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劝父亲戴口罩,却遭到打骂”|为什么新冠肺炎一开始会被轻视?

“劝父亲戴口罩,却遭到打骂”|为什么新冠肺炎一开始会被轻视?

 

作者 | 武志红 编辑 | 五花鹿
 
01.
 
每当重大新闻发生,都是观察人性的时机。
 
我写这篇文章时,正是全国新冠肺炎暴发之时。
 
这场重大灾难从最初传出,到确认暴发,再到信息密集轰炸,这些不同阶段,都可以看到不同的人性。
 
我发现,最初传闻阶段和确认暴发阶段,最容易见到的心理现象,是:
 
否认。
 
即否认这一可怕的消息和事实。
 
不相信有新冠肺炎这回事,不承认这事的严重性,更不采取任何防护措施。
 
否认这个词,也许你会觉得这没什么特别,但在精神分析的理论语境中,否认是一种非常原始、极端的自我防御机制,它会带来一些严重问题。
 
解释一下,否认即:
 
一些体验你感觉到严重不舒服,于是你彻底在意识上屏蔽了这个信息。
 
我举几个例解释一下:
 
一个人怕蛇,从来不说“蛇”这个词,好像自己不说这个词,“蛇”就不存在一样;
 
一个人面临亲人去世,但仍然坚信他会回来。
 
衍生到这次新冠肺炎,则可以看到:
 
尽管有大量事实证实了疫情的发生,但有人仍然否认这一事实的存在,并且因为否认了它的存在而仍然照常生活,结果令自己处在危险中。
 
直到它的一再扩散,有些人意识上承认了它的存在,但在行为上,却仍是否认。
 
例如那时微博上的一个热点话题是,怎么劝父母和老人戴上口罩。
 
微博博主“我是落生”讲了几个真实故事,都是粉丝提供了照片和视频显示,当女儿劝父亲戴口罩时,遭到了父亲的打骂。
 
这就是行为上的否认。
 
02.
 
否认的发生,不局限于重大的事件。
 
它也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的细枝末节里。
 
我讲一个咨询中的例子,可以帮大家增进对它的理解。
 
一位有躁狂抑郁症的男士,他每次来都会说,好累啊。
 
问他为什么累,他都不能讲出原因来,只能给出大致的解释,例如:嗯,这一段时间太抑郁了吧,最近药物调整的原因,或者是,工作太多太重了。
 
随着咨询的深入,基本每次都能谈出,他之所以累,是因为有一个重要的负面体验没被他意识到,而表现在身体上,就变成了累的感觉。
 
这种现象,精神分析称之为“躯体化”。
 
就是压抑的情绪转移到了身体上表达。
 
而这位来访者经常使用的压抑方式,就是“否认”。
 
作为躁狂抑郁症患者,他有一个基本心理逻辑:他只想要高大上的正面体验,而不想要任何负面体验,并且他由衷认为,这是可以做到的。
 
为了这个目的,他就频频使用否认的心理机制,把几乎所有负面体验,都给屏蔽掉了。
 
有些事情比较常见。
 
例如,好友聚会时,有人不给他面子,给他开了一些伤他自尊的玩笑,他很不高兴,但觉得没必要这么小气,于是当时没表达,以后也将这件事给彻底忘了一样。
 
但“很不高兴”这个消极情绪,表达在身体上,就变成了很累的感觉。
 
有些事情非常特别。
 
例如,一次咨询中,他产生了很累很累的感觉,咨询进行了一多半时间,也没谈出来,这到底是怎么了。
 
我建议我们安静一会儿,安静中,他突然间有了一个深刻的领悟,他说:
 
武老师,我希望能把我前几天产生的一个美好感觉,完美地、百分百地传递给你。
 
可我发现,无论我怎么努力,这份感觉我自己都没法完全重温,更不可能完美地传递到你那儿,这让我非常挫败。
 
啊,说清楚这一点,我的累竟然减轻了。
 
这是他第一次“承认”了自己的无能,觉察到了自己的负面体验,也因此身体变得轻松了一些。
 
而通过这位来访者的故事,我们可以看到:
 
否认这个机制,是和全能自恋紧密联系在一起。
 
全能自恋程度越高,越容易认为外部世界和内在自我是应该完美的,而破坏完美感的,就会被否认掉。
 
在这个来访者身上,无论是“我不能不高兴”,还是“我要100%把我的感觉传递给武老师”,都是全能自恋产生的错误逻辑。
 
而导致的结果,就是否认自己的真实感受,以及否认之后的躯体化——很累。
 
03.
 
再来看看因为女儿建议戴口罩,就对女儿打骂的暴力父亲。
 
他们的行为否认有一些什么样的心理机制呢?特别是,和自恋有什么关系呢?
 
这个行为否认,有多层逻辑:
 
1. 拒绝虚弱。
 
新冠肺炎的蔓延,带来了死亡焦虑。
 
如果因此戴上口罩,就是承认自己是虚弱的,就不完美了。
 
2、拒绝成为虚弱中最虚弱的。
 
博主“我是落生”发的一个视频中,冲着女儿大吼大叫的父亲说:
 
戴口罩太“娘炮”,别人都还没戴,我先戴?
 
3、在和女儿的关系中,他要把控话语权。
 
即,这些父亲不接受女儿的合理建议,是因为,一接受女儿的建议,就意味着女儿比他们高明,这也会让他体验到虚弱感,这是这些高自恋父亲所不能接受的。
 
处处都要耍牛逼的人,其实是处处都在追求自恋,他们很容易给别人带来各种麻烦。
 
当这次疫情进入到中间阶段,即信息密集轰炸时期,整个社会都进入了严防死守的地步,而少数一些人,仍然会拒绝当地的戴口罩的要求。
 
例如,一位女子不戴口罩进地铁,被旁边人提醒,她大怒,并且立即就开骂,失控中她讲的话也有十足的全能自恋味儿:
 
我没那么怕死!不信你去问我妈,从小我不愿意做的事情,没哪个拦得住我!后来,我学法律学得那个认真啊!也没哪个拦得住我,大门不迈,二门不出。老娘今天涂了口红的,Chanel经典款。
 
这意思是,不怕死神,不怕你,不怕法律,但凡老娘做了决定,死神、法律和你都靠边站去!
 
这就是自恋导致的,否认客观现实。
 
否认的心理机制,会保护一个人的自恋,让人觉得“我是好的”,“事情还在我控制之中”。
 
但坏处是,因为你把外部现实否认得是如此严重,所以你会对外部现实置之不理,于是糟糕的事情会不断恶化,直至失控。
 
可以说,否认的心理机制,会导致一个人的内在想象世界,和外部现实世界产生巨大分裂。
 
当这种分裂特别严重时,就很容易呈现得像是精神病一样,因为很多精神病,例如精神分裂症,就是内在想象和外部现实彻底分裂开了。
 
现实是在这一边的极端位置,而你的想象却是在另一边的极端位置,这构成一种荒诞怪异乃至可怕的对比。
 
总之,无论是个人、家庭、社会和权力体系,都要警惕否认的心理机制。
 
一时的否认会让你内在感觉良好,可对于外在的问题,就会视而不见,而导致这些问题会一直发展,直至失控。
 
相反,拥抱那些痛苦的体验,直面痛苦的现实,这虽会让你一时感到难受,但随着你的努力和应对,事情可以重新恢复秩序。
 
文章来自武志红《从全能自恋到真实自信》课稿。



推荐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