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武志红:“全知全能”的特朗普,这下危险了

武志红:“全知全能”的特朗普,这下危险了

 

文 | 武志红
 
全球疫情,到了一个非同一般的时刻。
 
这个时刻的到来,以一些超重量级人物被感染为标志的。
 
 
昨天,先是传来63岁的著名影星汤姆·汉克斯夫妇,在澳大利亚拍戏期间被感染。
 
 
汉克斯是最具影响力的影星之一,代表作如《阿甘正传》,他也是我最喜欢的影星之一,希望他们两口子能顺利痊愈。
 
接着还传来NBA球星戈贝尔被确诊的消息。
 
戈贝尔是爵士队中锋,多次被评为年度最佳防守队员。他是法国人,可能是与法国人接触而被感染。
 
然后这类消息不断传来。
 
加拿大总理特鲁多的妻子先是因为有症状而接受了检测,刚刚被确诊,特鲁多因此先采取了自我隔离,但加拿大官方认为,因为暂时没症状,所以总理还不需要检测。
 
西班牙一位女部长被确诊,西班牙国王王后则接受了检测。
 
 
还有早一些的确切消息,伊朗第一副总统被确诊。
 
至此,伊朗已经有多位顶层政治人物被确诊,还有人因此死亡,情况堪称惨烈。
 
不过,昨天最令人瞩目的事情,是美国总统特朗普的危险处境。
 
巴西总统府新闻发言人瓦恩加腾被确诊,总统博索纳罗因此也接受了检测。
 
而前几天,瓦恩加腾陪同博索纳罗访问了美国,并与特朗普和美国副总统彭斯会面。
 
有视频画面显示,瓦恩加腾多次出现在特朗普身边,并与特朗普、彭斯合影。
 
这些情形令人担心。
 
同时,部分是因为这些超重量级人物的情况,欧美国家乃至世界其他地区,开始采取一些强有力的隔离政策,以应对疫情。
 
美国也不例外,终于开始暂时关闭国会大厦、参众两院大楼,而NBA则宣布暂停比赛一个月。
 
这时令人无奈的事情出现了。与瓦恩加腾一同相处过的两名美国议员,决定接受检测和自我隔离,而特朗普一如既往地说,他很好,他不需要检测,他也不担心。
 
特朗普是在会面爱尔兰总理的时候回答记者这个问题的。他说,自己听说了巴西总统助手确诊的事情,但“我们没有做什么非常不寻常的事情”。
 
对此,白宫方面则说,总统和副总统与这些巴西官员没有密切接触,所以不准备对两位领袖进行检测。
 
 
特朗普好像与博索纳罗气味相投似的,而且他们对新冠病毒有类似的态度。此前,这位作风彪悍的巴西总统曾宣称,新冠病毒的严重性,只是人们的“幻想”。
 
至此,特朗普就面临着两种可能:
 
第一、他有没有被感染呢?
 
第二、如果他被感染了,而一直不做检测和隔离防范,他有很大可能会成为最危险的传染源,而且他的传染对象,令人不敢想象。
 
例如,他12日会见爱尔兰总理。同一天,大统领还在白宫会见了美国最大几家金融机构的高管,包括美国银行、花旗集团、高盛、摩根大通等。
 
这次会议没一人戴口罩,会上大统领说:
 
“现在我们遇到了麻烦,我们必须采取措施尽快、尽可能安全地清楚这种病毒”,“我们认为这只是一个很短的时期,如果我们能迅速摆脱它,一切都会自行解决”。
 
 
特大统领的这些表现,令我有了担心,担心他有可能成为真正意义上的“毒王”。
 
新冠病毒,好像就是来治人类的自恋的。
 
谁如果瞎自恋,觉得自己像有特殊性,可以免于病毒侵袭,然后不做防范时,谁就容易被打脸,而众所周知,特朗普的自恋,是宇宙级别的。
 
请看一下视频,特朗普的“没有谁比我更懂”系列,看看大统领宇宙级别的自恋表现。最初刚看到这个视频时,我还以为是搞笑的,后来才发现,这竟然是美国总统的真实表达。
 
疫情发生后,大统领也有超高自恋表现,他一次视察时说,他们家出了不少科学家和医生,如果他不做总统而去做医生,他一定会是个好医生,简直可以给他补充上一个新录音“没有人比我更懂病毒”。
 
因为这些语言,特朗普因此被嘲讽为“全知全能特朗普”。
 
这是全能自恋的直接表达,是很危险的。
 
因为,既然他如同神一样,所以不用怕病毒;同时,因为他全知全能,所以也不必听取他人建议。
 
超高自恋的人,容易成为"毒王"。
 
这一点,在国内疫情中频频可以看到。我印象特别深的一个例子是,广东江门市的一个男子,在武汉封城时,他本来在武汉市,然后想办法逃出武汉,还一路发朋友圈,炫耀他的惊险经历。
 
 
回到江门市后,虽然已经有了症状,但他完全没有自我隔离意识,相反变得异常活跃,参加各种集体活动,频频出入大商场等,一样发朋友圈炫耀。
 
最终有朋友举报他,而他的最后一条朋友圈就是在骂,谁举报了老子?
在他没有被确诊前,江门市一直是零确诊零疑似,但他被确诊后,一下子就变成一确诊一千多人疑似,因为他实在是太活跃了。
 
类似逻辑,在NBA球星戈贝尔身上,表现得也是淋漓尽致。
 
戈贝尔是法国人,而他的祖国疫情正在大暴发,估计他与法国人的接触不在少数,但当他却在最近一段时间有了两个匪夷所思的做法:
 
1、在球队更衣室里,频频去摸队友们的东西;
 
2、一次面对记者时,可能是记者问了他关于他是否会感染的问题,采访结束后,他离开前,故意张开双手,把所有的话筒都摸了一遍。
 
第二次的事情发生没多久,他即被确诊。他是爵士队的二号人物,而队里的一号灵魂人物米切尔,也被确诊。目前就他们两人被确诊。
 
 
戈贝尔被确诊后,NBA的高层决定暂停NBA所有比赛一个月。戈贝尔因此被各种嘲讽,“该最佳防守队员,防住了全NBA”,也被称为“NBA历史上最愚蠢的行为”。
 
确诊后,戈贝尔后来发了声明,“公开向那些可能被我伤害的人道歉”,同时也称,“自从我得知诊断结果后,我的情绪经历了很大的波动,主要是恐惧、焦虑和尴尬。”
 
戈贝尔到底会传染多少人,这件事现在还不确定,但他的做法,和江门市那位男子一样,有“毒王”的特质。
 
这些毒王,他们有一些共同的心理特点:
 
1、容易启用否认的心理机制。
 
2、容易有“逆恐行为”。
 
否认的心理机制,我已经多次提到。即,彻底否认一些东西,就好像它们完全不存在一样。
 
例如戈贝尔彻底否认自己被感染的危险,以及连带的可能传染其他人的危险。这样他们心理上会舒服一些,但这是最严重级别的自欺欺人,因为他们会不做任何防范了。
 
不做任何防范,还不足以描绘他们的危险。他们还会连带有第二点,即逆恐行为,这让他们的危险度变得非常严重。
 
所谓逆恐行为,即一个人感觉到了恐惧,恐惧让他觉得自己虚弱,虚弱感还让他有羞耻感等等,这太不好受了,于是他们否认了它们的真实存在,并且还要刻意去做相反的事情,以此显示自己多么英勇无畏。
 
否认和逆恐行为容易连到一起。因为否认心理,他们会表现得对危险事实总是视而不见一般,因为逆恐行为,他们会表现得异常活跃,这严重放大了他们的危险性。
 
例如特朗普,尽管知道巴西总统助手被确诊后,不仅不做病毒检测和自我隔离,接下来还至少会见了爱尔兰总理和美国金融界的高层,估计还会有其他的一些活动。
 
这太危险了。
 
当疫情不断在全球范围内传播开时,我们频频看到,各个地区的人,几乎最初都集体性地对疫情采取了“否认”的态度。
 
例如意大利人,直到现在还觉得戴口罩是羞耻的。
 
例如法国人。当意大利的大伦巴第区采取封城措施时,法国正好有一个狂欢节,狂欢节上的人们,并不会因为意大利的前车之鉴而做些什么防范,有人在视频中带着强烈的狂欢气息说“疫情是明天的事,我今天要好好享受”。
 
 
如果他们一直都这么坦然,还是令人佩服的。
 
但常常是,他们可能和戈贝尔一样,最初的坦然,是使用了否认的心理机制,而当病毒真侵袭了自己时,真实的感受其实是“恐惧和焦虑”。
 
历史上记载了人类面对多次瘟疫时的表现,人类在应对方式上和应对能力上是不断升级的。
 
现代社会的应对能力,和以前非常不同,但人类在最初的麻木大意上,简直是一致的,就像这次我们在全球范围内看到的现象一样。
 
孔子说,人分四种:生而知之、学而知之、困而学之和困而不学。
 
最好的境界自然是「生而知之」。
 
但好像疫情发生以来,做到这一点的地区真不多,我印象中就是湖北潜江市和新加坡做到了,两个地区的领导人提前预知了危险,然后做了充分而不过分的防范。
 
别说生而知之,就连学而知之都很少,中国、日本和韩国的情形,好像没被欧美等地区的人学到,他们还是要等到,自己遭遇了切肤之痛时,才开始承认并面对疫情的事实,而去做强有力的防范,所以困而学之更常见。
 
当然最糟糕的是「困而不学」。
 
目前看到,美国各级政府和人民,已经开始有各种强有力的防范,但全知全能的特朗普,真有可能会因为他宇宙级的自恋,而反应迟缓,因此可能会是“困而不学”的典范。
 
不过很有意思的是,特朗普在对其他国家做判断时,倒是很干脆,例如现在建议日本取消本来今年举行的奥运会,例如不仅第一时间停航中国,现在也停航了欧洲。
 
但是,当危险发生在他身边时,他就变得有些反应迟缓而古怪。
 
人太容易这样,毕竟自知之明,是最难得的智慧。
 
作者简介:
 
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得到热门专栏《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作者,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微博:@武志红。现于北上广深杭厦门成都苏州南京青岛10个城市开办了武志红心理咨询中心。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ID:wzhxlx)。



推荐 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