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位置:博客 > 武志红 > 又一高铁霸座事件:别人的座位有多好,值得他们不顾脸面?

又一高铁霸座事件:别人的座位有多好,值得他们不顾脸面?

文 | 武志红 
高铁上又有人霸座了。
准确说是,高铁上又有人霸座,被拍下视频,然后成热点了。
事情曝光都发生在昨天,而且一下炸出来两个:一位女士和一位大妈。
和霸座男博士一样,她们都是霸占了不属于自己的临窗座位,胡搅蛮缠,就是不离开。
而高铁上穿制服的保安因为没有执法权,除了劝说,不能执法,所以拿她们没办法。
 
看看这位女士胡搅蛮缠的胡言乱语:
 
“谁说我坐别人的位置?谁说这个位置不是我的?”
 
再看看这位大妈的歪理:
 
“年轻人站一会儿没事,你买这个位置就该你倒霉”
 
最后重温一下霸座男博士孙某的话语:
 
“找个轮椅来,能怎么办?我知道这是她座位”
 
必须要交代的是,作为法学专业人士,孙某的一篇论文,就是在探讨公众舆论,对社会风气的影响的。
 
我本来认为,孙某是拿自己来论证他的论文,而他引起的公众舆论,会让社会风气变得更好一些。
 
但看来,我是天真了。
 
最终,孙某付出的代价,是两百元罚款,加半年内不得乘坐高铁。
 
这处罚太轻,起不到作用,反而可能让更多烂人觉得,霸个座挺好。
 
昨天这种事一下曝光两起,可能是因为这种原因吧。
 
就像彭宇案后,老人讹诈扶助者的行为,简直像雨后春笋一样,纷纷冒出。有道德感的公众发现,自己除了被气得够呛,然后什么都做不了。
 
这可能就是霸座男女们所追求的。
 
 
 
从关系的角度看问题,是我一直在讲的一个视角,而从这个视角,可以分析霸座男女们到底是在干嘛。
 
从关系的角度看问题,意思是:
 
不要孤立地只看行为发起者,而要看整个关系场的所有重要角色,这样你才能找到答案。
 
围绕着霸座构建的整个关系场是:
 
1. 霸座男女们抢了你的东西,你要,他们就是不还;
 
2. 旁观者说他们,他们不在乎;
 
3. 执法者作为超我的象征,也不能拿他们怎么样,最终也就一个挠痒痒一样的警告,这种感觉,不要太爽。
 
他们要的,不仅仅是霸个座,还包括气你,而你就是拿他们没办法。
 
这种后续的结果,这带给他们很爽的感觉。
 
做心理分析,比较忌讳的,是自己太喜欢自己的分析了,那样很可能就是陷入一种想象游戏。
 
要避免这一点,就必须使用当事人自己的说法。
 
霸座男博士的事情发酵最久,而他被曝出的事情也最多,他自己的说法,可以作证我的分析。
 
他的事情中有以下关键细节:
 
他自己也是靠窗座位,但他不坐,却去坐别人的座位,因为这边的靠窗位要比他那边得更好;
 
他是屡犯了,而且是有意而为;
 
事情发生后,他对人说:“今天上午我又把一车厢的人耍得团团转”。
 
再补充一下其他信息:
 
他有各种作弊行为,例如论文作弊;
 
他有各种欺诈行为,例如租了房子,再自己做二房东,骗房东和新租客的钱;
 
9月4日,从山东去韩国的船上,他出海关时又想插队。
 
龙哥被反杀事情发生后,有人想象,如果是孙某遇到龙哥会怎样?
 
而他拍了一个视频,在言语上戏弄龙哥和公众,必须得说,那视频拍得很带感。
 
视频刚开始,春风得意的挥手打招呼:
之所以这么带感,是因为他觉得:
 
我就是干了坏事,
但你们能奈我何?
哈哈哈哈,捉弄所有人的感觉,
简直不要太爽!
 
 
周二我在《我们不缺德,缺的是规则》一文中,讲到了一元关系、二元关系和三元关系,我再继续讲讲关系的这三个层次:
 
1. 最无助的婴儿,只感觉到自己的存在,并且倾向于无情地使用母亲,他必然处在一元关系中。
2. 一岁后的幼儿开始意识到母亲作为一个人的存在,但和母亲争夺关系中的控制权,这是二元关系;
3. 三岁后的儿童,开始意识到父亲的存在,由此进入由儿童、母亲和父亲构建的三元关系中。
今天再多说说一元关系,一个说法可能很多人觉得难以接受,但精神分析是这样看待的:
 
即,一岁前的婴儿和妈妈构建的是剥削关系,这也是各种剥削性关系的原型。
 
霸占别人的靠窗座位,不仅仅是要霸占一个好东西,同时还要去体验一元世界的基本感觉:
 
我可以无情地剥削你、使用你,而你不能拿我怎么样。
 
婴儿追求这份感觉时,是非常直接自然的。但大了一些后,他会发现,别人并不喜欢被剥削的感觉。
 
特别是,当他开始意识到妈妈和他一样是有独立意志的人,并且也爱上妈妈后,他也就不能再理子气壮地去剥削妈妈了,那样会让他内疚。
 
然而,假若一个人没有发展出内疚的基本能力,那么,他就只能是处于恐惧被惩罚而不去剥削别人。
 
因此,当发现得到的惩罚没什么大不了时,他会想法设法发起剥削行为、享受抢别人东西的全能自恋的感觉、同时也享受,你就是拿他没办法的这种感觉。
 
这时,他们会觉得,我可以愚弄你,甚至可以愚弄全世界。
 
哎呦,这太爽了。
 
在孙某和那位大妈的脸上,都看到了这种感觉。那位女士的这种神情不太明显,她看起来也有些紧张,而不像孙某和大妈那么放松,那么怡然自得。
 
让成年婴儿从一元关系进入到二元关系,这非常不易,关键是,发展出爱和内疚,这实在太难了。
 
但是,这些人都是有现实功能的,当他们发现,剥削别人的行为会得到严重惩罚时,他们会有收敛。
 
实际上,大闹瑞典青旅的那一家人,他们也是这类人。他们被曝出,曾大闹国内机场,并且得逞。
 
然而,在瑞典这样的地方,他们会得到教训,这样是行不通的,边界清晰并且直接有力的惩罚会让他们知道,世界是不会围着他们转的。
 
这样,就算他们内心发展不到二元关系,至少头脑上会有“世界不是围着我转的”的现实感。
 
还有,你仔细看这些人脸上的神情,都有些太像的味儿。
 
我琢磨了很久,但我不说出我的感觉。想听听你的,你怎么看他们脸上的那种神情,你觉得像吗,你从这些神情中读出了什么?
作者 | 武志红,资深心理咨询师,心理学作家。著有畅销书《为何家会伤人》、《为何爱会伤人》等。微博:@武志红;微信公众号:武志红(wzhxlx)。
推荐 14