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坐牢七年后,把学渣儿子捧成学霸!这部电影藏着千万父母不敢做的事

坐牢七年后,把学渣儿子捧成学霸!这部电影藏着千万父母不敢做的事

文 | 五花鹿
本文有轻微剧透,不影响观影体验,可放心阅读。
 
前两天去看了电影《银河补习班》。
 
看的过程中流了几次泪。
 
在我看来,这是一部具有反思意义的教育类电影,值得一看。
 
尤其是邓超饰演的父亲马皓文,给了我很多的触动。
整部电影的大概剧情是这样的:
 
马皓文是一名工程师,因为亲手设计的大桥崩塌,他帮单位背黑锅入狱7年。
 
随后,妻子和他离婚后嫁给了铁路局领导,让儿子马飞上市里最好的学校,于是父子之间暂时断了联系。
 
马皓文出狱之后,马上去学校看儿子,却看到了教导主任在开除儿子的学籍。
 
情急之下,他和教导主任打了赌,保证到了期末考,儿子能从倒数第一,考到全年级前十。
 
最后,在被质疑、被欺负、被困洪水等遭遇中,他用自己独特的教育方式,让儿子从一个人人嫌弃的学渣,逆袭成一名自信的学霸,并找到人生理想,最终成为了一名航天员。
影片真正打动我的,不是父亲别出心裁的素质教育,也不是那些危机环境下的父子情深,而是:
 
在八九十年代且经济比较困难的情况下,这位父亲居然能一以贯之、自始而终给孩子营造了一种充满爱的、支撑性的、包容性的环境。
 
在心理学上,这种环境叫:抱持性环境。
 
这是英国儿童心理学家温尼科特,经过研究数以万计的母婴之后,得出来的一个概念。
 
也是我认为的,这部电影的最大教育意义。
 
01
 
所谓的抱持性环境是什么呢?
 
国内著名心理咨询师曾奇峰老师这样解释:
 
在孩子成长中,不断给他肯定;
 
如果他搞不定的话,就给他帮忙。
 
不贬低、不评价、不限制。
 
在抱持性环境中,父母会给孩子一种感觉:
 
无论你好还是坏,我都稳稳当当地相信着你;
 
即使你最惨的时候,我也愿意承接和帮助你。
 
这是每个未成熟的孩子都需要的一个好环境。
 
在电影中,父亲马皓文处处营造了这样的环境。
 
当儿子抱怨被王老师说“缺根弦”时,马皓文说:
 
老师胡说八道,记住,不要别人说什么就是什么。你是地球上最聪明的孩子。——给儿子肯定和相信
 
你的脑子要一直想,你就永远不会缺根弦。——给儿子帮助
 
当儿子深困于洪水里,他冒险拿着扩音器冲到前面,大喊着:
 
马飞,我是爸爸,如果你能听见,看看你的周围有什么(给儿子帮助),想办法,动动你的脑子,你能出来的(给儿子肯定)。
当儿子想去看航展,但被困于气氛压抑的学校时,他协助儿子逃离学校,一边去看航展,一边补习功课。这时班主任拦住他说,快期末考了,这是孩子人生最重要的时刻。
 
他马上反驳说:
 
孩子一生中最重要的时刻,是每分每秒。
 
最后他带儿子逃离那个每分每秒充满淘汰、紧绷神经的学校环境,给了儿子一个时刻充满肯定、相信和帮助的抱持性环境。
我认为这个环境,是儿子最终逆袭的重要原因。
 
因为只有在这种环境下,孩子才会变得很有安全感和自信心。因为他知道有人相信自己,有人在他能力不足的时候帮助他。
 
这样他才能有底气和勇气,去大胆地思考和探索,长成一个向上、独立思考、拥有梦想的成年人。
当然,电影中的父亲,的确比较理想化。
 
在温尼科特看来,父母只需要营造一个这样的基本环境,其他的具体行为,只需要达到60分就足够了。
 
例如马皓文在儿子想要电脑之后,即使收入不好也要卖血给孩子买电脑。在温尼科特看来,无需如此。
 
只要做个60分的父母,量力而为,买一本孩子感兴趣的电脑相关的书给他探索,就已经足够了。
 
但即便是60分,在现代社会中,能营造这种环境的父母,也太少见了。
 
不是因为我们不爱孩子。
 
而是我们一贯给孩子提供的环境,往往是马飞妈妈式的焦虑,和教导主任阎主任式的挑剔。
 
02
 
电影中马飞妈妈给孩子营造的焦虑性环境,充满着很多家庭的影子。
 
当孩子被开除时,她跑到教务主任面前求情,甚至差点跪下,求着主任“收留”他。
这种做法背后,其实是一种强烈的焦虑:
 
孩子已经不行了,如果我和学校都不帮他,就更完蛋了。
 
否定孩子,然后逼着自己为被否定的孩子负责,是焦虑性环境中父母最常见的做法。
 
马飞妈妈打心眼里,就认为孩子很差劲。
 
她会对儿子说:你就这样(堕落)吧。你不用好好学,我看你也没什么自尊心。
 
当发现前夫包容儿子按照自己的节奏学习、不写作业被老师投诉时,她急得打了他一巴掌:儿子本来就笨,你非得把你脑子里的东西弄给他干嘛?
 
毫无疑问,她是爱马飞的。
 
但这种爱,没有半分的接纳、包容和肯定,只有一股脑地忙碌和鞭策,最终也会害了孩子。
 
因为笨是可以被催眠的,焦虑也是会传染。
 
当父母认定孩子不行,那孩子也会自认不行。
 
索性自暴自弃,父母说什么做什么,终日被焦虑和紧张的情绪消磨着,无法专注做好眼前的事情。
 
而阎主任营造的环境也很常见:挑剔和功利。
在他看来,只有一种孩子才值得被爱,就是挂在墙上的状元。
 
当马飞被开除学籍时,他和班主任说:如果我是你,我不会关心这颗老鼠屎的下落。
 
可见在他心中,差学生不值得被爱。
 
所以当自己的孩子从省状元变成了只能考58分的大学生,阎主任关上了门窗,不顾外面孩子的叫喊。这种落差直接把孩子逼得跳楼,成了疯子。
 
这种挑剔的环境中,即使塑造出了好学生,也是不健康的。
 
北大心理学教授徐凯文曾提过一个概念“空心病”。
 
他发现北大有30%的学生有这种“病”:
 
不知道自己要什么,为什么而活;
 
需要被夸才能确认自己是OK的;
 
一旦工作或学习不够好,就觉得活不下去了......
 
不少学生读到了博士,却只想着自杀。
 
徐凯文教授认为,这是因为孩子从小被功利的目标推着走,长大后缺乏价值观和意义感。
 
对他们而言,考上了大学后,就没有了人生目标,只能陷入一片虚无和抑郁中。
也许马飞妈妈和阎主任们,都是为孩子好。
 
但无论多爱孩子,只要营造的环境不对,都会给孩子不同程度的伤害,这也是我们最常做的:
 
以爱之名,却让孩子浑身不舒服。
 
03
 
与上面这两种环境想比,抱持性环境是最值得提倡的。
 
因为它还原、接纳和肯定了真实的孩子,并且在他们需要的时候提供帮助,而不去限制、否定、挑剔。
 
这样的做法,有一个重大的意义:
 
支撑着孩子找到他内心骄傲的核心自我价值。
 
说白了,就是自己想成为一个怎样的人。
这是一个人一生最重要的功课。
 
就像电影里马皓文和儿子说过一段话:
 
每个人心中都有座桥。
 
把自己的桥修好,是世界上最大的事情。
 
这座桥就是找到的核心自我价值的隐喻。
 
核心自我价值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需要稳住自我,向外探索。
 
但在孩子早年时期,很容易控制不了情绪和目前的困难,并因此自我怀疑。
 
例如看到了恐怖的画面,被老师要求在台上罚站,成绩都无法提升等等,他们不知道怎么做,只能呆在原地忍受着,觉得自己很无能。
 
如果这时有人抱持,在背后牢牢托住,肯定他的感受并给予帮助,他的无力会被接住。
 
就像一个跌倒了的孩子,在帮助下站起来,摇摇晃晃继续向前。
可惜我们日常做的否定和挑剔,则是亲手把他们摇晃的身体推倒,让他们再次跌入无力之中,只能压抑自我去迎合。
 
就像父亲马皓文第一次问儿子梦想是什么的时候,儿子不假思索地说,妈妈说考清华北大。
 
这就是日常迎合的结果。
 
好在后来马皓文给儿子撑开了一个抱持的环境。
 
在儿子探索过程中,一次次提供肯定和帮助。
他对儿子说:“清华北大只是过程,不是目的。”并启发他去思考真正想要的是什么。
 
并且在孩子几经尝试中,通过给他买飞机模型、买电脑、带他去航天展等,让儿子多些经历,多些思考,多些信心。
 
帮助儿子找到让自己骄傲的梦想,有了自己存在的价值和方向。
 
最后儿子抵制住阎主任“挂状元照片”的诱惑,决定放弃高考,报考了航天员,走出了一条与众不同、遵从内心、充满激情的人生之路。
 
04
 
看到这里,你可能会说,不就是肯定和帮助吗?
 
但事实上,抱持性环境不容易被营造。
 
只有父母能活得不焦虑、不势利,活在一个对自己有信念感的世界里,这样一种环境才能营造出来。
 
电影中父亲马皓文能给孩子这样一个环境,非常符合逻辑。因为他内心也是这样对待自己的。
 
他相信自己的能力和专业,相信自己的人格品质,他坚信自己不会设计出偷工减料的大桥。
 
于是在出狱之后,他一边靠着自己的能力赢得了认可和工作,另一边跑了几十趟办事机构,找到了当年施工的错图纸,在投诉无门之后又苦苦等了十几年,为的就是自己洗清冤屈。
 
在他心里内化了一个可以肯定、包容和帮助自己的声音,所以他才可以无时无刻这样去支撑孩子。
同样的,在看电影的时候,我就在想,导演邓超之所以能创作出这样的父母,想必他内心也有一个抱持性的声音。
 
而从他的微博上,我看到这个声音的源头:
 
他的父母亲。
 
 
这种影响,真的是一代传一代,再有幸通过电影的形式,传到了我们每个人身上,再传下去。
 
就像豆瓣网友@今天小熊不吃糖说的:
 
最该去《银河补习班》补习的,
 
不是孩子,而是家长。
 
如果有无数的父母,走进电影院,被感动被补习,然后再给下一代人做补习。
 
这也许就是这部电影最大的意义。
 
毕竟,只有我们能抱持自己,才能抱持孩子,才能抱持接下来的每一代。
 
这样才会有一代又一代的拥有核心自我价值、挺自己、爱自己、相信自己的人出现,并用一样的方式,去挺、爱、相信、帮助他们的下一代。
 
作者简介:五花鹿。心理学科班出身,满腔的少女情愫,都用来追求真实和逃离秩序。本文特别感谢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冰千里、汪文博的专业支持。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