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自从上微博后,我被业内人士攻击过很多很多次,说我不该对新闻人物进行分析。有些攻击极其严厉极其有道德感,最初我没怎么理会,但多了,我也开始怀疑自己,我错了吗?我碰触到职业道德的红线了吗?

为此多次请教过业内人士,后来在一个专业的精神分析师汇集的群里做了一次谈论,与大家分享。

—————————————— 

武志红:

    一直有个困惑,想和大家探讨一下。听说精神分析一个说法:不公开分析任何一个活着的人,如新闻人物。

    这个说法来自何处,原因是什么?我只是听说,也多次见到有圈里人对我对新闻的分析表达愤怒。

    曾请教研究专业伦理的徐凯文,他觉得这样分析没问题,甚至这也是我们的责任,譬如分析方舟子,可以让人更懂得热点话题是怎么回事。

    此外我了解到,反对这样的分析,主因并非是道德,而是不能保证正确,因当事人才了解自己,没有一手的面谈就不能构成真正的分析。

    想听听大家怎么看,不分析活人的说法来自于何处。

 

李**:

此外我了解到,反对这样的分析,主因并非是道德,而是不能保证正确,因当事人才了解自己,没有一手的面谈就不能构成真正的分析。同意这个说法。

 

马**

好像有一种非正统的说法——这叫做单向分析,亦即没有得到邀请的分析。

 

武志红(对李**):

如果是这样,我可以暂时不管这个说法,本来分析皆假设。

 

薛*

我觉得要看怎么定义分析,出了咨询室,新闻工作者对公众人物的分析只算是评论,言论自由当然可以,片面又如何?但需要评估对自己的影响,譬如对你的来访者的影响,会带来何种移情。

 

李**

那也就不叫精神分析了吧

 

薛*

啥叫真正的分析?本来也不可能全对。本来就是伪命题。

 

李**

你的分析脱离了与来访者的相遇。

 

武志红(对李**)

本来分析就有很多层面

 

李**

好吧。本来各种分析都可以。唯有精神分析更接近真相,我的个人看法

 

孙**

我读过您很多文章,有分析的味道,但不是严格的精神分析。

 

武志红(对李**)

这境界太高,我宁愿自由些。

 

李**

    你也挺自由的,让他们随便骂好了,不必在意,做自己就好。

 

武志红:

总有人跑到我空间里大骂,有时我真怀疑好像自己不该这么做甚至不该这样思考。

 

薛*

个人觉得这个问题有点自恋,太把分析当回事,评论而已,想说啥说啥。不过我赞同有精神分析专业背景的老师引到大众理解时事,无所谓对错,就是一个角度。这本来也就是精神分析能提供的。

 

马**

如果非说精神分析,则需要遵守设置。

 

孙**

评论自由啊,为啥要设置呢?

 

武志红:

我觉得自由思考挺好,管它是什么分析。

 

孙**

赞同。简单自由快乐啊。人类本来就是分裂的,有反对就有赞同,平衡啊。

 

欧**

我觉得最重要的是看我们拿分析做什么,如果我们是做分析性的工作那我们需要和病人在分析的空间里进行分析。如果我们只是单纯的对新闻人物做分析,而不是分析性工作,那就是要看这种分析的目的是什么,可能这个时候不要咨询师的角色而是更具社会意义的角色。

 

薛**(对欧*):

赞同

 

武志红:

主要是老有人这么义正辞严,搞得我自我怀疑,思考受限了。所以和大家探讨依稀。谢谢你们的分析,我继续自由思考和写作。

 

秦**

所有名人言论,无论电视主持、学者、心理学家、明星,只要有发言就有人骂,被当成了投射的屏幕。

 

易**

骂你的人也不是搞学问的态度,强烈同意秦**的分析,别人骂,那显然是投射性责备,那是别人的防御机制,你看看就好了,不给钱,你也别接招。

 

秦**

前两天北京人集体骂的那个学者就很愿望。

 

易**

那是骂人的人被戳到痛处了,我骂人的时候就是这种情况。

 

刘**

我个人倾向于谨慎的略微反对这类分析,理由有两点。第一点,类似于很多国家对专业拳手和普通人打架时有更严厉的处罚的道理类似,我们学习了用刀的技术,应伴随同刀的礼仪和节制,武侠小说中哪怕是凶狠的大魔头也不轻易对不会武功的人出手就是这个道理。第二点,我想推荐一下曾奇峰给《躺椅上的布什》的中文版序,可以百度到,我觉得是对这个问题更重要的诠释,类似于扫地僧说的,更好的武功需要更高的佛法相伴,而精神分析的武功,我觉得很重要的一点佛法是“谢邀,我开始分析了”。可能和武志红的观点不太一样啊,欢迎讨论。

 

秦**

个人观点暴露在网络言论中就会这样。但没有立场没有态度的文章又没意思。

 

易**(对武志红)

你是在治疗过程中和来访者分析公众人物,还是在自媒体平台上发表?前者属于治疗技术的范畴,后者是人权的问题,你有言论自由的。

 

刘**

我大学时上马克思主义哲学课,老师很有水平,有句话我很欣赏,她讲到我们的讨论,说:思想无界限,宣传有纪律。我觉得公开分析和这个类似吧,我们在非公开场合怎么剖析都好,但在公开场合的分析,我觉得还是慎重吧。当然,我们有权这么做,只是说这样做是否妥帖。

 

易**(对刘**)

缜密!

 

刘**

当然,评论是无所谓的,我们讨论的,是以精神分析的手术刀去公开地、未经允许地剖一个人。

对了还想到一句话,知乎上看到的,说未经邀请的分析,是主动发起的自恋性的分裂投射,分析者站在了仿佛全能的位置剖析仿佛无能的被分析者。原话不记得了,大概意思我觉得还是有道理的。所以我一直把不主动分析活人作为自我告诫之一。

 

吴**

我觉得可能和大众对你的身份认同相关,若你的角色是个媒体评论者,也许对你的攻击会少些。但若你的身份是精神分析师哪怕只是心理学家,这种做法确实值得商榷,至少当事人的感觉和想法可能是不一样的。

 

王**

如果把对公众人物的分析这个命题换一下,换成对儿童的分析,儿童更加没有防御能力,更加容易受到攻击,我们是否还要对儿童进行精神分析?

 

余**

这个跟防御能力的绝对值没关系,也许更侧重在本人是否愿意被分析。

 

霍**

同意刘**所说。反正我大学时主动分析朋友们口误和梦,快把他们给气死了。而且即便是主动邀请的,有时候在分析过程中也阻抗和退缩了,我没有意识到继续积极工作,他们也会不悦。听说过“分析就是一种攻击”,所以不在咨询设置下就要十分谨慎了。不过不能算错,只要愿意承受别人不悦后的攻击。

 

王**

如果把精神分析理解成拿刀子捅人,那恐怕不合适。如果把精神分析理解成对他人的理解、探索和交流,那也未尝不可。只要不违反道德法律,处于善意的理解,表达自己的观点未尝不可。

 

武志红:

谢谢大家的讨论,王**的说法让我放松一些。刘**说得很有道理,但我认为,将精神分析的一些规则给神圣化,像是在树立一个很高的超我,甚至是绝对禁止性的。或者说,这种说法,唤起我潜意识中的绝对禁止性超我,让我的思考和写作,都受到了挺大限制。

精神分析,作为一种治疗方式,是仅限于咨询室内的;作为一种思考方式,却可以延伸到各种领域,而这也是精神分析作为影响力最大的心理学流派的原因。不管强调实验和统计的科学心理学多被推崇,但还是能分析人类经验的静很分析影响力更为深远。我做的,也是这样的事情。

 

刘**

就用王**的比喻,孩子做手术需要家长签知情同意,成人做手术需要自己签,都需要有同意啊。

 

武志红:

刘**的说法很平和,所以听上去很好。但我记得最初看到这个说法,是我分析菲律宾劫持二十来个香港游客并射杀多人的警察,当时一名业内人士对我表达了极大愤怒。之前我看过李孟潮的说法,但并没有太当回事。这次业内人士的愤怒,让我开始留意这个说法。

我的工作,或者我最初的文章,一小半是分析新闻人物的。理论起作用,而我也试着分析每个人时,都尽可能找到更多的资料,放空自己所有判断,想象自己是处于这个现象场中,然后看看会产生什么样的感觉和想象。一定要形成清晰的感觉,否则我不写文章。

后来在微博上,怎么也得有几十次上百次看到业内人士对我分析新闻人物时表达的愤怒与鄙夷。我确实很纳闷,在思考,我是否错了,是否碰触到了职业道德的红线。为此多次问过心理师注册系统的徐凯文,他和钱老师(我的导师钱铭怡)都特别重视职业伦理。他说我这样做,至少没职业道德问题,所以我也就放下了。

但现在又看到有人在微博上攻击我,徐凯文并非只专注于精神分析的,所以今天到咱们这个精神分析的专业群里,问问大家。

大家的各种说法,让我最终还是坚持自己的思考和分析。我觉得自由很重要,如果在没有真正碰触到职业道德的红线的情形下。会有伤害,但这也很难避免。写作和思考时,我喜欢这种感觉,仿佛真的融入到能量的河流中,要做的,就是用文字或某种方式将这股能量及其流动表达出来,而这需要自由,至少是我目前需要这种自由。

再次谢谢大家。

 

霍**

伦理上确实没看出什么问题。还是按自己意愿吧,能接受各种后果就行。估计电影评论家门也会引起别人不满。

 

孙**

我觉得精神分析还是比较严谨的,当时弗洛伊德也经历了很多攻击。

 

武志红:

看电影《危险关系》,弗洛伊德是严谨,但他也不敢踏入荣格涉足的神秘领域。并且依照电影,他是带着功利去审视着一点,提醒荣格这样做很危险,对他的职业生涯。这种限制可以理解,但很可惜。

 

乐**

我很喜欢武老师的文章,心理学头脑加非常好的文笔的人不多。好多公众事件,没有心理学头脑写出来的文章没深度,也就没什么好看的。只是涉及到公众人物,因为眼光到位,多少会让其有刺痛之感。个人感觉,只要武老师自己觉得写的舒服就行。这样,在对待评论时,自己就不会不舒服,自己能承受得住自己说出的话写出的字。

说自己的写自己的,让别人说去吧。

 

孙**

被攻击是令人不舒服的,但也有积极意义,若能跳出去脱开投射,可能会变成资源。

 

武志红

不跳开,去面对。让这股能量也自然流动,但自己要站稳就好。

 

孙**

我们支持您。

 

武志红

谢谢:)大家能这样坦诚讨论,对我就是莫大的支持。

 

刘**

这个讨论让我想起一句话,忘了是哪个哲学家说的了,大意是,自由与安全只能有一个。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需要找一个自己最适合的度。

武老师对曾奇峰老师那篇序里的观点有啥看法没?

 

武志红

我觉得很有道理。但第一,小布什应该能承受这份攻击,这对小布什来说应该不算什么,他经历得太多了。——我记得那本书是野蛮分析小布什的。第二,如果分析者能破掉自己的很多情结,保持一个中立的立场——破掉了很多二元对立,然后去分析,这就很好。

我是在想,这些关于精神分析的神圣的说法背后,是不是太自恋了。而对于带着全能自恋的原始自恋,则给与魔鬼般的束缚。这种绝对禁止性的魔鬼,其实恰恰是全能自恋的另一个面相而已。

 

刘**

我觉得后一条是个很赞的态度与觉察。不过我觉得也好难做到啊,毕竟我们免费分析别人的目的是什么,这个问题难免会卷入自己的情结,所以我觉得对于我这种段位低的还是提倡普遍坚持节制原则的好,像武老师段位比较高了也就无所谓了。

前一条的话,我有个自由联想是,泰森在街上打了施瓦辛格一拳,说哥们我知道你受得了。

 

秦**

爬楼完毕,学习了。深感做咨询师和媒体人的不同。咨询师伦理最重要的是无害,但媒体中有态度倾向的人必然让一部分人不舒服。

 

吴**(对武志红)

说得确实有见地。

 

秦**

有一次和教我们罗霞墨迹测验的史密斯教授聊天,他说精神分析可以是一种看待这个世界的方式。我感觉作为治疗技术的精神分析,和作为科学哲学的精神分析都很有力。在媒体中用治疗技术,或者在治疗中用哲学的精神分析说教都不恰当。

刘**讲的是治疗室的严格界限,武志红追求的是思想的自由。

我个人认为在咨询室外自由的思想是很重要的,哪怕是投射性的,哪怕是个人的情结,那都是生活的一部分,都充满活力和创造力。有价值的艺术作品都是人类共同情结的表达。

话题:



0

推荐

武志红

武志红

6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知名的心理专栏作家,著有《为何家会伤人》、《为何越爱越孤独》、《梦知道答案》、《七个心理寓言》、《心灵的七种兵器》、《解读“疯狂”》、《解读绝望》、《为何爱会伤人》、《身体知道答案》与《活出你的小宇宙》共十部著作,其中《为何家会伤人》已重印18次。   北京大学心理学本科与硕士,师从著名的心理治疗学家钱铭怡教授。   资深心理咨询师,在广州有个人工作室。   以《十诫》、《蓝白红》等影片闻名世界的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说过:“如果你不懂自己的生活,那我想你也不会明白故事中那些人物的生活,不会明白别人的生活。”我深信自己的文章和我的工作能帮助别人,是因为我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要弄懂自己的生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