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从“不学习是罪”到“不结婚是罪”:没有谁是来这个世界当罪人的

从“不学习是罪”到“不结婚是罪”:没有谁是来这个世界当罪人的

作者 | 芥末酱 编辑 | 五花鹿
 
前一段时间,闺蜜跟我吐槽她又被催婚了。被催急的她,甚至想出了在网上发帖找人“形婚”这种昏招。
 
我赶紧让她别冲动,毕竟真正进入婚姻可不像租男友回家过年这么简单。
 
但她却说,反正她对婚姻也没有什么憧憬,形婚对她来说,不过是找个不那么讨厌的室友搭伙过日子而已。她只想有个看上去还凑合的对象,好把家里人搪塞过去。
 
我说那也不能赌上自己以后的日子呀,这牺牲也太大了。
 
她叹了一口气,说:
 
只要一想到父母已经到了暮年,却还要整天记挂着她以后没人照顾怎么办,她就觉得很内疚。
 
我能明白闺蜜那种内心挣扎。
 
有时候我发一些负能量的朋友圈时,也会有意识地把父母拉进“不给谁看”的分组里。
 
因为一想到要让家人担心,就会产生负罪感。
 
01 
 
人一旦有了这种负罪感,就无法做自己了。
 
有些人会选择妥协。
 
比如毕业后选择留在老家工作,而不是在一线城市打拼;
 
比如在适婚年龄,听从家人的安排去相亲,找个各方面还过得去的人过日子。
 
而有些人会选择「规避」。
 
闺蜜想到“形婚”这种不干扰自己日常生活的方法,就是一种规避。
 
她不愿意让自己的任性,牺牲家人的安全感,又不想妥协,所以才打算找个人配合她演一出幸福的戏码,好让家人安心。
 
但无论是妥协还是规避,都是对负罪感的低头。
 
为了不破坏家人的期望,我们不得不压抑自己的需求,扮演一个“好孩子”,以此来摆脱那种“自己又要让别人担心了”的内疚。
 
这种负罪的产生,要追溯到我们的原生家庭文化中。
 
02
 
用愧疚绑架他人,是我们的一种习惯,也是负罪感经常产生的最大原因。
 
比如孩子去球场玩,把新衣服弄脏了,有的家长会说:
 
“妈妈洗衣服很辛苦,你那么容易把衣服弄脏了,这样很对不起妈妈。”
 
比如孩子不小心把牛奶打翻了,有的家长会说:
 
“妈妈赚钱很辛苦,你现在打翻了牛奶,这样很不对。”
 
这些带道德绑架的话语,都像在告诉孩子:
 
我牺牲了自己,把资源给了你,如果你没有做好,你就辜负了我给你的资源,你亏欠了我。
 
所以负罪感的本质,更像是一种「情感操纵」。
 
就像父母有他们的要求,而孩子有自己的天性。如果孩子忽视了父母的要求而放飞自己的天性的话,有的父母可能会告诉孩子说:
 
“你这么不听话,会让我很难过。”
 
这多少有种“我的难受,都是你造成的”的怪罪。
 
那些细心善良的孩子,为了不让身边亲近的人难过,就选择规范自我的言行。
 
还有些家长为了更好地操纵孩子的言行,会去定义一些罪名,比如:
 
挑食是“罪”;
 
纹身是“罪”;
 
不愿意结婚,是“罪”;
 
一事无成,可能也是“罪”。
 
……
 
没有人愿意成为一个“罪人”,所以那个自我还不够强大的孩子,只能尽可能地去扮演一个在他人眼里“无罪”的人。
 
而这些孩子长大后,也会拼命地追求道德感和清白感,生怕被扣上一顶“有罪”的帽子。
 
我曾经也是这么一个孩子,小时候的我不够有担当,不愿意担责任。
 
因为负责任也可能意味着,一旦有事就被怪罪。
 
而一旦“出错”时,我第一个念头就是怎样为自己开脱,或者是直接毁灭做错事的“证据”,比如在小学时考了低于90分的卷子时,我都是自己签字的。
 
03
 
负罪感除了会给自己带来压力,还可能会让本来可以真实相处的人,变成了一个个割裂的孤岛。
 
因为负罪感里更可怕的一种想法是:
 
害怕别人觉得自己是个“累赘”,所以自己一个人扛起所有事情。
 
之前看过一个新闻:
 
有一个老人生病了,生活没法自理,但她觉得自己一辈子都足够自强,是个能独当一面的人。可晚年却因为生病要麻烦到家人,她没办法接受自己变成一个拖累别人的人,最后她就自杀了。
 
这个新闻让我震惊的地方在于,这种对“有罪”的恐惧,居然会让人付出生命的代价。
 
在那位老人的思维里,生病了等于自己是个废物,等同于自己的人生有“污点”,所以老人宁愿自己放弃生命,也不想让家人面对自己这个“污点”。
 
其实我闺蜜也面临过类似的情况。
 
在几年前,闺蜜妈妈生了一场病,做了好几次化疗,但家里人却没有告诉她。
 
因为当时她在外地上学,家人隐瞒的理由也很傻:怕闺蜜担心,怕影响到闺蜜学习。
 
直到她暑假回家那一天,才得知那天妈妈正好在做最后一次化疗。但好在顺利做完那次手术后就可以回家静养。
 
闺蜜后来跟我说,如果她再细心点,也能发现端倪。比如那个学期跟家里微信视频时,妈妈经常不入镜。让妈妈给她寄东西,妈妈也经常推三阻四。
 
而且语音里妈妈的声音不再像以前一样有中气,但那时她以为妈妈只是感冒了。
 
我听完也很沉默:闺蜜有“形婚”的打算,可能是考虑到妈妈被疾病折磨后的身体。
 
也许我们都太害怕成为一个麻烦别人、伤害别人的“罪人”了。
 
所以闺蜜妈妈生死大事瞒着女儿,闺蜜在人生大事上也打算向妈妈“造假”,双方各自上演一场“岁月静好”的大戏。
 
但家人不就是应该互相支持,互相理解彼此的真实状态吗?这种想当然的善意的谎言,真的在为对方好吗?
 
闺蜜到现在都对家人向她隐瞒病情的事情耿耿于怀;而如果闺蜜真的形婚,她妈妈以后肯定也会责怪闺蜜把婚姻当儿戏。
 
最终,这种“为你好”的想法,到最后也可能换来一个双输的局面。
 
因为最好的相处,不是追求对大家都好,而是让大家都能爽快地做自己。
 
04
 
那么如何不带负罪感地做自己呢?
 
首先从主动暴露自己开始。
 
习惯了在父母面前“演戏”的人,多多少少也是对父母有一些预设立场:
 
预设父母永远不能理解自己;
 
预设父母不会接受自己的行为。
 
之前在知乎上看到一个回答,答主说有一天深夜她在朋友圈发了一张同龄人都懂的段子图,内容大概是我抑郁了,快给我打钱。
 
结果她妈妈打电话给她,问她是不是生病了,如果有事记得要说出来。
 
她向妈妈解释了她没事,然后挂下电话之后她就嚎啕大哭了。
 
因为她真的是抑郁症患者,只是她没有告诉家里人。
 
而在那个电话让她知道,其实自己是能够被理解的,只要敢于说出来,爱她的人一定不会苛责她。
 
其次,相信自己能够证明“做自己”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闺蜜思前想后,最后放弃了形婚的打算,而是选择多带父母出去看看世界,转移父母的注意力。同时也经营好自己的生活。
 
虽然可能一时半会没办法改变父母的执念,但只要能证明一个人也可以活得多姿多彩的时候,父母也会稍微地放宽心。
 
第三,是要多和父母产生真正的联系。
 
真正健康的关系,都来自于在于彼此间真实的碰撞。
 
互相要求“无罪”与“不出错”,只不过是用“完美人生”来绑架对方的言行。
 
其实人生很短,别等到回过神来,才发现大家一直在因为一些无谓的原因,彼此间维系着一种浮在表面的关系,都没真实地了解过。
 
之前老家搬家的时候,家里翻出来很多老照片,记得那时我们一家人一边整理照片,一边嬉笑闲聊了很久。
 
也许有天找个机会,换个方法跟身边的人交流,主动向对方递上自己的关心或者袒露心底的烦恼,也可能会收获谅解或安慰。
 
要知道,人与人之间的链接比“我们之间互不拖欠”更加重要。
 
只有解开负罪感的束缚,才能让彼此更加亲近。
 
作者:芥末酱,存在主义者、生活观察员 。本文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推荐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