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母亲在武汉发烧后,我做了3件让家人安心的事”

“母亲在武汉发烧后,我做了3件让家人安心的事”

 

编者按:
 
近段时间来,武汉疫情一次次冲击着我们的生活。
 
无论是湖北的朋友,还是其他地区的人,想必都在承受着一次次的情绪波动:恐慌、不安、焦灼,低落。
 
为此,我们特别找了咨询师黄玉玲近日的一次分享。
 
她因为母亲在武汉发烧,也曾陷入恐慌的漩涡。
 
但后来通过一次深度的思考和调整,她不仅安抚了自己,还让周围的人暂时都安定下来。
 
希望这篇文章,也能给大家带来稍许的抚慰和力量。
 
01.
 
猝不及防的疫情&惊喜的人性之暖
 
孩子一放假,我们一家人就带孩子去乘坐游轮。
 
知道爆发的新型冠状病毒情况,但是心里并没有觉得很恐怖。
 
大年三十儿,邮轮在南沙靠岸。
 
最后一顿早餐,我们依然面朝大海,没有觉得危险在靠近。
 
另一侧的游客们,好几个都在靠着窗边,看着16楼以下的变化。
 
我走过去一看,发现已经有两辆救护车在岸边等候,随车的医务人员,都是白衣白帽蓝口罩,给人一种到了无菌室的错觉感。
 
医生们看起来在很紧张的商议着什么,十几分钟后,一家老小大概5个人就进了这辆救护车。
 
随着它的绝尘而去,另一辆车原地待命,另有几位穿防护服的医生直接进入了船舱。
 
当我们按照约定时间到达离船集合点,才发现,这里已经等候了两个多小时。
 
服务员告知我们,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放行,因为有人发烧,已经送往医院,我们每一个入境旅客都要检测体温才能登岸。
 
当我们终于离船时,原来计划等候的旅游大巴,已经提前开走,理由是,有客人还要赶乘其他工具回家团年,他们多等了半个小时,只能先走。
 
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能够那么快入境的,反正大厅里从来没有断过人,乌泱泱一大片,都在等待通行。
 
叫不到车,大家都回家过年了。
 
我们问了好几辆大巴都没有空位置。
 
最后,几乎所有的客人都离开停车场了,我们竟然运气好到一辆空车返城。
 
没有提任何条件,就同意搭载我们。
 
当然,我们最后还是给了一些辛苦费的。
 
在那一刻,最需要最脆弱的时候,有人伸出一把手,就是让我们见到了人性的光辉。
 
师傅是湖南人,这个春节就留在广州,在车队里工作。
 
只要能把我们一家大小驮到地铁口,我们就真正安心了。
 
02.
 
自恋导致的一次争吵
 
车驶出停车场,我们发现,马路上有许多旅客,都仍然在等车,还有的再慢慢拖着行李沿着马路走。
 
偶遇一拨7个人的游客队伍,她们正吵得不可开交。
 
这个场面,非常令人熟悉,我估计,她们也跟我们一样,被旅行车给落下了。
 
我们孩子爸爸赶紧下车,跟他们说,这辆车可以一起出去。
 
上车之后,他们继续吵。
 
男的埋怨女的没有安排好,女的说,我咋个晓得嘛,又没有来过广州,谁知道又赶上这个病毒呢?
 
我赶紧劝慰:
 
我们也是被旅行车落下的。现在都不讲了,今天年三十儿,大家都不情愿这样,但是事情已经发生了。现在也只能这样先进地铁,这样就可以最快速到达你们想去的地方。
 
想一想,人们是多么自恋啊。
 
当一件事情没有按照自己的意愿发生的时候,总是习惯性责怪他人没有安排好。
 
就好像,那个安排的人是个神仙,无所不能一样。
 
当我看到那个男人,那么气势汹汹的对待那个女人,有一种愤怒也在我心中燃烧。
 
大概是我妈妈以前太习惯用这种方式处理问题,推卸责任。
 
上了车,看到了抵达的希望,大家的恐慌很快就缓了下来。
 
真是让人感觉到,这就是一群孩子。
 
大年三十儿的中午12点,我们都在外面,心没有落着地儿。
 
看着车驶向离家越来越近的地方,忽然觉得这里的风景此刻这般美好。
 
03.
 
一个坏消息
 
广州的大年,基本上空城了。
 
刚刚到家,又去购买新鲜蔬菜,准备团年饭。
 
忽然想起给妈妈打电话,报个平安。
 
结果,老妈发烧了。
 
说年二十九开始的。
 
我妹妹在那一头火急火燎。
 
一头是老妈,不能不管;一头是孩子,不能不顾,又怕万一是这个情况,给传染到孩子身上了。
 
特别说明,我妈我妹都在大武汉,妥妥的疫区中心。
 
我们问明了情况,老妈精神状况尚好,低烧,没有食欲。
 
我和妹妹决定,建议采用基本的发汗策略,泡热姜水,多喝水,休息,清淡饮食。
 
再观察看看。
 
04.
 
陷入巨大恐慌之后,我的一次深度思考和安抚
 
年三十儿晚,妈妈很早就睡了。
 
我看到朋友圈儿,至少有三个朋友发来了她们单位的集结支援信息,看到拍摄的视频,英姿煞爽的,我感到一种特别的悲壮,内心对他们生出真正的敬意!
 
大年初一,我妈情况没有大的改善,新的消息不断传过来,新增病例,确诊病例,死亡病例,封城之后,各种交通工具也停了,物资短缺。
 
妹妹在着急中也越来越烦躁,越来越恐惧。
 
我发现,我被卷入了一场巨大的恐慌的洪流里面。
 
整个初一的上午半天,我都在不停地刷各种信息,向我的医生朋友们求助,完全是一种不可控制的持续性关注状态。
 
这里面有一些非常有价值的信息不断地发送出来。
 
我要特别感谢我的朋友们。
 
随着恐惧的情绪不断集聚释放,我感受到一种深深的无力。
 
平常痛苦的时候,觉得死不是一件可怕的事情,真正死亡的危险被看见,被逼近,才知道,还是非常恐惧。
 
我在这里面,觉得更恐惧的好像不是我害怕自己快要死了,而是我面对自己的这种无能为力感。
 
我几乎做不了任何事情。
 
在那一刻,黑暗笼罩了一切。
 
我深深地呼吸,感觉到自己的心跳在加速,继续呼吸,依然在狂跳。
 
我待在这个感觉里,慢慢地,有些感觉清晰了:
 
这件事情,已经发生了,我能改变它,让它不发生吗?——不能。
 
大家都很恐慌,我现在也感觉到恐慌,这个可以存在吗?——可以。
 
妹妹现在正在烦躁着急中,可以存在吗?——可以。
 
这个事情,就算是真正中招了,能改变吗?——不能。
 
那么,我能做什么?
 
安抚自己。
 
缓过劲儿来了,安抚妈妈,安抚妹妹。
 
关注有价值的信息,传递过去。
 
05.
 
应对恐慌,我做了几件让人安心的事
 
于是,我给妹妹和妈妈打电话:
 
这个情况之下,我们谁都不知道将来会怎么样,决定我们一起来做,一起来承担。
 
万一疾病进展情况不理想,不要相互埋怨,毕竟,这个当下,我们都尽了力了,也只能做这么多。
 
因为我妈以前惯常用责怪别人的方式,就像我说的车上那几个人一样。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要让她明白,现在我们只能做这么多,做出来的决定是当下最好的决定,有紧急情况再马上上医院。
 
这一步做了之后,明显,我妈我妹的焦虑都缓解了一些,当下,我们的局限就在于此。
 
这个不得不承认。
 
然后,我把自己对疾病的理解传达出去。
 
任何疾病,最好的药,是自身免疫力的增强。
 
就算是检测出来了,也没有特效药,在医院,那么多人,得到的照顾也是非常有限的。
 
咱们就不说那些给不给医生添负担之类的话了,单说自己,去了哪里,各种排队,交叉感染,焦虑情绪起来,抵抗力反而可能是下降的。
 
就是为了自己好,情况不严重,还是在家里,吃好喝好睡好,泡热水脚。
 
我妈听了这些之后,也感觉好了一些,是的,我们现在也只能这样。
 
第三步,对疾病保持一个积极开放的态度,不知道未来会怎样,要做好一段时间的心理准备。
 
安心呆在家里,外面有很多医生正在赶往武汉支援,社区医生也会尽快部署下去,有情况可以及时联系。
 
网上也开通了问询通道,妹妹着急时可以咨询。
 
做了这些之后,我心里给自己做了最后一步建设——要是真的染病,严重,死了,可以接受吗?我问自己。
 
可以。这句话出来之后,我就更加心安了。
 
一方面照顾安好我自己的一家大小;另一方面,我对妈妈和妹妹都只能做自己能做之事。
 
保持联络,让妈妈和妹妹感觉到在关心她们。
 
后来,不断有各种其他的亲戚们的信息涌过来,妈妈最终还是决定去医院。
 
妈妈说,医院可热闹了。
 
她去的是社区医院,虽然经过各种等待,最终还是查了血,拍了片,但没有做到核酸检测。
 
医生说,是病毒感染,但是不是这个冠状病毒,现在还不知道。
 
鉴于症状较轻,建议回家休养。
 
这一场恐慌的心理战争在下午四点后缓解,晚上已经基本上可以安睡了。
 
早上醒来,我问妈妈怎么样,她说,还好。
 
没有继续严重,有见好的感觉。
 
她说,生死由命。
 
要是真的来了,六十多岁,也觉得可以了。
 
叫我不要担心。
 
06.
 
直面现实、走出自恋,才是应对恐慌最重要的方式
 
我今天才可以写这些文字。
 
昨天,当我在风暴中时,我根本没有办法动笔,整个人都是飘的,心也散了一地。
 
那种恐慌感,就是离死亡很近的感觉,这个感觉的确很容易压垮一个人。
 
基于我在这个过程的体会,我分享一下几点:
 
1、比身体病毒本身更可怕的是恐慌。
 
这是我们心里的病毒。
 
传染速度比冠状病毒还快。
 
恐慌降低人的智商,占据人的内在心理空间,使得能做的判断做不了,效率也降低。
 
2、应对这个恐慌,你需要问自己:我们是神?还是人?
 
是人,那么现在有这个恐慌感——就让它存在。
 
是人,那么就一定有你不能做到的事情,你没有办法吹一口仙气,这个病毒就散了,你的亲人朋友就奇迹般的康复了。
 
是人,你就很有可能会判断错误。
 
停止埋怨,马后炮真的只会添乱。
 
3、你可以做什么?
 
思考:你可以问自己:个人极限能做多少?可以为之尽多大的努力?
 
行动:能安抚的安抚,包括对自己的安抚,记得你的深呼吸,可以最快速度把你带回当下。
 
能准备的准备,该观察的观察。
 
我说的这些,还是归结到一个点上,这场战役,其实是咱们跟自己的自恋的较量。
 
我现在觉得人定胜天这种话,很扯淡,天也从来没有要胜你,是人们的死亡焦虑在作怪。
 
任何事情的存在、发生,皆有其规律。
 
可能最终就是各有各道,互相尊重,和谐共处。
 
谁能真正灭得了谁吗?
 
真正的从自恋的幻象里面出来,扎实落地。
 
看清现实,不管多么严峻,该怎样就怎样应对,这才是人要做的事情。
 
我的一个做生意的朋友。
 
他说,每一次遇到生意上的重大问题,只要是抱有各种幻想,就发现,整个处理能力都下降了。
 
反倒是接受现实,这个就是没有了,那个就是合作不了了;反而会激发出各种力量斗志,去解决问题了,这样反而效率更高。
 
要是还没有到死的那一刻,咱们就老老实实的好好呆在人间吧。
 
来源:微博@黄玉玲-遇见
 
心理援助
 
在这样一个非常时期,我们一定要照顾好自己的身体健康,做好防护。
 
同时,我们也要照顾好自己的心理,提高心理免疫力。
 
因此,针对这次疫情,我们联合了专业心理咨询师将开展一系列关于心理自助的免费分享,希望能给在疫区的医护人员、群众一点力所能及的支持。
 
如果你或身边人有相关的心理困扰,请直接在留言区写下你的问题,衷心感谢。
 
武汉加油!我们能赢!



推荐 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