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女性黑化三部曲:终其一生,没有人会爱一个讨好的人

女性黑化三部曲:终其一生,没有人会爱一个讨好的人

你不能只是坐在那儿,把所有人的生活看得比自己的重,然后把这叫作爱。
——《壁花少年》
 
文 | 达芙妮 五花鹿
 
01 女性在爱里的迷失和困惑
 
前阵子看了一部电影:《十二夜》。
 
陈奕迅和张柏芝主演,提取了一段感情中,最有代表性的12个夜晚,讲述了一对男女相遇、相恋、分手的一整个过程。
 
陈奕迅饰演——和前任争吵分手的Alan,
 
张柏芝饰演——被前任劈腿的Jeannie。
 
两人在某个生日聚会上相遇,一拍即合。
 
其中Jeannie的整个经历,和我周围许多女性朋友的故事几乎一模一样。
 
刚在一起时,两人充满热情。Alan尽管忙于工作,也每天熬夜打电话给Jeannie说情话,一早起来穿越半个城市给她送早餐。这让Jeannie陷入一种热恋的眩晕。
 
但慢慢地,交往的时间长了,Jeanie发现,Alan没有以前那么热情了。他开始挑剔她的衣品和朋友,连听到她电话里的嘘寒问暖,也会不耐烦。
 
于是她很慌张,想用更多的付出来维持关系。
 
Alan加班爽约,她体贴地想赶去他公司陪他加班,又怕他嫌她麻烦,半路返回了家;
 
Alan要出差,她连夜求了很久的人,帮他拿回修理的电脑,才知道他早已延后了出差的安排……
 
这些付出反而让Alan感到束缚,想要逃离。
 
后来在一场吵架后,两个人分了手,她陷入了强烈的自我怀疑,觉得自己很没用。
 
最后,她花了几个月的时间,克服了悲伤,约了Alan见面,面对面说了一长段深情的自我反省:
 
我以前经常埋怨每一段的男朋友,其实问题是我自己。
 
和你分开后,有段时间我很恨你,我那么喜欢你,你没理由这样对我,所以可能我说了一些不应该说的话。
 
说完后,她请求两人复合。
 
但她一抬头,看到Alan却早已熟睡了。
 
这似乎是很多女性在关系中的惯有模式:
 
不断讨好付出、
 
不断自我怀疑、
 
不断紧抓着关系。
 
这一个现象,背后除了男女的一些心理机制、养育背景差异之外,还有一个重要原因:
 
女性很容易把自己的价值,定义在爱情上面。
 
这与我们多年来提倡的观念有关。
 
我们提倡男生成功,却提倡女性服务好别人,两个性别只有做到这些,才能被赞赏,有价值。
 
所以很多女性一旦分手和得不到爱了,就像是一个没有价值的人,开始自我否定和质疑。
 
02 爱而不得,让自我破碎
 
武志红老师曾经分享过一个案例:
 
一个男性娶了一个温柔似水、百般付出的妻子。
 
有一天,他说了句要和老婆离婚,结果一向温和的妻子一下子受不了,把还很小的儿子叫过来,当着老公面往死里打儿子,直到他答应不离婚为止。
 
因为在妻子看来,离开了婚姻,她整个人生都完了,整个自我都破碎了。
 
当一个人的价值,被定义在关系里,那么关系好不好,决定了她自我价值的高低。
 
关系好的时候,觉得自己很棒棒;
 
关系不好的时候,觉得自己很差劲。
 
而事实上,除了关系破裂之外,爱而不得,也是关系不好的一个常态。
 
尤其是在这种常见的“女追男逃”的中国式关系模式里,女性更容易体会到,不被爱的感觉。
 
于是她们的自我价值,在破碎的边缘游走,不得不依靠紧紧抓住对方,来让一切维持稳定。
 
这与我们千百年来传递下来的观念有关。
 
即使是女性为主角的宫斗剧,更是如此。
 
《甄嬛传》中蔡少芬饰演的皇后娘娘乌拉那拉氏·宜修心思缜密,城府颇深,精通医术,不论怎么说,都是个人才。
 
然而这样一个人才,却因为争夺不到皇帝的爱而被成为笑柄。
 
她不能恨皇帝,不能恨一个男人可以后宫佳丽三千的社会制度,于是只能转而去恨去陷害跟她共享一个男人的所有女人,想以此让皇帝更关注她。
 
这些宫斗大戏的滑稽在于:
 
在最高权力的集中地,女人却像一群被放在斗兽场上的动物一样,拼得你死我活,互相恨得咬牙切齿。这本身就是对女性的残忍。
 
这种模式可以称得上“为关系而生,为关系毁灭”的典范。
 
而到了现代,也有许多人教导女孩子们用听话、懂事,甚至勾引的方式来维护关系,以关系为人生重事。
 
并且关系一出问题,就和她们说:是你做错了,才有这样的下场。
 
本质上,就是在告诉她们,关系的问题都是你的错,是你太差了所以不配得到好的关系。
 
这也会造成一个习惯:
 
指望仅仅通过关系,来获得幸福和认可。
 
而一旦一个人不去主动给自己制造幸福,只会拼命付出,来换得关系中的那个人为自己负责的时候,受苦是很大概率的事情。
 
因为你受不受苦此时完全取决于男性的道德感和同情心,这是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但却是很多女人为自己制造的处境。
 
以至于一直爱、一直不得,所以自我一次次破碎,自我价值感越来越低。
 
03 爱而不得,是黑化的契机
 
当爱而不得成为一种常态,于是有了两种结果:
 
第一种,内心有了怨气,但还是选择压抑,默默继续付出,以期待有一天能得到回报;
 
第二种,放弃讨好,重新找回自己的人生。
 
从传统观念上,第二种变化,是一种女性的黑化:
 
从用关系好坏来评估自己,到抛下这套评价系统,尽情投入自己的生活,自己定义自己的价值。
 
值得一提的是,很多人不会黑化,而是麻木地过下去。
 
真正黑化的,是在精神上有觉醒的人。
 
而一个女人能真正黑化,可能会发挥出巨大的能量。
 
如果非要举一个例子,民国女子张幼仪就是了。
 
她是民国离婚第一人,不是主动离婚,而是被她的丈夫徐志摩逼迫离婚。
 
在那个时代,张幼仪算是遭受奇耻大辱。
 
更可恶的是,她的丈夫徐志摩是个爱情教的信仰者,爱起别的女人来,其用情程度可以载入史册,因为徐志摩的两个恋爱对象可堪称中国近代最有魅力的两个女人:林徽因和陆小曼。
 
一个气质无敌,一个风情无敌。
 
不懂文学不够风流的张幼仪,被徐志摩称为“土包子”。
 
在我看来,她无疑遭受过最痛苦的婚姻和爱情。
 
“不被爱”的、被终结关系的张幼仪,可谓是父权社会定义上“最失败的女人”。
 
而直到有人逼着她失去所有时,她才猛然明白:她成不了最风趣的小姐,最风华绝代的名伶,但她必须成为她自己。
 
于是她重拾因为婚姻中断的学业,去欧洲深造,后来她创办银行,创办制衣厂,事业上非常成功。
 
在后来,她还找到了自己的人生伴侣,不仅拥有了自己的事业,而且家庭美满,并且得到社会的尊重,这其中包括她的前夫徐志摩。
 
张幼仪说:
 
我要为离婚感谢徐志摩,若不是离婚,我可能永远都没有办法找到我自己,也没有办法成长。他使我得到解脱,变成另外一个人。
 
她和前面张柏芝饰演的Jeannie,无疑是走向了两个结局。
 
在我看来,被人爱当然很好。
 
但如果爱情的幻灭能让我们成长,让我们抛下依赖、顺从的人设,这更是让我们走向稳定幸福的第一步。
 
毕竟没有人会永远爱一个过分讨好的人。
 
人不能指望依靠爱情去寻找幸福,爱情也不等于幸福。
 
爱情只是人生的一部分,而且是佷平凡的一部分,人类对爱情的夸大想象,铸成了很多悲剧。
 
在这种夸大里,似乎自己是个无助的小孩,渴望着被一个人拯救;似乎有了爱情,我们就可以不用面对孤独、人生的意义,可以避免决策人生的命题并扛起责任。
 
而真正的爱,是在人格稳定的基础上,一种心甘情愿的、有余力的付出。
 
张幼仪看上去最不懂爱情,但她才是最具备爱的能力的人。
 
她不懂文学和风情,但是她尽职尽责地照顾好了她跟徐志摩的儿子,并且没有因为离婚对儿子造成不良影响。
 
这样的爱也许不够浪漫,但却真实地给自己和他人带来了,更持久稳定的幸福感。
 
从这个角度上看,黑化会让人对爱的理解更加立体、开阔,也让人更加自由、自信,但我们都知道,黑化的过程很痛苦。
 
究竟如何,才能一步步做到呢?
 
04 黑化到最后,我们会更加自由
 
一般情况下,爱而不得会让我们有各种心理过程。
 
如果能走完以下3个心理过程,才算是真正地黑化。
 
① 愤怒期
 
这时期,我们脑海中会有各种想法:
 
为什么会是这样,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我那么任劳任怨,他怎么可以这样对我?
 
愤怒是为了否认。
 
不想承认自己眼瞎了,不想承认自己白付出了,不想承认自己真的受伤了,无法承担爱情幻灭的责任。
 
想通过把责任完全推到对方身上,把对方从天使化为恶魔(防御机制:理想化和贬低),让自己处在受害者的位置上,不停愤怒。
 
此时的愤怒是一种保护,因为如果此时太快接受“我的付出没有用”这个现实,那对未黑化的女性而言,免不了一次深刻的自我攻击:
 
是我太没用了,是我太差劲。
 
所以,愤怒无可厚非。
 
但问题是,很多女性会长期处于愤怒期。
 
不想接纳现实,于是停留在关系里一边抱怨,一边试图用继续付出来维持,满脸愁容,对生命也渐渐厌倦。
 
这与女性长期处于的社会氛围分不开。
 
一是女性长期被灌输爱很重要、关系很重要的思想,导致其信仰破灭;
 
二是女性潜意识深处需要男人为其负责的思想,容易一出问题就会把自己放在受害者的位置上;
 
三是人格的新生也需要外界的很多支持性的力量和环境,比如家人朋友。但很多家人朋友的认识可能并没有超过失恋者的认知水平。
 
这也是为什么即使爱而不得,但很多女性还不得不继续停留在关系中委屈自己的原因。
 
如果她们的愤怒能被自己和他人接纳,那么才能进行下面两个阶段,进入到真正的黑化中。
 
② 抑郁期
 
能进入抑郁期的人,说明我们开始学着接纳现实,允许糟糕的事情已经发生了。
 
此时期的特点:
 
允许自己抑郁,
 
允许自己充分悲伤,
 
允许自己充分心碎。
 
抑郁是一个哀悼期,意味着我们在心理上与恋爱对象进行分离,分离之后我们才能避免继续纠缠在愤怒期,重新开始新的生活,或者和伴侣建立新的关系秩序。
 
一个艰难的时期,但也是人格成长的一个契机。
 
在这个阶段,女性们往往久违地脱离关系,感受到自己的存在,甚至开始拥抱自己,重视自己的情绪,这是爱自己的第一步,也是脱离用关系定义自己的第一步。
 
能走到这一步,一般是需要很多帮助。
 
例如突然看到了一篇让自己顿悟的文章,学了一门取悦自己的课程,有朋友和家人陪伴我们,允许我们表达真实的情感等等。
 
尤其是对于长期处于痴恋的女性而言,意识到自己也能有独立存在于爱情中的感受和思想,是一个巨大的进步。
 
而当有一天,你发现自己恢复理性时,就是进入到了下一步。
 
③ 接受期
 
已经充分悲伤,接纳了现实过后,你会开始思考接下来该怎么办。
 
虽然很难过,但日子要朝前走。
 
此时的难过不再会像之前那样难受和悲伤,你已经和对方心理上发生分离,能从更客观的角度去看待爱情和对方。
 
这时,你也许还在关系里,但你会开始捍卫自己,发展自己,并因此获得对方的尊重。
 
而如果你早已离开了关系,那么你会享受一个人的自在。
 
并且在下一段关系中,你也会更容易感受到自己的情绪,无论开心,还是失落,并作出调整:
 
在感情的热恋期,你也许还是会飞蛾扑火,但到了疲惫的时候,你也会适当地休息和沟通,而当意识到关系对你的伤害太大,你也能更快地脱离。
 
更重要的是,你会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自己身上,学习新的东西,享受更好的生活,并且不会因为关系好坏而过度攻击自己。
 
你会离幸福、自在的人生越来越近。
 
因为,你已经不需要用和另一个人的关系质量,来定义自己了。
 
而过后,你的人生会完成一个完整的蜕变:
 
从愤怒的黑色,变成开阔的彩色。
 
更舒展,更自由,更容易得到稳定的幸福感。
 
撰稿人:
达芙妮:心理咨询师,著有一书《高情商心理学》,公众号:工业时代的月亮(ID:gysddyl);
五花鹿:心理学科班出身,满腔的少女情愫,都用来追求真实和逃离秩序。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wzhxlx)。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