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好的社交,让你有两种自信

好的社交,让你有两种自信

作者 | 武志红 张罐子
 
责编 | 陈沉沉
 
我有一位朋友,非常抗拒社交,经常一下班就宅在家里,不到迫不得已,绝不主动联系别人。
 
但最近因为广州疫情,她被迫居家隔离办公一个月。
 
这让她感到前所未有的孤独。
 
小区解封后,她破天荒地约了几位朋友驱车去郊外看风景,隔天还兴致勃勃地去同事家做饭吃。
 
换作以前,她根本不可能参加这种高强度的社交。
 
但这次和朋友们一起聊聊八卦、吃吃美食,
 
她居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释放和愉悦。
 
她感叹道:原来自己没那么社恐!!!
 
其实,并不止这位朋友如此。
 
接触心理学久了,观察的人越来越多,我就越发现:
 
近些年来,我们一直在谈「社交恐惧」,
 
但在我看来,我们真正恐惧的也许不是社交,而是:
 
在社交中,我们敞开自己,结果却被人伤害、被关系伤害。
 
为了避免这些伤害,我们干脆就回避了社交这件事。
 
 
01
 
这些伤害常会导致,对关系的不信任和失望。
 
曾有位恐惧社交的读者,讲过这样一个经历。
 
因为妈妈遗传,在初中时她就长了很多白头发,特别引人注目。
 
同学有时会当面讨论她的白发,还给她起了个绰号——“白发魔女”。
 
连最好的朋友,有时也会这样叫她。
 
后来,她实在忍受不了别人异样的眼光,跟爸爸打电话,讲了自己的痛苦,哭得非常厉害。
 
但没想到,电话那边的爸爸,只是不耐烦地讲了一句:
 
嫌丑就去染呗,至于这么介意吗?
 
这句轻飘飘的回答,让她失落到极点,至今难忘。
 
她把爸爸当做最亲密的人,敞开了自己心底最自卑的地方,但是得到的不是重视,而是嫌弃。
 
这种失望和伤害太深刻了,
 
延续到她对其他关系的认知——
 
至亲之人尚且如此,陌生人就更不能信任了。
 
直到现在,她仍不敢在在人群中脱掉帽子。
 
也非常惧怕交朋友这件事。
 
类似这样的故事,我看到过非常多。
 
有的因为父母从未看见和接纳过自己;
 
有的因为总在朋友那得到负面的反馈;
 
有的因为曾被同学、同事无情嘲笑过……
 
这些经历,不仅会让他们对自己产生自我怀疑和攻击,还会让他们对关系产生一种强烈不信任。
 
也因此他们在社交时,通常需要更高的安全感,
 
十分确保对方不会伤害自己,才敢迈开第一步。
 
一旦体验到被否定、被忽视、被打压、被伤害的感受,他们便又会缩回到一个人的世界中。
 
02
 
到这里,我们就能理解,抗拒社交,本质上是对关系的警惕和谨慎:
 
在人际里,战战兢兢地表现自己,也在考察他人。
 
总在意自己做得怎么样,对方又做得怎么样;
 
稍有不好,就会对自己不满,或者对对方不满。
 
我曾遇到一位来访者,来找我做咨询时,社交是她很大的困扰。
 
一方面,她尝试着和各种各样的人交往;
 
但另一方面,在关系中她又觉得非常累。
 
因为在关系中,她总是会很注重和挑剔细节。
 
比如和朋友相处时,她会在自己和对方身上,挑各种刺,比如:
 
讨厌自己总是因为激动,而在朋友面前口不择言;
 
会觉得躺平的朋友,不上进,是在逃避人生难题;
 
两人在公众场合讲话大点声,都会觉得很没礼貌;
 
……
 
并且,每次和朋友分开回到家后,她还会像看电影一样,把相处时的细节,在脑海里过一遍,回想两人做得怎么样。
 
结果可想而知,她总能找到不满意的地方。
 
于是她会不断进行反思,在心里要么攻击自己,要么攻击对方。
 
同时,她还会推己及人,以为别人也跟自己一样。
 
比如,有次吃饭,朋友给她准备了一份精心挑选的礼物。
 
她先感觉到喜欢,接着却产生了一种内疚:“哎呀,我没有给她准备礼物啊。”
 
其实,朋友只是想单纯送她礼物而已,并没有其他想法,但她就是忍不住责备自己。
 
所以,对于她来说,关系就是负担,和别人交往时非常心累。
 
03
 
正是这样一种心累,使得他们很难去建立关系。
 
因为缺乏信任,所以时刻考察,时刻紧绷,常常失望。
 
于是,为了让自己的内心宁静一些安全一些,他们会经常缩着,把自己的内心封闭起来——
 
在自己和他人之间竖了一道墙,尽可能减少自己和人的交往。
 
比如我前面提到的那位读者。
 
为了避免在关系中被嘲笑、被轻视,她总是选择躲在一个人的世界中。
 
甚至,就算有人真的愿意和她做朋友,她防御也特别强,极少在对方面前敞开自己。
 
有时候,这的确能避免人际交往中遇到的麻烦。
 
然而,受其所困,于是选择封闭,把自己置身于彻底孤独的境地。
 
但封闭并不能解决问题,
 
相反,封闭导致孤独,孤独带来内耗。
 
精神分析认为:
 
原始的生命力都天然带着攻击性,并需要展现在关系中,被关系所驯服。
 
否则,这种攻击性,无处施展,只能返回来“攻击”自己。
 
这就是所谓的“内耗”。
 
我有一位来访者,觉得社交特别麻烦,她的人生愿景是,活在一个人的世界里。
 
但实际上,她都过得非常累。
 
因为她没工作,零社交,每天面对的是父母和一台电脑。
 
但她时时刻刻都会想各种各样的事情。
 
这些想法,无处可说,自然也得不到回应。
 
有时她打开通讯录,想找到一个人,能向对方分享自己的所有喜悦,倾诉所有的不安,甚至一个突然冒出的想法。
 
但根本找不到。
 
越是得不到回应,大脑里的想法积得越多,人越累。
 
当一个人的生命动力,没有得到基本回应,所面对的即是绝境。
 
一边渴求,一边回避,两种矛盾越是纠结,就越是得不到,这是很损耗内心的事情。
 
04
 
那么,该如何去疗愈这种内耗呢?
 
有一个比较现实的方法是:
 
试着去建立一些自己尚能承受、有基本善意的人际关系。
 
这会导致疗愈的真实发生。
 
就像我前面提到的那位读者,她后来再次留言,跟我提到了一个变化。
 
她新认识了一位很亲和的同事,在对方面前,她总能很坦然地分享自己的事情。
 
两人完全熟起来后,对方邀请她参加了几次户外活动。
 
刚开始她的确感到很不适,害怕暴露自己,只是待在旁边,静静地听大家说话、玩笑。
 
后来,她逐渐感受到这个团体是安全的,她从中感受到了陪伴感和愉悦感。
 
因此,她开始在团员面前,一点点地敞开了自己。
 
这意味着,这些关系互动带来的愉悦感,胜过了孤独产生的黑暗。
 
这就是疗愈。
 
而当疗愈发生,便会逐渐在内心建立起2种信任感。
 
① 对自己的信任。
 
当能在关系互动中,获得真实的、舒适的体验时,便会慢慢相信:
 
哪怕自己会在关系里展现出不好的一面,但并不会轻易被对方嫌弃。
 
因为自己本身,是被接纳、被看见的。
 
② 对关系的信任。
 
当能逐渐在关系中得到一些滋养时,我们便会从中找到流动的能量。
 
这一份能量,会让我们开始慢慢减少对社交的失望。
 
因为在真实的人际关系中,我们会逐渐发现:
 
某些绝不完美、甚至未必及格的人际交往,仍然会带给自己一些满足。
 
有时是对方送礼物,但是你忘了送,有时是你送礼物,对方忘了送,但是我们都可以哈哈一笑而过,内心感到亲近和满足。
 
这些真实的被满足感,会触动我们,让我们体验到,并不是只有完美的东西才能带给自己满足。
 
当越来越能体验这些满足时,就会真切体验到:
 
即使是平凡的、有些失望的关系,也可以是很好的体验。
 
并且,当我们逐渐深入到外部世界,同时也对自己的内在世界越来越了解时,就会看到:
 
外部现实世界是有疗愈性的,而且光明度好像好过自己内在。
 
最后
 
对人际的渴望,是人类最根本的渴求之一。
 
回避它,压榨它,只会让我们越来越损耗自己的能量,也会让我们感到越来越累。
 
相反,去和喜欢的人在一起,可以越来越享受。
 
因为有联结的产生,便意味着关系的建立。
 
而关系的建立,便意味着你的能量得到了释放,而你也能吸收到更多的能量。
 
正如维克多·弗兰克所言:
 
当一个人努力做一件事或真心关爱一个人时,幸福便悄悄来临了。
 
那么,祝你我都能从社交这件事中,找到一些幸福感。
 
作者 | 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得到热门专栏《拥有一个你说了算的人生》作者,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微博:@武志红。
 
张罐子,假想非正常人类。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



推荐 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