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三木水:出轨,可能和性无关

三木水:出轨,可能和性无关

作者 | 三木水 编辑 | 五花鹿
 
01 男人有钱就变坏?
 
最近我有个来访者面临出轨的困境。
 
他叫李先生,44岁,文质彬彬,地产公司高管,和太太在工作中认识,结婚6年。据他自述,夫妻两人感情一直很好。
 
一年前,李先生所供职的公司在一个新地方成立分公司,因此他终于调过去,成为了公司总经理——是他梦寐以求的职位。
 
这本来是一件好事。
 
可是,从这个时候开始,李先生和太太的感情莫名开始出现裂痕。
 
他们频繁争吵,之前李先生觉得忍忍就过去的东西,现在忽然就觉得再也忍不了了。
 
继而,李先生出轨了。
 
对此,李先生自己也非常苦恼,他不能接受自己竟然做出了这样“道德败坏”的事情。
 
一方面,他认为家庭非常窒息,爱人无法沟通,感情变得疏离;
 
另一方面,他又深感自己的出轨是对婚姻的不忠,认为自己背叛爱人,经常自我攻击,情绪变得很低落。
 
有人可能会说:这个例子不难分析。这种情况就好像我们家“隔壁老王”一样常见,是社会上最容易见到的一种情况,无非就是:男人有钱就变坏。
 
真的只是这样吗?
 
心理咨询不是道德审判,在剥离了道德和社会文化的滤镜后,让我们看看,李先生到底为何出轨。
 
02 “这不是我要的婚姻”的背后:这不是我要的生活
 
作为一名心理咨询师,当我听完李先生的这些诉说后,我脑子里的疑问很多。
 
比如:李先生为何出轨?
 
但更关键是:
 
为何现在出轨?
 
他和太太的感情之前如何?
 
真的如他口中所说“一直都挺好”吗?
 
太太是什么样的人?
 
李先生当初选择和太太结婚的原因是什么?
 
李先生是一个从小就非常听话和懂事的孩子。
 
小时候,家庭条件不好,父母对李先生的期待很大。李先生也不负众望,一直非常优秀。
 
从小学到重点初中、重点高中,终于,通过高考的独木舟,从偏远的山区走了出来。
 
李先生回忆自己的成长经历时说:除了读书,自己几乎没有什么别的记忆,他一直很懂事,从来没叛逆过。
 
他做的一切,就是为了给“父母争气”。
 
就这样,一直优秀到大学之后。
 
大学毕业后,接力学业的,是工作。此时,李先生又把一心扑在学业上的精神转移到了工作上:只希望能不断地升职加薪。
 
付出必有回报,工作以来,李先生从公司里最年轻的中层到后来成为公司里最年轻的高层。此时,离他给自己规划的理想人生目标,只有一步之遥。
 
机会终于来了。
 
分公司的成立,圆了李先生的终极梦想,李先生认为自己赢来了人生的“巅峰时刻”:成为分公司的老总,从此,一方诸侯,大权在握,一呼百应。
 
这个意义有多重要呢?
 
李先生说了这样一句话:他从来不敢停下,直到今天。
 
可是,当他一停下,看看周围的一切,却发现自己,对一切,都是那么地不满意。
 
一句话在他脑海中浮现: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03 要成长,必须先脱轨
 
李先生不是一个人。
 
我们很多人都像李先生一样。我们盯住一个目标不放,在这个目标没有完成之前,我们的眼里,只有这个目标,在这个目标完成之后,我们恍然发现:
 
这不是我想要的生活。
 
既然不是我想要的生活,那么,这是谁的生活呢?
 
我们中的很多人,或者为父母所迫、或者为生活所迫,我们一直在努力成为“上进”的“好孩子”、“好学生”。
 
从这样的家庭中走出来的人,其实处在一种完全被占据状态:小时候被父母占据;读书时被老师占据。
 
长大后,当我们走上社会,似乎这个时候的父母和老师都不再那么有能力对我们实施占据。但是,因为我们被长期占据,我们的内心是空的。
 
于是,“空心”的我们,很容易被社会文化占据,也就是我们经常喜欢说的“应该”做什么,“应该”成为一个什么样的人。
 
相比于“我想”,“应该”占据了更重要的位置。
 
于是,我们按照外界权威的要求:努力学习、努力工作、升职加薪,我们终于把自己的人生过成了“标准”的“成功人生”。
 
问题是:“标准的人生”是别人期待的,不是我们自己的。可以说,过去的这一切,都不是属于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只不过是在别人的摆布下,做了一个足够乖的牵线木偶。
 
于是,为了赢回我们自己的人生,我们就需要经历一个“脱轨”,再“重新回到轨道”上的过程。
 
脱轨,是一个里程碑:
 
脱轨前,那是别人的轨道,别人的人生;
 
脱轨后,再次回到轨道上,才是自己的人生。
 
04 怎样是脱轨?
 
脱轨的形式很多。比如,青少年的叛逆,中年叛逆。
 
青少年叛逆,本身就是在寻找自我。
 
而如果,我们因为一直被外界权威“占据”,“自我”在该发展的时候,没有机会发展,那么,我们就不会出现所谓的“青少年叛逆”。
 
这种情况下,当外界条件终于到了一个自己认为“比较安全”的时候,我们才开始实施这迟到的“叛逆”。
 
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会“中年叛逆”甚至“老年叛逆”的原因。
 
带着这个认知,我们再来看李先生。
 
为什么出轨?
 
对于李先生而言,出轨就是他脱轨的一种形式。
 
当他意识到这不是自己想要的生活之后,这个时候,过去的一切是非对错都不再重要,重要的是:他有一种想要推翻过去一切,重头再来的想法。
 
婚姻,只是一个出口。甚至,无论这段婚姻的质量是高还是低,在他看来,他可能都不会认为这是一段属于他自己的婚姻。
 
这段婚姻,只不过像他在过去时间里,曾经一直在努力学习和努力工作一样,是一件“任务”。
 
即便,这个婚姻看起来,是曾经他自己的选择——那个时候,他处在被占据状态,任何选择都有一种类似于“解离”状态下作出的选择。
 
所以,他新一段感情未必比眼前的这段婚姻好,他出轨的人未必比原配好。而是,在他走到这个阶段,“脱轨”是一件他必须要去做的事情。
 
他必须要经过脱轨的这一关,然后再重新选择一个真正属于自己的轨道,从这以后那才是他的生活。
 
最后,他选了“出轨”的形式,破坏了家庭的稳定,伤害了妻子孩子的感受,让周围的人和自己都付出了代价。
 
那为什么是现在出轨呢?
 
对李先生而言,在人生达到这个让他从心理满意的目标之前,为了职位奔波仍然是他人生的主旋律。
 
父母虽然早已不再管制着他,但是,那个儿时内化了的父母却早已在他的心中,一直约束着他,对他提着各种要求。
 
在他获得了分公司总经理的职位之后,似乎他的人生在这条线上的目标已经达到了,可以给父母一个交代,并且,也创造了一个他认为比较稳定的一个外部条件。
 
这个时候,似乎另一个需求就浮上来了:我要找自己,我终于可以找自己了。于是,李先生开始叛逆。
 
所以,这种情况下,出轨和情欲关系不大。
 
事实上,出轨,是为了寻找自我。
 
似乎他们觉得,出轨前,都是“为了别人”而活;出轨后,再次选择的婚姻和人,才是真正属于自己的选择。
 
其实,这也给了我一个启示:
 
一个人叛逆期,来得越早越好。
 
最好的情况是在他应该叛逆的青少年的时候就被允许叛逆。
 
叛逆期来的越晚,那么,很可能这个代价就越大。
 
因为,当我们与这个世界以及各种关系的卷入越深,情况越复杂。
 
这个时候,我们叛逆起来,需要承受更多的内心波动和自责、对现有关系和生活也产生了巨大的破坏。
 
就像李先生一样,很有可能失去了爱他的妻子家人。
 
中年叛逆难以一时化解,因为前面积累太久了。
 
只能不断去感受和探索,去承受未知的代价,直到找到自己,回归轨道。
 
作者:三木水
心理咨询师,北京大学硕士,浙江大学学士,主攻精神分析、心理动力取向,带你从心理学看透世间万象。微信公众号:三木水心理工作室(hongcen2063)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