拿这副牌给我们俩占卜,很有趣也很准。
    课程结束的那一天,也有一件有趣的小事发生。我和女友去番禺广场坐地铁,刚要进入地铁的时候,我突然发现女友的脸上有一块铜钱大的红斑。同时,我嗅到了与莲花山不同的市区的污浊的空气,可能是她的皮肤太敏感了吧。然而,等从体育西路的地铁口出来后,我发现她脸上的红斑竟然不见了。
    放到以前,上面所写的这一切都会被我视为蒙太奇,但现在,我快倾向于全信了。万事无偶然,问题只是我们能否看出偶然背后的必然。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