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标题是个噱头,估计十有八九都误解了吧。


我说的是岳飞的父亲岳和。


作为我心目中的中华第一好男儿,岳飞有千古冤情,同样的,岳和也有。


非常简单的一点是,你们谁听说过岳飞的父亲?


读小学时,我家里就两个大部头,《悲惨世界》和《说岳全传》。《说岳全传》我读了怎么也得上百遍,但没记住岳父是谁。原因是,书中说,岳飞出生三天,家乡遭遇大水,父亲遇难,母亲带他逃生,以后独自将他抚养成人,父亲死得那么早,对岳飞没什么影响,所以没记住。小说还说,岳飞家境贫困。


但真实的历史是,岳飞家境不错,父亲岳和是当地富户,经常接济穷人而被乡人爱戴。并且,岳飞的一身本领也是父亲着力培养而出,岳和请了多位老师教儿子文化,请了周侗教儿子武艺,兵荒马乱中,又激励儿子报国。一直到岳飞在战场上崭露头角后,岳和才病逝。


这样一个堪称理想的父亲,在我们的集体意识中,却像被抹去了一样,而岳母刺字,则成了图腾一样的景象,而被记住传颂。史书中倒没抹掉这位父亲,但民间普遍都不知道他的存在。




这也堪称是千古冤案吧,或者说,是我们集体无意识中的一个谜——为何用遗忘忽略的方式,将这位父亲弑杀掉


仔细追究的话,中国文化对父亲的态度很奇怪。不止岳飞,还有如孔子、孟子、荀子、朱子等圣人,母亲广为人知,他们的父亲在哪儿? 


美国的电影,多在描绘与父亲的关系,如《蝙蝠侠》、《蜘蛛侠》和《当幸福来敲门》等。


我们的文艺作品,则多在找妈妈,如世上只有妈妈好、妈妈再我一次,小蝌蚪找妈妈……即便麦兜的故事,也是只有妈妈,没有父亲。


麦兜的故事中,应该有父亲,但只怕很多人没看出来,在最后的一集里,有一个麦兜的大表舅,和麦兜长得一模一样,像一个自闭症患者一样,他应该就是麦兜的父亲吧。


在我看来,岳飞的故事可这样理解:不能描绘他父亲的伟大,将他父亲的影响拿走,这样他的故事中,主要就剩下了儿子、母亲与皇帝。真实的父亲们虽然对儿子有了养育之恩,但文化上的父亲其实是皇帝。


都说忠孝两全,其实孝主要针对是母亲,忠主要针对的是皇帝,父亲们最后都要发展成公公。即便像托塔天王李靖如此伟岸的英雄,有了哪吒后,也怕事得像一个公公。


真想破开这个冤案,或者说历史心理之谜,由此萌生了一个想法:写一个小说,讲一个精神分析师穿越回去,回到大宋王朝,给岳飞做了精神分析。


不过先声明一下,关于写作,我有很多奇思妙想,不敢保证都会写,只是先宣布,好占领一下。


一直想写小说,这真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岳飞看来是我潜意识深处的一个情结啊,小时候《说岳全传》读了一百多遍,历史人物中最关注的也是岳飞,一次深度催眠中,也多次呼唤岳飞的名字。


2006年,我去上海学精神分析前,做了一个梦,梦中,我杀了秦桧的干儿子,秦桧派一队兵马捉我,但我亮出一个令牌“弗洛伊德的使者”,结果他们就拿我没办法了。


原来我的潜意识和岳飞如此有缘。

    

中国历史,举目望去,英雄好男儿都是被屠戮,都无好下场,现在看来,也许原来好父亲一样会被屠戮。这究竟是怎样的集体动力啊!

话题:



0

推荐

武志红

武志红

6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知名的心理专栏作家,著有《为何家会伤人》、《为何越爱越孤独》、《梦知道答案》、《七个心理寓言》、《心灵的七种兵器》、《解读“疯狂”》、《解读绝望》、《为何爱会伤人》、《身体知道答案》与《活出你的小宇宙》共十部著作,其中《为何家会伤人》已重印18次。   北京大学心理学本科与硕士,师从著名的心理治疗学家钱铭怡教授。   资深心理咨询师,在广州有个人工作室。   以《十诫》、《蓝白红》等影片闻名世界的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说过:“如果你不懂自己的生活,那我想你也不会明白故事中那些人物的生活,不会明白别人的生活。”我深信自己的文章和我的工作能帮助别人,是因为我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要弄懂自己的生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