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财新传媒

阅读:0
听报道
作者|天雅
 
责编|陈沉沉
 
最近在《脱口秀大会》,杨笠一句“以后只调侃成功的男性”,引发全网热议。
 
去年,她曾在台上对男性进行过一系列调侃:
 
男人真是美好的东西;
 
为什么明明那么普通,却又那么自信?
 
男人还有底线吗?
 
能理解,这种调侃,必然会引起部分男性网友的不适。
 
但,始料不及的是,杨笠受到了洪水猛兽般的攻击——
 
不仅有明面上的抵制和投诉,同时还有一系列污言秽语式的侮辱、威胁和人身攻击。
 
这一切,远远超出了基于事件本身的理性回应。
 
这一度让我感到很好奇:
 
是什么,引发了他们群起而攻之的愤怒与暴戾?
 
又是什么,导致了他们要把杨笠彻底毁灭的冲动?
 
仔细观察后,我发现:
 
这个现象,可能与他们的「全能暴怒」有关。
 
自恋受损,于是暴怒
 
「全能暴怒」,通常发生在自恋之人身上。
 
指的是,一个过于自恋的人,当自恋被伤害时,他就会变得异常暴怒,甚至不惜毁灭一切。
 
我们平常所说的愤怒,一般是指人基于某些事件的情绪反应;
 
相对而言,全能暴怒则会更加剧烈、冲动,甚至还 具有极大的破坏性 。
 
我曾经在马路上见到过这样一幕:
 
一位司机在十字路口转弯没有减速,差点撞到了斑马线上的一位行人。
 
行人有些生气,质问了一句:“你到底会不会开车啊?”
 
司机顿时摇下车窗,对着行人破口大骂,骂对方故意挡路,妨碍自己开车,还把对方的祖宗十八代都问候了一遍。
 
这一幕就是很经典的「全能暴怒」。
 
行人的反应,是受惊后的正常愤怒;
 
而司机的反应,则是失控的、无理的暴怒。
 
回到杨笠的例子。
 
当她在台上说出 “男人普通却自信” 这句话时,有些男性感到被冒犯,自恋受到冲击很正常。
 
但选择对杨笠本人进行谩骂、羞辱、威胁和人身攻击,他们的愤怒和暴戾,以及这股极端的毁灭欲,已经远远超出了理性回应的范畴。
 
这,就是全能暴怒的体现。
 
全能暴怒背后的脆弱
 
为什么会暴怒?
 
武志红老师曾说,全能暴怒,是脆弱的真实表达。
 
越脆弱的人,越是对外界充满恐惧。
 
当人处在脆弱中时,常常会认为,有一个力量攻击了 “我”,让 “我” 变得脆弱。
 
全能暴怒的人,也存在着类似的逻辑:
 
任何不如意,都是其他人的主观恶意,在伤害 “我” 。
 
有时候,这份恶意是真实的;
 
但更多时候,它仅仅是一个人自恋被挑战后的想象。
 
例如前面提及的司机,他开车不慎,险撞路人。
 
其实路人并没有恶意,但在司机的想象里,却存在着这样一个逻辑:
 
“你在故意挡路妨碍我开车,你是有主观恶意的。”
 
例如那些拼命攻击、诋毁杨笠的网友。
 
说实话,杨笠在台上对男性群体的调侃,确实是在冒犯男性。
 
但仔细想想,她就只是讲了个段子而已。
 
然而,在某些男性网友的想象里,却变成了这样一个逻辑:
 
“她是个恶毒的女巫,她造就了我人生所有的苦难。”
他们感受到了严重的威胁,并由此拼命想要 “灭” 掉杨笠。
 
毁灭式的反击,容易给人一种感觉 “你看,我是强有力的” ;
 
但事实上,这种暴戾的内核,不是刚强,而是脆弱。
 
越是脆弱的人,越容易被刺痛,进而走向失控,陷入暴怒。
 
全能暴怒的局限
 
全能暴怒之下,人往往存在2个局限。
 
其一:无法客观认清事实。
 
如果完整地观看完杨笠的整个表演,不难发现:
 
她在讲 “男人普通却自信” 时,并没有太多恶意,就像许多男性脱口秀演员也会调侃女性群体一样。
 
她在讲 “男人没有底线” 时,针对的是那部分对她恶意网暴的人群。
 
可能很多男性在听的时候,最多只是干笑两声:
 
“什么玩意儿?这与我何干?”
 
但遗憾的是,部分处于全能暴怒中的网友,只看到了自己,却看不到事物的整体。
 
同时也很难察觉到,这番话语,其实根本没有针对他,甚至与他无关。
 
其二:破坏关系而不自知。
 
全能暴怒的人,常常会过度放大他人的敌意,并回以强烈的攻击。
 
在中国家庭内,或者说在亲子和两性关系中,这样的例子比比皆是。
 
例如,一位争强好胜的爸爸,一心想要孩子考第一,好让自己脸上有光。
 
每当孩子做不到的时候,爸爸就会感到很挫败。
 
其实孩子已经尽力了,但爸爸却认为孩子是在故意气她,跟他作对。
 
于是,他常常会因为一点小事陷入暴怒,冲孩子发脾气,或惩罚孩子。
 
结果导致两人越来越难沟通,关系恶化。
 
也因此,全能暴怒过后,人往往会陷入极致的绝望与孤独:
 
“全世界都在针对我,所有人都在远离我。”
 
从全能暴怒到真实联结
 
那么,到底要如何做,才能走出全能暴怒的泥潭呢?
 
在我看来,最关键也最本质的一点是:
 
承认自己的脆弱。
 
写这篇文章时,我在知乎上浏览了很多与杨笠有关的帖子。
 
看着底下谩骂,语言很激烈,但感受到的却是空洞和脆弱。
 
但也有男性,认真而具体地谈杨笠的言论给了他什么感觉:
没有暴怒,没有人身攻击。
 
但从中,我却看到了一个活生生的、真实的人,虽然袒露脆弱,但很有力量。
 
如果我是杨笠,我会愿意去反思自己的表达,给对面的你带来什么影响。
 
透过这个切身体验,我发现:
 
全能暴怒,制造的是对立;
 
坦诚脆弱,创造的是联结。
 
放下自恋,回归真实的自信
 
最后,我想强调一点:
 
我写这篇文章,不是为了批判男性。
 
而是想鼓励男性,在暴怒时,试着去看见自己的脆弱。
 
在我们传统的文化认知里, 男性经常会被期待着要顶天立地,无所不能。
 
也因此,许多男性常常习惯于端着自己,强迫自己站在高位。
 
一旦这种形象受到破坏或质疑,他们便很容易感受到敌意,陷入暴怒。
 
但暴怒过后,换来的更多是他人的疏远与隔离,而不是共情与联结。
 
结果,只会让自己更加难受,更加无助。
 
所以,请试着放下对自己的高期待,试着看见并接纳自己的脆弱,试着与他人建立真实的联结。
 
前几天,我观看易立竞在《定义》中对李承铉的采访,印象非常深刻。
 
7年前,女儿出生,李承铉选择了在家当全职奶爸。
 
他说:
 
“女性在娱乐圈的生命周期普遍比较短,妻子已经为了生孩子,牺牲了很多。
 
生育完毕以后,她刚好得到了不错的机会,我不想让妻子错失机会。”
 
这7年来,他曾低落过,脆弱过——
 
出生于传统家庭的他,被周围人嘲讽 “靠女人养活” ;
 
全方位地照顾女儿的日常,还曾因此患上抑郁症。
 
所幸,痛苦之后,他接纳了自己的脆弱,并通过不断看书,自我觉察,自我提升。
 
最终,在真切地体会到了 “全职妈妈” 这个角色的意义以后,他彻底认可并接受了自己作为 “全职爸爸” 的身份。
 
更重要的是,他还收获了妻子发自内心的支持与感激:
 
“谢谢你,给了我一个机会,让我去追求自己的梦想。”
 
在采访中,一向以 “冷面杀手” 著称的易立竞,在谈及李承铉时,罕见地竖起了大拇指:
 
“我觉得这个男人,是真的有担当。”
 
透过李承铉的经历,我有一个很深的感触:
 
男性,并不意味着一定要事业有成,顶天立地;
 
有时候,当他愿意放下高高在上的姿态,看见并承认自己的脆弱,也是一种勇敢。
 
在这个过程中,他冲破了社会对男性和女性的刻板偏见,进入到一个普遍被认为应该由女性承担的角色里,去体验,去生活。
 
诚实地看见自己,并发自内心地接纳真实的自己。
 
由此变得宽容,由此变得完整。
 
这,就是一个男性的成长。
 
作者:天雅。一个有想法、有态度的心理学科班生;责编:陈沉沉。
 
本文原创首发公众号:武志红(ID:wzhxlx)。
话题:



0

推荐

武志红

武志红

691篇文章 1次访问 1年前更新

  知名的心理专栏作家,著有《为何家会伤人》、《为何越爱越孤独》、《梦知道答案》、《七个心理寓言》、《心灵的七种兵器》、《解读“疯狂”》、《解读绝望》、《为何爱会伤人》、《身体知道答案》与《活出你的小宇宙》共十部著作,其中《为何家会伤人》已重印18次。   北京大学心理学本科与硕士,师从著名的心理治疗学家钱铭怡教授。   资深心理咨询师,在广州有个人工作室。   以《十诫》、《蓝白红》等影片闻名世界的波兰导演基耶斯洛夫斯基说过:“如果你不懂自己的生活,那我想你也不会明白故事中那些人物的生活,不会明白别人的生活。”我深信自己的文章和我的工作能帮助别人,是因为我一直在锲而不舍地要弄懂自己的生活。

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