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我们怎样才不会“结错婚”?

我们怎样才不会“结错婚”?

——离婚两年后,他们举办了一场分手典礼
文 | 周小宽 编辑 | 陈沉沉
昨天七夕,同事五花鹿说:似乎情人节、七夕节、圣诞节前后,会有许多人选择分手或离婚。可能这样的节日,刺激了我们去反思自己的感情。
 
而在前两天,公众号新世相发布了一个视频:
 
一对离婚两年的旧人,举办了一场不结婚的婚礼,借此,两人宣布夫妻关系正式结束。
 
这样一场分手典礼,也让我们从婚姻的终点,反过来审视正在婚姻中、感情中的你我。
 
“婚礼”上,女主庆庆在写给前夫沈麒的信里说:
 
当初因为爱,排除万难在一起,但感情在在日常琐碎里慢慢变淡,然后在一地鸡毛里相爱相杀。
 
庆庆和沈麒跟所有的男女一样,刚在一起时聊不完的天,时时刻刻想跟对方黏在一起,一同规划过两人的未来……
 
但结婚之后,却可以因为袜子乱扔、厨房门没关这样的鸡毛蒜皮争吵不休,最后耗尽了彼此的爱。
 
承诺一生一世的婚姻,两年就收场了。
 
婚姻的初始,是美好的,而美好的幻灭,之所以来得如此之快,是因为:我们并不了解真实的对方,我们也不了解真实的自己。
 
在发言的环节,主持人李艾问女主庆庆:当时做点什么,你们可以不至于离婚?
 
这个问题,更值得所有还在感情中的人去讨论:为了让关系不留遗憾,现在开始我们可以做点什么?
 
01
 
英国哲学家阿兰·德波顿在《 你会和错的人结婚》这篇婚恋经典中提及:
 
未来的婚姻,
 
不应该是完全理性的——
 
只看双方条件,不谈感情;
 
也不应该是完全感性的——
 
只谈爱,不谈客观条件;
 
而应该是一个心理学的婚姻。
 
什么是心理学婚姻?
 
是我们能意识到,自己和伴侣都有被潜意识控制的部分——
 
我们不断重复的行为模式,我们的创伤,我们内心那些迫切需要被填满的洞,我们原生家庭在人格、思维、习惯甚至呼吸中刻下的印迹……
 
我们不仅需要认清自己的这些,还要认清对方身上的那些,然后再认真地问问彼此:
 
“你确定要和这样一个我生活吗?你能接受我所不能改变和控制的潜意识吗?”
 
我们应该认真地、神圣地问问彼此这个问题。
 
就像,你说“爱你一生一世”但未必能长久一样,问了这个问题,并不意味着你一定能成熟地经营出幸福的关系。
 
但是,这种问题的提出、思考以及回答,就足以彻底改变,你对关系的认知、理解、期待。
 
当然,也自然就会改写你的关系故事。
 
02
 
总有人跟我感慨,单身的时候只感到孤单,但婚后的体会远远不止孤单。
 
我们之所以在关系里如此痛苦,是因为对关系有太多的认知误区:
 
有一些真的很幼稚——
 
"他和我结婚就应该令我幸福。"
 
"他承诺过,就应该做到。"
 
有一些则有点想当然——
 
“女人就是应该做家务,要不然就不是女人。”
 
“男人就该让着女人,我爸可以,你怎么不能?”
 
还有一些看上去令人心碎——
 
“他其实从没爱过我。”
 
“他就是爱他妈妈更多,我只是一个生育机器。”
 
“他变了,他得到了就变了,我只是他的猎物。”
 
我们给关系赋予了太多神奇之处,我们将伴侣当成了理想中的那个人。
 
于是——恋爱初始,就是一场自恋游戏,让大家都沉浸在迷离、醉人的幻觉里,整个世界都是极好的。
 
然后——你们距离越来越近,天天见面,讨论琐事,甚至走进了婚姻,成为父母,构建一地鸡毛的现实生活。
 
这一切,让自恋的幻象逐渐崩盘。
 
但,并不是他变坏了,而是,
 
他慢慢不得不呈现出真实;
 
你慢慢不得不开始看见真实。
 
阿兰·德波顿说,我们最好在婚姻开始之前,甚至是一段深刻的关系开始之前,就先问问对方:
 
你能否忍受,我的那些也许难以相处的,可能给你带来糟糕感觉的事情?
 
我觉得这个提议太棒了!
 
这就是心理学婚姻的认知基础,这个提议本身就是对自恋幻想的反击——
 
让大家从很嗨的“游戏”里回到现实中,
 
看清楚我是谁,看清楚你是谁。
 
一定要多做自我暴露,早点暴露,大家还可以来得及选择。
 
一定要多做心理建设,不至于婚后落差太大,摔得很痛。
 
可是,这个提议虽好,做到却极其困难。
 
我的好朋友L,她气呼呼地跟我吐槽她丈夫:
 
那为什么他要营造一个完美的人设呢?
 
为什么他不能承认自己做不到?
 
我想,答案是:
 
因为我们是凡人啊,渺小又懦弱;
 
我们害怕不够好就失去关系啊。
 
理解对方的同时,也要认识到:
 
自己其实是很难搞的,也有很多问题;
 
自己有某些缺点和毛病是别人很难忍受的;
 
自己不像自己想的那么好相处;
 
自己也许充满了控制、攻击、隐形攻击,
 
自己有表达障碍、安全感缺失、或者用讨好付出绑架别人等等问题……
 
这种直面自己的真实,本身就是一种心理成熟而强大的体现。
 
如果他自己不能接受自己的这些问题,他打死也不会承认自己是这样的人。
 
他不是装不知道,他是真不觉得。
 
所以,在结婚前,彼此自我暴露,其实是很难的。
 
因为我们要认识到自己,有勇气看见那个并非无所不能的自我,并去揭示对方眼中的自己是被美化和夸大的——
 
要真实到如此的地步,太难。
 
03
 
别泄气,下面说点有希望的。
 
虽然我们很可能做不到在婚前袒露彼此,真的结一个心理学的婚,做不到完全了解自己潜意识和对方潜意识控制不了的部分,但不代表我们的觉察毫无意义。
 
觉察永远都有意义。
 
只有我们觉察到,
 
之所以会对彼此失望,是因为我们没有那么多勇气,去看到和展示真实的、不完美的自己,我们才会彼此道歉,而不是站在受害者的位置,去拼命指责对方。
 
这一来,就大不同了。
 
一个被妻子一天十几次电话困扰的男人,
 
如果看到了妻子并不是主观要变成这幅样子,而是她在产后陷入了一种“我不够好”的低自尊状态:
 
当家人朋友都在关注宝宝而没有关注她的时候,唤起了她小时候不被关注的严重焦虑感和不安感,于是她控制不住自己必须不停给丈夫电话以确认对方不会突然消失。
 
也许,这个男人就会对妻子少一些抱怨和排斥,而不会简单地去评判说: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会这么烦,不会这么不信任我。”
 
反过来,如果这个妻子,看到了丈夫因为在原生家庭里,有一位几乎要吞噬他的极度控制的妈妈,
 
也许这个妻子就能理解为什么丈夫对于产后的她打十几个电话,会有那么愤怒、讨厌、要躲开的反应。
 
而不会简单地去评判说,
 
“你以前不是这样的,不会这么冷漠,你现在根本就是不再爱我了。”
 
如果我们有心理学婚姻的意识,在面对关系中那些痛苦的事情、在幻想破灭的时候,
 
我们就能不再简单地归因到,“你不爱我”“你变了”“你以前都是伪装”;
 
我们就能用一种心理学的态度,去理解,为什么生活会开始变得有冲突、矛盾、愤怒和痛苦。
 
04
 
当然,理解不代表你就能将关系改天换日。
 
就如同我前面举的例子,
 
一个有依恋创伤的妻子,就是会控制不住打那么多电话给丈夫;一个被妈妈控制太多的丈夫,就是会对妻子的“挂念”有着类似创伤应激的过头反应。
 
这些都在我们的模式里、潜意识里,人格里,它也许很难被彻底迅速地改变,即便我们意识到它的存在。
 
那么我们还能怎么办?
 
心理学,从来都不是改变你的外在,而是为了帮助你和你自己相处。
 
而两个人如果要结合到一起,也需要找到一种可以带着以上这些BUG的相处方式。
 
一个人不愿意去对你好,和不能始终如你所愿地对你好,是不同的。
 
前者,你会理解为不爱,这会让关系无以为继;
 
后者,则是他爱的能力也许达不到预期。
 
如果你理解了,他的局限,是意识无法控制的潜意识,如同你理解,自身的局限,是你努力后也还是做不到的事情,
 
那么你就能在内心创造出空间,接住一些关系里令你失望的事情。
 
消化、处理、放下。
 
而你的这种态度,也会帮助他,去接住你的不如预期。
 
相比那种爱上彼此理想化对象的迷恋之爱,这样的爱,才更是长久之爱。
 
心理学不是为了创造完美的关系,而是为了让你学会接纳关系的不完美。
 
我们对于关系中的真实的不完美的理解,才能赋予关系以长久的生命力。
 
愿大家都能接住不完美的自己和另一半。
 
接不住的,也可以好好告别。
 
作者:周小宽,心理咨询师、一个温柔而有力量的陪伴者、看待世界和自我的方式有点特别。新书作品《你不必更好,也很好》正在热卖。公众号:周小宽(ID:xiaokuanjoy)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推荐 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