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24岁一场叛变,她放弃了爸妈,却救了自己

24岁一场叛变,她放弃了爸妈,却救了自己

编者按
 
今天这篇文,是一个真实故事。
 
主人公怀揣着“通过读书改变命运”的决心,考上了名校,获得了很好的工作机遇。
 
但令人错愕的是,她却在短短7天时间内,以一个自取灭亡的姿态,亲手葬送美好的前程……
 
是什么,让她做出了这样的选择?
 
又是什么,让她如何走出黑暗的?
 
一起来看今天的故事。
 
 
作者 | 苏小姐
 
编辑 | TY
 
责编 | 陈沉沉
 
22岁那年,我从名牌大学毕业,去到一家世界名企当管培生。
 
两年以后,我顺利通过公司内部层层选拔,获得了去总部深造的机会。
 
同时这也意味着,我将会与相恋5年的男友团聚,正式结束异地恋生涯。
 
一切看起来都很完满。
 
然而,一个偶然的机会,去W市玩了7天以后,我做了一个令人惊愕的决定:
 
放弃工作,跟男友分手,加入传销组织。
 
我亲手把自己的事业和爱情,从顶峰拖向了深渊。
 
之后在W市,我渡过了生命中最黑暗的5年。
 
如今,再度回忆起这段叛经离道的经历,我却隐隐约约感觉到:
 
一切皆有因果。
 
在我的生命轨迹中,这场极致的叛变,并不仅仅是一个偶然。
 
01
 
我出生在90年代初,一个贫困的乡下家庭里。
 
我妈怀上我的时候,还不到20岁,也还没有结婚。
 
未婚先孕,在那个年代,终归是会被人诟病的。
 
也因此,我妈曾想尽办法想要“杀死”我——吃药,摔跤,拼命捶打肚子。
 
但都没有成功。
 
最后,她只能无奈地嫁给那个让她怀孕的小混混,也就是我的父亲。
 
当时父亲家里很穷,生活很苦。
 
据说我妈怀孕9个月的时候,还要去田里干活,一刻也不得停歇。
 
由于长期营养不良,她生我的时候难产,继而产后大出血,导致再也无法生育。
 
因此她认定,她的一生,都是被我拖累的。
 
而我的父亲,一看到我是个女娃,顿时泄了气。
 
不能传宗接代,也就意味着,他这辈子都没办法在祖宗面前抬起头来。
 
因为这个事情,我的父母总是在不断地吵架,甚至还会打架。
 
在很长一段时间,我都坚信:
 
我的存在,本身就是一个错误。
 
小时候,我经常一个人去山里玩耍,去深水里游泳,钻进破旧的柴房里睡觉……
 
我曾无比渴望自己能偶然出个意外,然后彻底从这个世界消失。
 
也许这样,我就可以把原本属于父母的快乐,归还给他们。
 
但却没有成功。
 
我最终还是带着内疚、羞愧和痛苦,顽强地存活了下来。
 
02
 
6岁初进学堂,老师讲了一句话:
 
“好好学习,长大以后,你会得到你想要的一切。”
 
我信了这句话,并疯狂地迷恋上了学习。
 
我成绩很好,在学校深受老师的喜爱,以及同学的尊崇。
 
学习,让我在生命中第一次感受到了存在的价值。
 
然而,这依然没有让我的父母变得快乐。
 
每次我把奖状拿回家的时候,我父亲总是头也不抬:
 
“奖状有什么用?又不是钱。”
 
在他眼里,女娃子唯一的用途,就是养大以后“卖”给一个有钱人,换几万块钱的彩礼,仅此而已。
 
而我妈,则会一遍又一遍地提醒我:
 
我所有的一切,都是她用自己的毕生幸福换来的。
 
每次开学,父亲都会为学费的事情不断发牢骚。
 
直到后来听说女孩子读书越多越值钱,未来出嫁还能换取更多礼金时,他才停止了抱怨。
 
后来我成了镇上第一个考上重点大学的女孩子。
 
拿到录取通知书那天,家里大摆筵席,邀请了所有的亲朋好友。
 
宴席上,父亲负责收份子钱,母亲负责讲述她为我做过的种种牺牲。
 
当天晚上,父亲递给我一个本子:
 
“这是你从小到大所花费过的钱,都记在这里了,以后记得加倍还回来。”
 
那个时候,我只有一个念想:
 
以后一定要赚足够多的钱,连本带利还给父母。
 
似乎只有这样做,我才可以补偿自己给他们带来的种种不幸,抵消自己错误出生的原罪。
 
03
 
大学的时候,我强迫自己天天泡图书馆,考取好成绩,赢取奖学金。
 
学习对我而言,成了一项任务,不再有乐趣可言。
 
在那里,我遇到了我后来的男朋友。
 
一个妥妥的高材生,出生于书香门第,从高中开始做科研项目,一路靠保送进入到学校里的重点专业。
 
他很喜欢我,并向我许诺:我若不离,他便不弃。
 
他规划着,读完研究生,就申请去美国读博,到时候我们提前结婚,然后我再以陪读的身份跟着他一起出去。
 
其实我并没有非常喜欢他,但我心里很清楚,这也许是我未来最有前途的归宿。
 
可我与他之间,又始终却存在着很深的羁绊:
 
我觉得我不配。
 
我不敢向他提及我的父母,我的家庭,以及我的过往。
 
我感觉自己只是一只披着白天鹅外衣的小黑鸭,内在充满着丑陋与不堪。
 
并认定他一旦知道了真相,就会像我的父母一样,嫌弃我,甚至抛弃我。
 
于是我一直逃一直逃,毕业以后故意去了另外的城市工作,与男友异地。
 
我想先靠自己的本事赚取足够多的钱,偿还给父母,赎回自己生而为人的尊严。
 
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却很骨感。
 
我后来算了一笔账,这笔钱,我至少要存15年,并赔上我半生的自由。
 
我的世界,由此陷入恐慌,充满着恐惧、焦虑和迷茫,
 
而这一切,在接到D的一个电话以后,发生了转机。
 
04
 
D是我高中时候认识的一个QQ网友。
 
我很喜欢跟D聊天。
 
他很温柔,很有耐心,会给我讲很多冷笑话,逗我开心。
 
那个时候很流行一个词叫蓝颜知己,我想,D就是我理想中的蓝颜知己。
 
在私底下,我管他叫“老爹”,他管我叫“闺女”。
 
那时我们会看同一部电影、听同一首歌、在同一个时间吃饭,睡觉。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特别享受D一遍一遍催促我去睡觉的场景。
 
我会鼓起勇气问他:
 
“老爹,你想我了吗。”
 
他会回答说:“想。”
 
然后我就会关掉电脑,甜甜进入梦乡。
 
我不知道D在真实生活中的模样。也因此,我可以尽情地把他想象成一个温柔、体贴的完美男人,与我现实中的父亲截然相反。
 
我其实很清楚我们并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但我却始终没有勇气,去主动打破对D的各种想象。
 
这份隔着电脑屏幕的联结,整整持续了7年,从高一到大四。
 
后来我们各自进入工作,联系中断。
 
直到2年以后,在我即将前往公司总部深造、与男友在同一城市团聚之际,D再度联系上了我。
 
那个时候,我正为工作、金钱以及与父母的各种纠缠烦恼着,久违的亲切感,使我忍不住把自己近期的烦恼向D和盘托出。
 
D建议我出去散散心,并财大气粗地安慰我:
 
“机票、住宿、旅游我全给你包了,我要带你吃遍全国各地的美食,带你认识全国各地的朋友。”
 
于是我请了7天假,飞往D所在的城市——W市。
 
而这,也彻底改变了我的命运轨迹。
 
05
 
第1天,见到熟悉而陌生的D
 
D开着奔驰,载着我,在W市逛了一圈。
 
当天晚上,我们去到一个豪华包厢,里面坐着几位穿着光鲜的大佬,开口闭口谈的都是几个亿的生意。
 
这令我忍不住感到好奇:
 
印象中那个整天泡网、毫无斗志的D,为何如今成了他们口中年轻有为的商业才俊?
 
晚饭过后,D把我送到了他表妹小A的住处,并嘱咐小A第二天带我去了解一下他的生意。
 
第2天,初遇人人喊打的传销
 
小A带着我去“拜访”了一位大学生。
 
对方给我画了一个投资回报图,大致意思是投资69800,三年后赚1040万。
 
原来这是一个「交会费,拉人头」的生意!
 
我的脑海里立马闪过2个字:
 
传销。
 
顿时感觉晴天霹雳,一心想要逃离。
 
但D非常“真诚”地挽留了我:
 
“我们认识了7年,现在只是要你花7天的时间,看看我到底在做什么,这也不行吗?”
 
面对着这个整整陪伴了我7年的“完美男人”,我妥协了:
 
“看看可以,但我决不加入。”
 
第3天,这是个改造人的行业?
 
我被带着参加了一个经营管理制度的培训会。
 
在那场会议里,我发现,原来传销里有铁一般的纪律。
 
他们告诉我,这是一个可以「改造人」的行业。
 
第4天,见证了所谓的“蜕变”。
 
继续去“拜访”不同的人。
 
在一场晨会中,一群人坐着轮流读《羊皮卷》,语调激昂,充满活力。
 
令我深感惊讶的是,
 
他们都来自底层的社会行业,有乡下种田的农民,有扫地的清洁工,也有一事无成的社会小混混。
 
而如今他们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口才很好,三观很正,妥妥一副现代演说家的模样。
 
第5天,也许,这能改变我的父母。
 
我们坐车穿越了大半个W市,来到一个豪华小区,“拜访”更高级别的人——两位留学生,一位曾经的村官,和一位自称曾经是部队干部的人。
 
用他们一致的话来说,这看起来像「传销」,但实际是正当的「国家项目」。
 
期间,无论我提出怎样的质疑,他们都能给出无懈可击的回答。
 
为什么新闻都在打击传销?
 
为的是吓跑胆小鬼,筛选出一批真正有胆识、有智慧的现代化商人,去赚取最终的1040万。
 
我问那位“干部”:
 
“为什么要加入这个行业?”
 
他正襟危坐,一脸正气凛然:
 
“原本,我可以改变我一个人的命运;
 
但加入这个行业,可以改变我整个家族的命运。”
 
那一刹那,盯着他那锐利而深邃的双眼,我整个人都被震慑住了。
 
倘若我的父母来到了这里,也会一样获得洗礼,转变人生命运吗?
 
我忍不住开始去想象。
 
第6天,洗脑?洗心?
 
我见到了D的母亲,原来她早就当上传销的老总了。
 
穿着光鲜亮丽的她,非常热络地与我聊起D。
 
她深深为D感到骄傲,对D的赞美、喜爱与认可无不溢于言表。
 
晚饭期间,看着D的父母相敬如宾、一家人其乐融融的场景,我突然忍不住流泪了。
 
如果我有生之年能被父母真正认可一次,能令父母的关系变得这般融洽,我甘愿倾其所有。
 
我没有被「洗脑」,但却被「洗心」了。
 
第7天,彻底“沦陷”
 
我斩钉截铁地告诉D:
 
“我决定带着父母加入你们。”
 
我以公司募股投资为理由,向父母借了7万块钱,然后闪电般地离了职,闪电般地向男友提了分手。
 
而这,便是噩梦的开始。
 
06
 
我用7天相信了眼前这个天堂般的幻象,却用5年去体验背后一系列地狱真相。
 
我给我妈买了机票,让她来W市玩,顺便考察我投资的项目。
 
第一天,我妈就吓蒙了,当着所有人的面,逼我跟她回家。
 
我不肯,然后她就拎着行李箱,愤然离去。
 
第二天,我爸在电话里把我狠狠羞辱了一顿,继而把我拉黑。
 
紧接着,我家里的亲戚,也纷纷把我拉黑了。
 
后来我邀请我的同学、同事、朋友过来考察项目。
 
几乎青一色的,他们都在第一天走掉了,并在回去以后把我描述成一个万恶不赦的恶魔。
 
短短几个月时间,我便失去了外部世界的一切——
 
亲情、友情、曾经的荣誉与骄傲,统统没有了。
 
我很难讲清楚接下来那5年是如何度过的。
 
简单来说,就是不断邀请人过来考察行业,给各式各样的人洗脑,假装自己过得很快乐。
 
体验了传销人无所不用其极的手段——用各种谎言把人骗过来,想方设法诱惑对方加入,赚取人头费;
 
经历了如同地下党般的动荡生活——与当地公安斗智斗勇,不断搬家,东躲西藏;
 
见证了一个个家庭从一开始激情澎湃地加入,到最后倾家荡产地离开,一无所有。
 
不用明说,我也能逐渐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什么合法的国家项目,就是以圈钱为目的、赤裸裸的传销。
 
在无数个辗转反侧的夜晚,我都有想过要就此放弃并离开。
 
但我唯一舍不得放下的,就是D。
 
他一遍又一遍地安慰我,说他会一直等我,等我做到老总,与我结婚。
 
因为信任D,我抛弃了全世界;于是,他便成了我的全世界。
 
07
 
直到有一回,一个来考察行业的个体户老板,表示他很喜欢我,向我表白。
 
顾虑到与D的感情,我本能地拒绝了。
 
当天晚上,D一个电话打来,气急败坏地给我下命令:
 
“你必须想尽办法让他交钱加入,哪怕是答应嫁给他!”
 
那一刻,我才猛然醒悟:
 
原来从头到尾,D对我,只是欺骗、伪装和利用,根本不存在真正的感情。
 
我对这个行业唯一的牵绊,由此彻底瓦解。
 
我终于还是决定离开了。
 
我偷偷买了机票,在一个天不亮的早晨,默默去到机场,悄悄飞走了。
 
我回到家里,一切突然变得很陌生,仿佛那已经不再是我的家。
 
我浑浑噩噩,躲在房间里躺了半个月。
 
我的父亲始终没有跟我说一句话,而我的母亲,也只是会偶尔敲敲房门,确定我还活着。
 
后来,父亲终于忍不住了,他撞开了我的房门,向我扔过来一个账本,里面的数目又多了一笔我去W市向他们要的7万块钱,加上滚动了五年所产生的利息。
 
父亲走后,母亲悄悄走进来,尝试说服我嫁给邻村一个多年前死了老婆的老男人。
 
她告诉我,对方愿意支付一笔不菲的礼金,足以抵消账本上的所有债务。
 
第二天天不亮,我拎着行李箱,离开了家。
 
我给父母留下一个纸条:
 
“爸妈,请放心,欠你们的钱,我会一一如数奉还。”
 
08
 
我独自去到一个无人认识我的城市,找到了一份工作。
 
为了麻痹内心的痛苦,我几乎把所有时间和精力都放在了工作上。
 
幸运的是,我的老板看到了我的努力,也看到了我身上那股不愿向命运低头的劲。
 
他主动委派给我一些高难度的项目,而我则用一股拼命三娘的蛮劲一一完成了。
 
两年期间,我的收入直线上升,并很快还清了当初向父母要的那7万块钱,以及这些年透支的银行信用卡。
 
但父亲账本里的抚养费,依然重重地压在我的头顶上。
 
有一天,我跟一个在律所上班的朋友聊起这个事情。
 
听完我的阐述,她非常不解地来了一句:
 
“养育孩子,本来就是父母的义务呀,你为什么要还这笔抚养费呢?”
 
听到这句话,我突然忍不住嚎啕大哭。
 
原来,我是有权利拒绝偿还这笔钱的。
 
后来在朋友的鼓励下,我鼓起勇气,回去向父母当面清算。
 
我明确向他们表态:
 
“我18岁以后欠你们的钱,我会一一如数奉还;
 
但18岁以前的费用,我不会还。因为抚养未成年子女,是你们的义务和责任。”
 
听完我的话,父亲气得破口大骂,毫不留情地把我轰出了家门;
 
而我的母亲,则站在一旁看着我离开,没有挽留。
 
拒绝了这笔不应该由我来承担的金钱债,同时也意味着,我拒绝了继续为父母的人生买单。
 
那一刻,我肩上背负了三十多年的担子,终于放下了。
 
09
 
我的生活,仿佛回到了生命一开始的原点。
 
我到底为何而生?为何而活?
 
我接下来要去哪里?要做什么?
 
一切充满了未知。
 
但不同的是,这一回,我不再感到害怕或恐惧。
 
每当夜深人静的时候,我会翻开以前的日记,追忆年少时期的自己:
 
她曾经那么单纯,那么天真,那么努力,一心想着通过学习改变命运。
 
一个奇怪的晚上,我翻开尘封多年的QQ空间,看到多年前大学男友给我的一段留言。
 
他拿到了美国一所常青藤大学的全额奖学金,准备出国读博了。
 
他还告诉我,这些年,他一直都联系不上我,感觉很孤独。
 
有的时候我会忍不住去想象:
 
假如多年以前,我没有接D的那个电话,没有去W市,我的人生,会不会变得不一样?
 
但我却始终有种感觉:
 
即便没有这个事件,也会有另外一股力量闯进我的生活,去打破那个表面完整、内在却残破不堪的生存格局。
 
曾经,我背负着父母的种种不幸,依附在他们的期望之下成长。
 
努力让自己变优秀,幻想着未来有一天,能够终结他们在现实的痛楚。
 
旁人可以看到我充满智慧的优秀外表,但却看不到:
 
我内在那个可怜的人儿,是何等地脆弱与自卑。
 
直到经历这场极致的叛变,把我建筑了20多年的华丽外壳层层击破,我才得以重新以一无所有的姿态,破土重生。
 
如今,在现实和命运面前,我开始意识到自己的渺小与局限。
 
终其一生,哪怕拼尽全力,我也无法凭借一己之力,扭转父母的不幸人生。
 
我唯独能决定的,只是我自己的命运。
 
半年后,我妈主动联系我,她跟我父亲分居了,她一个人去到镇上经营起了一个食品小商店,让我有空回去坐坐。
 
偶尔,她也会给我寄来一些自己做的小零食。
 
而父亲与我,则从不联系。
 
每到特殊节日,我都会给他发去一个微信红包,有时候他会回复一句“谢谢”,有时候他会直接收下红包,不做回复。
 
纠缠半生,
 
成功过又跌落了,
 
依附过又分离了。
 
如今,终于找回对生活的掌控感:真实、自由,未来可期。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推荐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