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9年前的这部电影,早已预言武汉的困境与转机

9年前的这部电影,早已预言武汉的困境与转机

 

作者 | Nico 编辑 | 五花鹿
 
2020年的这个春节,注定让所有中国人刻骨铭心。
 
这场蔓延全国的疫情,冲淡了今年的年味。
 
置身这个特殊时期,我们大多只能待在家里,通过新闻获得部分近况。
 
与此同时,不少聚焦病毒题材拍摄的影视作品,也开始重新走入公众视野,让人们通过光影,去重新审视灾难的可怕、人类的渺小以及人性的复杂。
 
比如《流感》,比如《极度恐慌》,比如《感染列岛》……
 
其中我想给大家推荐一部:《传染病》。
 
它是一部上映于9年前的电影。
 
片方宣称,影片的创作灵感,主要来源于非典。
 
其中有不少故事情节和现实很贴近,也给了我们不少警醒和感动。
 
01. 当电影照进现实
 
影片故事,主要围绕一种新型致命病毒在几天之内快速席卷全球的故事展开。
 
美国女高管贝丝是人传人产生的第一例感染者,也就是我们所俗称的“毒王”。
 
出差途中,贝丝不小心感染病毒,然后通过直接或间接的肢体接触,将病毒尽皆传播了出去。
 
没过多久,病毒便通过各种渠道播撒至全世界,引发了可怕的疫情。
 
人类的社会秩序,由此走向崩坏与瓦解……
 
全片有不少细节,都与目前现实高度吻合。
 
病毒的最早发生地,就设定在了中国。
 
人类被感染之后,一般也会经历较长的潜伏期(9天左右)。
 
电影中的病毒感染源,被设定成了蝙蝠。
 
因人类砍伐森林,一群蝙蝠惊散逃出,其中一只飞到了猪圈上空。
 
蝙蝠将啃食一半的香蕉掉落给了猪,然后以猪为介质,将病毒感染给了人类。
 
疫情发生后,美国疾控中心在病毒爆发地,紧急征用体育场,改造成临时医院。
 
这一举动,刚好与前不久出现的一个微博热搜不谋而合——#武汉连夜开辟三个方舱医院#。
 
立春当天,武汉将洪山体育馆、武汉客厅、武汉国际会展中心三处场地,连夜改造成临时医院,来收治“新冠”病毒感染的轻症患者。
 
而电影中的警示和感动,也似乎是现实的重现。
 
02. 警示:人性和专业的权衡
 
看这个电影时,让我有点惊讶的是:
 
这部电影似乎预料到了“双黄连哄抢”的闹剧。
 
前些天,电影里的一张截图,在微博上被疯狂转发。
 
截图中,说“连翘是解药”的男性,在电影里的一位公知大V,名叫艾伦。
 
早在病毒传染初期,他便敏锐地觉察到了其中所潜藏的商机。
 
于是,他利用自己强大的网络号召力煽动民情,将普通连翘包装成神药,靠着炒作股票大发横财,足足赚了四百多万美金。
 
然而,其他听信谣言的普通民众,却因为人群聚集,造成了严重的交叉感染。
 
从这事我们可以看到:
 
在疫情面前,一旦放纵人性的阴暗,放弃恪守所在行业的专业,那后果常常不堪设想。
 
在现实生活中,抢购药的事情也有发生。
 
并且凑巧的是,电影里所说的“连翘”,正是现实中我们所抢购的药——双黄连中的一味必备药。
 
1月31日晚,有新闻说,双黄连可以抑制新型冠状病毒。于是当晚不少人去排队买双黄连,甚至有人因此被推挤摔倒。
 
好在不少医疗团队都在第一时间进行了澄清:体外研究可抑制,但没有临床研究的成果。
 
与电影不同的是,这个是非人为的炒作,也因为及时澄清而没有造成严重的感染,但的确也是一次对专业和人性的考验。
 
这件事之后网上出现了不少扯皮:大众觉得专业机构在误导,有些人说是大家自己太着急、没判断力。
 
但在我看来,事件中处于被动的大众的确是最无辜、最冤枉的一拨人。
 
因为在当下这样极端的环境中,任何信息都可能掀起一阵巨大的波动。
 
那些买药的人只是希望保有一线生机罢了。
 
所以真正重要的,在于每个环节都克制人性、发挥专业。
 
不去追求噱头、科学地考虑到每个举动对大众的影响,才能让社会更积极地运转。
 
就像我最近在网上看到的视频。
 
居委会的人试图为隔离的人封门。
 
从人性角度上看,大家都有被感染的恐慌,不想让任何风险出现在面前,所以想要进一步地隔离。
 
但是从法律和消防安全层面上,却是违规且不专业的,万一发生火灾,后果不堪设想。
 
因此,在专业的前提下,去恪守道德底线,去限制自己人性阴暗面的盲目推动,是非常重要的。
 
而越是这种时候,人性的高光也变得夺目。
 
03. 感动:人性高光闪耀
 
从电影《传染病》联系到社会现实,其中有苦涩的一面,同样也有温暖的一面。
 
影片在人性方面的呈现,可圈可点,颇具力度。
 
除了展现艾伦这样的反面角色之外,还将几个正面人物刻画得有血有肉。
 
也是这些正面人物的人性光辉,给疫情带来了新的转机。
 
医生梅尔斯,是美国疾控中心派往明尼苏达州的调查员。
 
刚到当地,她便着手召集会议,劝解当地政府防微杜渐,及时阻断疫情。
 
可当地政府,出于经济考量,并未采纳她的建议,导致最终病毒扩散,连梅尔斯本人,都感染上了病毒。
 
临死前,她用尽全身力气,将自己身上的羽绒服,扔给隔壁喊冷的患者。
 
这个微小的举动,成了她生命当中,最后的高光时刻。
 
看到梅尔斯,我们很容易联想到最近刚刚去世的李文亮医生。
 
作为向外界发出新冠肺炎的最早警示者之一,他的去世对我们来说,无疑是一击重锤。
 
去年12月30日下午5点多,他在同学群发消息说:华南市场确诊了7例SARS,后来又补充道说最新消息是“冠状病毒感染确定了,正在进行病毒分型”。
 
之后他一直正常工作,并在一次出诊中被感染了冠状肺炎。确诊后,他很乐观,说会配合治疗,早日出院。
 
然而从那以后,他却再也没能走出医院。
 
离世时,年仅34岁,让人悲痛不已。
 
而这样无私奉献的一线人员,《传染病》中还刻画出了很多。
 
由于病毒本身危险系数极高,政府下达指示,规定只有在生物安全四级实验室(BSL-4)内才能研究。
 
可当时很多研究一直陷入困境,没有眉目。
 
多亏一位病毒学家,不顾个人安危,在生物安全三级实验室内研究,才终于取得了突破性进展。
 
经科学研究,他做出了价值连城的科研报告,本可以凭此取得丰厚报酬。
 
可最终,他却以一盒雪茄为酬劳,分文不取地将这份报告送给了政府。
 
此外,为了研制疫苗,片中的科学家还将自己当作临床实验对象,冒着生命危险确认了疫苗的有效性。
 
而疾病控制中心的齐佛医生,在拿到内部分配的疫苗后,自己没有使用,而是将珍贵的疫苗让给了清洁工的小儿子。
 
这些暖心动人的情节,无不渗透着人性大爱与无私关怀。
 
面对灾难,人性可以扭曲,变得愈发阴暗;也可以崇高,变得愈发闪耀,带来一些改变和转机。
 
电影里如此,对照现实生活,同样也是如此。
 
武汉疫情,随时牵动着全国上下所有人的心。
 
确诊人数不断增加,物资不断送往武汉,而医生们的任务,也变得越来越艰巨。
 
当我们这些普通人“不出门”来隔离疫情传播的同时,有一群逆行者已经自发请愿,坐上了去往武汉的列车。
 
他们之中,有钟南山、李兰娟这样年事已高,毅然投入一线,和疫情搏斗的专家学者,
 
也有无数个冲锋在战“疫”一线,不舍昼夜的无名英雄。
 
是他们的存在,托举起了我们当下的安稳与幸福。
 
这些人性之光,被每个普通又不凡的人点亮,也照亮了更多的人。
 
这两天,全国各地的医院员工不断奔赴武汉,而全国其他省市的人呆在家里安静隔离,许多企业推迟上班,鼓励在家办公。
 
多亏了前线和各地的人们努力,目前全国各地的新增病例一天天减少,而湖北的疫情也在慢慢控制中。
 
相信我们的疫情会在每个英雄和凡人的努力下,像《传染病》一样,有个平安的结局。
 
而这部像极了现实的《传染病》,既没有故意抹黑人性,也没有过度颂扬奉献。
 
它不过是透过险情,呈现出了灾难面前的众生相,于光影间,传递出了一个深刻又浅显的道理:
 
只有经历过黑暗, 才明白光明的来之不易;
 
正因在黑暗之中,所以更要努力用专业和温情去寻找光明。
 
作者简介:Nico,敬这个莫名其妙的世界。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