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硬核医生”张文宏自曝曾被欺负,关键靠这两件事应对

“硬核医生”张文宏自曝曾被欺负,关键靠这两件事应对

作者 | 芥末酱 编辑 | 五花鹿
 
前两天,张文宏主任又上了热搜。
 
作为上海市医疗救治专家组组长、华山医院感染科主任,他之前有好几个采访传遍微博。
 
其中有一个采访中,他说暂时换下一直在一线苦守的医务人员,换上科室的其他党员,原因是——
 
这些医护人员很了不起,在不知道疾病风险多大时,就把自己暴露在疾病面前,我们不能欺负听话的人。
 
而这次接受采访,他进一步做了解释:
 
我们现在社会上,大家经常有一种感觉:老是被人欺负。事实上我也老是被人欺负。
 
当你被人欺负惯了,基本是做两件事情:
 
第一:
 
(通常来说)人家怎么欺负你,你就怎么欺负人家。
 
但如果你书读多了,(你就会知道)人家欺负你,你就不(再)跟这些人有关系,(看)他们怎么欺负你。
 
第二:
 
你被人家欺负惯了,你就知道这种欺负人的嘴脸是什么样的。那你就要善待比你年纪低、权力小的人,那社会就和谐了。
 
看完视频,我开始明白为什么简单的几句话能上热搜。
 
因为这种想法太可贵了。
 
它需要克制、自省,现实中很少人能做到。
 
我们日常生活中更常见的是:
 
把自己的伤害延伸到别人身上。
 
当然,从心理分析上,这些伤害不一定是恶意的,当事人可能并不觉得自己可恶。
 
因为“被欺负之后去欺负别人”的行为,很可能是一种无意识的心理机制在试图保护自己。
 
这种机制叫:受害者向施害者认同,把伤害合理化。
 
当我们理解了这个心理机制,就像张主任说的“多读书”之后,我们可以更好克制恶意,不伤害别人。
 
01.
 
所谓的受害者向施害者认同,说的是:
 
有些人在面对外来的“暴击”而又没有宣泄渠道时,为了减缓痛苦,于是选择把自己的遭遇合理化。
 
他们的逻辑是这样的:
 
只要能证明那些无端而来的痛苦并不是无缘无故,那自己的遭遇也变得合理了。
 
这样的例子其实很常见:
 
校园里,有些低年级的学生被欺凌。
 
他们没有办法面对这种被欺凌的羞辱,只能强行扭转自己的内心想法,让自己认同这个世界本来就是以大欺小的。
 
等到他们变成强壮的高年级学生后,就会自动站在欺凌者那边,再去欺凌比他们弱小的人。
 
有的人在一段情感里被背叛过。
 
他们不知道怎么处理这种情感带给他们伤痛,只能强迫自己去认同“背叛”这一行为,认为朝三暮四本来就是人之常情。
 
后来干脆把自己也变成渣男渣女。
 
还有热剧《都挺好》里面苏明玉的母亲。
 
她以前也生活在一个重男轻女的家庭,家里的大部分资源都给了她的弟弟,在她嫁人后还要求她继续帮补弟弟。
 
于是在苏母的世界里,重男轻女是绝对合理的。
 
只有这样,她以前遭遇的不公平待遇,才能说得过去。
 
所以她接受了这项不合理的设定,认为女性不该受到比男性更强的优待,所以她也苛待女儿,不甘心把资源分给女儿。
 
在不知不觉间,受害者也成长为加害者。
 
因为受害者不甘受害,但又无力改变,只能把施害者的行为奉为一种合理规则,甚至会把这套规则加害于他人,以达到一种心理上的平衡。
 
02.
 
除了社会交往之外,这种受害者被施害者同化的模式,也容易发生在亲子、恋人、夫妻等亲密关系中。
 
尤其是权利不对等的亲密关系里。
 
一是因为亲密关系里“挟持”我们的人,经常看上去是个“好人”身份。
 
只是我们往往忽略了,“好人”有时也会伤害别人。
 
二是因为亲密关系里的弱势方,会把自己的价值观依附于掌握话语权的一方身上,所以不自觉认同了强势一方,哪怕自己确实受到了伤害。
 
我朋友小秋在家庭里就处于弱势方,在家里她常常饰演一个“热脸贴冷屁股”的角色。
 
小秋的妈妈就是这个“冷屁股”。
 
小秋妈妈是集市的小贩。每天都要很早起床赶去集市卖鱼,不仅要跟其他商贩抢位置,也经常受一些客人的闲气。
 
生活的操劳导致她情绪不好,常常对小秋没有好脸色,像是一种带着嫌弃的冷暴力。
 
而爸爸又是沉默寡言的性格,很少帮着小秋说话。再加上爸爸患有肝病,不适合高强度的劳动。家里的收入主要依赖妈妈,妈妈是这个家的权力核心。
 
小秋是个懂事的孩子,她知道谋生不易,哪怕妈妈的态度会让她觉得心里难受,她也能够理解妈妈。
 
于是她每天晚上帮忙煮饭,周末要帮家里干活,尽量不让自己变成负担。
 
可尽管如此,她还是没办法让妈妈温情地对待她。
 
她只能认同妈妈,把自己的委屈合理化,认为一个孩子对一个家庭而言就是一个累赘。
 
但这些合理化都是很隐秘的。
 
直到大学的一次对话她才觉察到这些。
 
当时小秋和室友在宿舍里聊天。
 
室友们都纷纷表示自己以后想生个女孩,这样可以把女儿打扮得美美的。
 
但小秋发现,整个宿舍里,只有她一个人没有想要给女儿好好打扮的想法,甚至也没有和女儿相处的憧憬。
 
她不知道怎么去爱女儿,只觉得女儿“麻烦”,不想生女儿,甚至嫌弃女儿,就像她感受到的妈妈觉得她是个“麻烦”一样。
 
这时她才发现到,妈妈对她的冷暴力已经被她合理化成一种对待孩子的态度和方式。
 
如果没有这个对话和觉察,很可能她以后真的会疏离和嫌弃自己的孩子。
 
03.
 
那些长期处于不平等关系里的人,也许是没有意识到自己的逆来顺受,也许是没有人帮助他们,也许是过于需要这些关系了。
 
所以他们很难做到像张主任说的那样,离开这些关系。
 
相反他们一直会寻找许多正面的理由,甚至是扭曲自己的感受,来让自己好过一些。
 
之前我老家有个女邻居被家暴,其他邻居听到动静要帮她报警,她都拒绝了。
 
等第二天丈夫上班时,女邻居还试图帮丈夫解释:他虽然打我,但平时对我挺好的,下班会给我带宵夜。
 
看到她不仅会帮丈夫辩白,而且对丈夫没有半点恨意。其他邻居都感到很惊讶。
 
的确,为了让自己能在这样不公平的关系中维持下去,除了合理化对方的行为之外,受害者还会不断给自己强化这段关系里甜蜜的一面:
 
比如丈夫给她买过东西;
 
比如小秋妈妈心情好时给她的笑脸;
 
比如被领导欺负后,领导给的一点小肯定……
 
就好像有些人明明总在关系里挨巴掌,但过后惦记着的却总是那颗糖。
 
但这些“糖”可能都是自己强行给自己找的心理安慰,只为了让自己在伤害中再坚持下去罢了。
 
只有觉察到这一颗糖只有一点点,并不值得我们失去尊严地去争取,我们才有机会恢复理性。
 
04.
 
经过上面的分析,我们可以大概知道:
 
我们之所以会站在施害者这边,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我们需要把痛苦合理化,并且在痛苦里再加点糖。
 
这样我们才能去认同目前的不平等关系,并且长时间地待在其中。
 
但我们需要进一步意识到:
 
在一段关系中,如果有一方不时会感到痛苦,那就说明这段关系可能出了问题。
 
这种痛苦是为了提醒我们及时处理关系里的问题。
 
而不是让我们默默将自己的委屈合理化,自欺欺人地掩盖了本该暴露出来的问题。
 
在面对痛苦时,我们并不只有把痛苦“合理化”这一条路能走。
 
因为痛苦和委屈都不值得被合理化。
 
一味地隐忍也算不上一种美德。
 
不管怎样,在一段怎样的关系里,都必须先学会有效地保护自己。
 
这样我们才不会一直被欺负,更不会继续变本加厉地欺负别人。
 
要想健康地保护自己,可以做以下几步:
 
第一、要清楚自己“被伤害”的底线在哪里。
 
给自己划出一条底线,就是要让自己有边界意识。
 
一旦被触及底线,就要想办法止损。
 
你可以自救,也可以对外倾诉,向外求救。但忍着痛苦不说,并不是自救,而是自欺。
 
第二、明白自己拥有平等的话语权和谈判权。
 
每段关系都是建立在双方互相依存的基础上。
 
并不存在一方绝对挟持另一方的关系,或者一方要依附在另一方身上。
 
例如上级虽然打压你,但他其实也很需要你来完成一些重要的事情。
 
因为关系互相依存,一方有麻烦,也会给另一方造成麻烦。
 
当你知道你在关系里也承担着一定的份量,你也就知道自己拥有着谈判的筹码。
 
第三、学会冷处理。
 
如果你意识到你们的关系里有问题存在,最好是能找机会和对方平等交流,倾听彼此内心,和对方一起找出问题的症结。
 
但如果对方是个不讲道理的人,那就唯有远离他们,不让自己被他们同化。
 
你可以等待时机离开旧时的环境,让新的环境和新的人去滋养自己,爱自己。
 
只有在新的事物里发现生活的美好,你才能慢慢拿回对生活的掌控权。
 
第四、绝对不做有意伤害别人的事。
 
尽管我们都曾或多或少受过伤,但这绝对不是我们伤害别人的理由。
 
把伤害延续下去,是助纣为虐,让这个欺负的风气盛行,迟早有一天还是会轮到自己吃苦。
 
而停止伤害,则能让这个风气弱化一些,甚至像张主任一样,影响更多的人去弱化这个风气。
 
久而久之,大家都会从中得到平静。
 
人性的机制如此复杂。
 
但不妨碍我们多一份觉察,多一份改变。
 
作者:芥末酱,存在主义者、生活观察员 。
 
本文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推荐 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