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30岁后才明白的事:穷人和富人的中年危机,差不多

30岁后才明白的事:穷人和富人的中年危机,差不多

  作者|黎响

  编辑|朗门

  近两年爆款剧《小欢喜》、《我是余欢水》等等,都集中关注了#中年危机#的话题。

  《小欢喜》中,方圆中年被公司辞退,从小希望成为金庸武侠的男孩,中年跑起了出租;

  而妻子童文洁即使爬到了财务总监的位置,也因为性骚扰和勾心斗角被迫辞职——夫妇两人双双遭遇人生滑铁卢。

  《我是余欢水》中,男主角余欢水,一名典型中年“社畜”:

  工作不顺利、比他资历小的同事也当众嘲弄他;

  婚姻不幸福,妻子打心眼里就瞧不起他;

  表面的好朋友,借钱不还翻脸不认人…...

  更别提误诊癌症、遭遇车祸这些糟心事了,很多人都反馈“太惨了,真实得不敢看”。

  根据一项全世界多国的药物调查显示,40-50岁的人群服用抗抑郁药的比例是最高的。

  难道人到中年,生活真的就像是看不见的下坡,不断下滑还踩不住刹车吗?

  《你的幸福曲线》一书的作者乔纳森·劳赫的研究给予我们一丝希望。

  他认为:50岁以后,我们会越活越幸福。

  如果能早日认清真相,我们是否尽早获得持续稳定的幸福?

一、中年危机与幸福曲线

  多年以来,乔纳森都在对多国人们进行幸福度的测试。

  他发现:如果将各个国家的样本合到一起,整体数据会形成一个“U形”线,幸福度的低谷在45-55岁之间。

  而如果将各国的样本独自区分开,除了低谷对应的年份会有几年的误差之外,每个国家人民的幸福度也是完美符合U形分布。

  财富虽然能够稍微提高幸福度,但无论是富人还是穷人,他们的幸福曲线也是同样的形状。

  这也很好理解:

  当人们从青年开始成长时,不断吸入新知识,增长新能力,也从中获取了更多的成就,在这个阶段的幸福感非常强烈。他们以为自己能够用双手创造幸福。

  但随着年龄增加,个人成长与工作升职加薪的速度会逐渐放缓,甚至遭遇瓶颈。供房子、养孩子的压力,加上病痛和亲人离世等现实问题都会减少幸福感。

  不少人还会强烈的感知到死亡恐惧。

  小说《当尼采哭泣》中,男主角布雷尔是一名医学界享负盛名的精神科医生,到中年后,他也开始感叹自己已经走到山顶,接下来就是无尽的下坡路。

  从他40岁生日起,他反复多次做同一个梦:自己深陷40米的泥地里,难以自拔。

  ——这其实是他在想象自己被埋到棺材的景象。

  在中年阶段,人们对于新鲜事物的兴趣逐渐降低。尤其是对互联网、电子产品等事物整体接受度都比较低,甚至不愿意接受它们带来的生活便利。

  而新信息、新知识的减少,又反过来让他们的生活变化得更慢,停滞不前。

  但问题是:身体的机能只会越来越衰退,职业竞争力也是如此,为什么过了50岁之后,人们的幸福感会急速上升呢?

二、幸福的预期

  乔纳森认为,人所感受的幸福度,除了受外部事件以及自身变化的影响之外,还有一个重要的因素:我们对未来的预期。

  作者进行了一项测试:邀请了一群人,让他们先判断自己目前的幸福水平,再预估5年之后的幸福水平。

  结果发现,一个人越年轻,就越容易会高估未来的幸福度。

  这种乐观的判断其实是有生理上的依据的。

  一方面年轻人充满生机,各方面都是向上增长的,他们很容易错误地认为未来也是会线性增长的。他们往往高估了以后自己的健康水平、事业发展和亲密关系的幸福度。

  另一方面,生物本能也驱使人追求更多(尽管并不是直接追求幸福,而是生存)。

  为了保证个人机体不停止发展,一旦我们完成一些目标,就会得到一定的多巴胺奖赏,生物本能号召我们去追寻更高的目标,保持活动,不安现状。

  这种盲目乐观与激进的态度,会最终让人们对幸福感的预测,高到一个无法实现的水平。

  例如,在校时的天之骄子,认为毕业后也会一帆风顺,却没想到竞争过于激烈,形成心理落差,悲愤难过,甚至抑郁。

  反而那些表现平平的人,对未来的预期本来就不高,他们反而更容易接受现状,满足当下的幸福。

  如果现实不如想象时,我们就不得不开始下调自己对幸福的预期。

  立志30岁做到中高层管理,大权在握;但现在也有不少35+的资深程序员、创业者开始跑出租、送外卖,因为比理想更重要的是眼前的生活。

  当过了中年幸福度谷底之后,50岁以上的人们会更倾向认为自己的生活会过得越来越差。

  从乐观转变成悲观,这是他们人生中第一次预期幸福感低于目前幸福感。

  有不少年纪大的人,虽然已经很健康幸福地活了数十多年,但他们依然会保守地认为幸福只是暂时的,很快就会消失。

  与此同时,由于生活经验的增加,他们开始更加了解自己,明确自己的价值取向,对未来的期望变得更加贴合自己真实希望的状态。

  年轻的时候可能关注点会偏向成就和外部物质性的收获。

  拿着1万的工资,想着过3年工资要翻一倍;

  住着出租房,立誓要5年内在大城市安家。

  而到了中老年以后,受到挫折,进而反思从前的欲望时,反而开始清楚自己需要的是什么,不想追求太多。

  人本心理学认为自我有两种:

  • 虚假的自我,在乎的是外在的成就等事物;
  • 真实的自我,关注的是“我”的存在和感受。

  人生前半程,我们开疆扩土,追寻物质和外部认可。但后知后觉,觉察大多都是过眼云烟,在追求途中还委屈了自己。

  而中年后,很多人开始追求心灵成长,寻找寄托,目的就是为了接近更真实的自己。

  从虚假自我到真实自我的过程,一个人开始能够活得更加自在从容,而这往往是要到了人生的中后期才有机会领悟到。

  他们会发现,无论是世界首富,还是平常人,一天也只吃3顿饭,睡觉也只用一张床。

  当人们被生活“吊打”了一翻之后,调整了自己对未来的乐观预期,也更有能力和智慧去理解生活和自己,以至于最终的生活幸福感会比预期高许多。

  这也是为什么调查结果显示70岁的人感受到的幸福程度是人生中最高的:

  因为他们有最多的生活知识,最合理的自我判断,以及最节制的欲望。

三、如何走出人生低谷

  对大多数人而言,我们的幸福感会面临U形的发展趋势,但我们真的要这么晚才能得到幸福吗?

  如何面对人生的低谷,获取更多幸福?作者给予了一些建议:

  第一条是“正常化”

  人生的许多痛苦都具有不可预料性。

  “为什么会是我?”是他们遭受痛苦后经常会问的问题。

  人们通常觉得的自己的发展呈线性,但事实上生命无常,有太多我们无法掌控的事物,唯有此时此刻是可以把握的。

  同时,人们更倾向“好人有好报”的故事,觉得只要有付出力,就会有收获。这也是我们朴素的社会道德预期。

  实际上并不存在这种情况。我们无法预估未来,也无法控制未来。

  当我们不再陷入求而不得和“为什么是我”的痛苦中,就能够更加冷静地处理生活抛给我们的命题,接受它,在限制范围内活得好一点。

  第二条,是降低期望

  年轻时身强力壮,觉得自己要征服世界的人,难以迅速接受中年时下滑的身体机能。

  但到了老年,当他们都已经接受了衰老的身体,就会为自己今天还有力气逛公园感到满意。

  在这个问题上,影响我们幸福感的不是客观上的身体机能,而是主观上的期望。

  怀有越高的期望,我们就更容易陷入不幸当中;

  而期望越节制,当有可能活出“超预期”的水平。

  这意味着我们可能要跟渴望不断进步的生物本能相抗衡。

  不妨给我们的未来设想3个档次,像设计工作绩效那样:

  • 最差的情况;
  • 最可能实现的情况;
  • 最好的情况。

  如果我们能够接受最差的情况,准备好最差的到来,那么无论现实结果如何,我们大多会觉得幸运。

  这种对未来的预期也帮助我们做现在的规划:如果我期望未来最差的情况是会生病,那么我现在是不是应该多存款,而不是多挥霍?

  第三条,加强社交联系

  乔纳森认为幸福感不是物质性的,而是社会性的,幸福来源于人与人之间的社交联系。

  在物质条件较为落后的国家,如果群落、团体之间有互相帮助、共度时艰的文化习惯,人们的幸福感会更高。

  乔纳森甚至认为,有更多的朋友甚至比身体健康更重要。

  中年危机可能有不同形式:至亲去世、离婚、失业等等。这意味着我们的父母、伴侣、同事可能在生命中的某个阶段,无法成为我们可以依靠的对象了。

  而朋友是很特殊的关系,你并非只能有有限数量的朋友,他们能倾听你的情绪,也能帮助你度过难关。如无意外,他们不会轻易离开。

  所以很多人说女人结婚后,不要把全部心思都放在家里,要跟闺蜜保持联系。因为她们是快乐的分享者,也是痛苦的分担者。

  祝愿大家都能能够获取更从容面对人生,获取更多的幸福。END

  作者|黎响 ;编辑|朗门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Reference:《你的幸福曲线》乔纳森·劳赫(Jonathan Rauch) 



推荐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